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文化苦旅》中的“苦”体现出作者的执着

2017年03月24日09:11来源:河南日报

  在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前,我先大致看了下书的题记,三峡、苏州、庐山、成都,这些地名展现眼前,凭意象判断应该为旅记散文。当我进一步触及内容时,发现它与其他旅记有本质的区别,并掺杂了过多的文化标签,使得文字变得厚重大气,富有历史的内涵,几近学术的成分,颇有可读性和研究价值。凡人心理,旅游本是件轻松之事,是一种心情的放飞,缘何要用一个“苦”字?其实,余秋雨的旅行不是单纯的游览,我们可从书中看到,他行迹遍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并非旅游休闲、走马观花似的参观景点,他在游历中寻访民风,去博物馆查阅资料,循历史相关的脉络,论证与古迹相连的文化渊源,然后著书立说,撰写文章。就如他在“庐山”一文中写到的:“我一次次上山,又一次次地下山,山又高又窄,气力似乎已经耗尽。”这艰苦的旅程岂止一个“苦”字所能言尽,其中蕴含着一种探知、挖掘历史的过程。

  说到宁波的天一阁,我早先在周建人的散文里读到过,那时并不知道天一阁是做什么的,后来在余秋雨的文章中得到详尽的解答。作为明清以来江南著名的藏书楼,我对它的敬重和向往又添了几分。喜欢它,不仅因为我也爱书,重要的是不久前,我在南京的甘熙故居参观时,也看到一幢藏书楼,名为“津逮楼”,觉得这两座江南的藏书楼极其相似,创建皆为明清文人,又官阶相当,年俸为他们的藏书奠定了相当深厚的财力基础。最终,他们的藏书都不免遭受相同的厄运,即城池在战乱中被攻克,多数家珍遭受毁窃。余秋雨的文字又让我记住了一位藏书家范钦,还有他的儿子,面对父亲遗留的万两白银和一楼藏书,他毅然选择了精神财富——书籍。我以为,藏书是份雅趣,以致范钦父子的行为让我敬畏。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诗意的西湖遍布着历代文人的足迹,也留下不少赞誉西湖的文字,再写已无新意。余秋雨偏偏又为西湖再添新的笔墨,他笔尖触及的不是西湖的景物,也绝非从自己的抒情角度来写,而是通过与其有关的人文入笔。当然,也没对文人墨客所著的诗词加以评价,主要通过他们与西湖的联结来渲染这块净地,可谓独辟蹊径,让人耳目一新。在余秋雨的笔下,有白居易的白堤、苏轼的苏堤、林逋曾在西湖的孤山种梅养鹤、鲁迅对雷峰塔的评议以及苏小小等,历史串联起各代文人,文人们堆集了西湖的文化,文化以城市古迹为载体,具有重要的内涵和历史传承意义。所以,文化可以说是西湖表面的一层镀金,悠久的人文是西湖魅力的历史渊源;所以,“西湖梦”看似游记,又并非游记,倒像是打上文化标签的论文,读来使人毫无厌倦,让人增长知识。

  《文化苦旅》的“苦”是一份艰辛,然而又体现着作者的执着,是一种敬业精神,充满着一份正能量。

编辑:王怡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