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2017年03月27日09:30来源:澎湃新闻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继而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故事,中文世界的读者也都不会陌生。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意大利报纸上画家笔下的弗朗茨·斐迪南大公遇刺场景

本文不讲一战风云,只谈“大公”这个贵族头衔。其实在德语世界,有两个差别较大的概念“Erzherzog”和“Großherzog”,在中文里却都被译为“大公”,这可能给中文读者的理解造成困难。

拉大旗作虎皮的奥地利大公

先说Erzherzog。首先记住一条:这个头衔只有奥地利才有。

从字面看,Herzog就是公爵;erz作为前缀,强调较高的级别。那么从字面看,Erzherzog译为“大公”,是没有问题的。Erzherzog在英文中被译为Archduke,其中Arch的最终词源是希腊语ἀρχι(arch),表示“权威”或“主要”。奥地利帝国在正式的拉丁文文书中,用的是拉丁文Archidux,它和英语Archduke同源且形似。所以英语Archduke可以和德语Erzherzog划等号。

奥地利的大公头衔是从14世纪的奥地利公爵鲁道夫四世(1339 —1365)开始的。他原本就是公爵(Herzog),为何要加一个前缀“大”呢?

这要往前推一点:1356—1357年,神圣罗马皇帝查理四世在纽伦堡召开帝国议会,最后颁布了《黄金诏书》,明确规定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政体和皇帝选举规则,设立了七个选帝侯(即享有皇帝选举权的大贵族),但这其中没有奥地利公爵。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黄金诏书》的一个副本,现存斯图加特档案馆

所以,鲁道夫四世给自己加一个“大”字,很有拉大旗作虎皮的意味,至少在名号上把自己抬高,希望能和七大选帝侯平起平坐。皇帝查理四世(鲁道夫四世的岳父)拒绝承认奥地利人的自我拔高,欧洲的绝大多数统治家族也不承认。但奥地利公爵们从此开始单方面自称“大公”。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自封为奥地利大公的鲁道夫四世

到1453年(也就是奥斯曼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消灭拜占庭帝国那一年),奥地利的统治者哈布斯堡家族已经牢牢掌控神圣罗马皇帝的选举,事实上垄断了皇位。原本应由选举产生的皇帝,从此在哈布斯堡家族世袭(不过选举的走过场还是要的)。既然皇帝都是自家的了,那么让官方承认自己的“大公”头衔,就理所当然了。

不过正式承认这个头衔的皇帝弗里德里希三世(属于哈布斯堡家族)自己没用过“大公”头衔,所以第一个合法地、正式地使用大公头衔的是他的弟弟,奥地利大公阿尔布莱希特六世(大约从1458年开始)。奥地利公国(Herzogtum Österreich)也就变成了奥地利大公国(Erzherzogtum Österreich)。世界历史上,叫Erzherzogtum的政权只有这么一个,绝无第二。当然,另一种大公国(Großherzogtum)有很多。但此“大公”非彼“大公”,此“大公国”非彼“大公国”,这个下文详述。

被废的大公

起初,只有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者才可以用“大公”头衔,比如家族会把领土分成多块,分给家族的不同分支。每个分支的统治者(且仅有统治者)享有大公头衔。但从15世纪起,哈布斯堡家族的所有(无统治权的)男子,从18世纪起所有女子,也就是皇帝及其合法儿女们、皇帝的兄弟及其合法儿女们,仅仅凭借其血统,从出生起就自动获得“大公”称号。比如,在法国大革命中被斩首的路易十六之妻玛丽•安托瓦内特,就是奥地利的女大公之一。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于1793年10月16日受刑,她也是一位奥地利的女大公

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废除之后,哈布斯堡家族建立奥地利帝国,1867年又与匈牙利联合建立奥匈帝国。奥地利帝国和奥匈帝国的皇室成员(其实一直就是哈布斯堡家族),继续享有大公头衔。

1839年,奥地利皇帝斐迪南一世颁布家法,规定男女大公们的婚姻、更换住地、出国必须得到皇帝的批准。男女大公们的婚姻必须门当户对(必须是统治家族的成员),否则他们的后代没有皇位继承权。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本文开头提到的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的妻子索菲仅仅是个伯爵的女儿,虽然他俩被允许结婚,但他们的孩子没有继承权;并且,在公共场合,索菲不能陪同丈夫一起露面,不能乘坐皇室马车,不能使用剧院的皇室包厢。

1919年4月,奥地利共和国废除贵族制度,禁止使用贵族头衔(包括大公)和其他世袭头衔,于是留在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成员就只能使用名字和姓氏“哈布斯堡—洛林”。但在奥地利境外的哈布斯堡家族成员,可能还会使用头衔。德国虽然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废除贵族制度,但允许继续使用贵族头衔和世袭头衔,比如“冯”(von)和“祖”(zu)。所以,目前哈布斯堡家族的族长(1961—),末代皇帝的长孙,在奥地利的名字只能是卡尔·哈布斯堡,但因为他同时有德国公民身份,在德国就可以自称卡尔· 冯·哈布斯堡。

德语世界里的“公爵”,身份地位相去悬殊

目前哈布斯堡家族的族长卡尔·哈布斯堡

被拿破仑战争传播开来的“Grand Duke”

而欧洲历史(包括德意志历史上)的另一种大公“Großherzog”,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尽管它和“Erzherzog”都被译为“大公”。一般来讲,Großherzog的地位要低于Erzherzog,但高于有主权的亲王(Prince)和公爵。从这里开始,无特殊说明的话,“大公”均指Großherzog。

Großherzog的构词很简单,Groß就是“大”。英文译为Grand Duke,十分贴切。

这一类大公的出现比较晚,欧洲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大公,是1569年托斯卡纳(今天意大利的一部分)的统治者,被教皇授予这一头衔。之所以创造一个新头衔,是因为在中世纪“公爵”头衔被授予太多,已经大大贬值,需要一个新头衔来表示一个在政治、军事或经济上很重要、超过公国,但不足以成为一个王国的政权。在托斯卡纳之前,葡萄牙和勃艮第也有人自称大公,但没有获得普遍承认。一直到19世纪,托斯卡纳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大公国(Großherzogtum)。

把大公这个概念推广开的是拿破仑,范围主要是在他影响下(并一度臣服于他的)的德意志邦国,尤其是他建立的莱茵邦联。在德意志语境下,大公是一个主权国家的统治者,高于公爵(Herzog)和侯爵(Fürst)。拿破仑先把自己的妹婿若阿基姆·缪拉提拔为贝格大公。但随后在拿破仑影响下的黑森—达姆施塔特方伯、巴登选帝侯和维尔兹堡选帝侯也索要大公头衔。1810年,莱茵邦联的最高教会领袖,雷根斯堡的侯爵/主教也在拿破仑的保护下被封为法兰克福大公。当拿破仑倒台之后,这几个亲拿破仑的大公遭到清算,贝格、法兰克福和维尔兹堡都丧失了大公国的地位。不过黑森和巴登大公国一直延续到1918年。

1815年,拿破仑第二次下台之后,列强召开维也纳会议,重画欧洲地图,把好几个德意志诸侯提升为大公,于是出现了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Sachsen-Weimar-Eisenach)、梅克伦堡和奥尔登堡大公。主要是因为这几个诸侯与势力强大(且主导会议)的普鲁士霍亨索伦家族或俄国的罗曼诺夫家族有紧密联系,才得到这样的优待。比如梅克伦堡和奥尔登堡家族都曾与沙皇家族通婚。

此外,从1815年起,奥地利皇帝享有托斯卡纳大公(Großherzog von Toskana)头衔;1846年,在占领了波兰的克拉科夫之后,奥地利皇帝也享有克拉科夫大公(Großherzog von Krakau)头衔。

今天的卢森堡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大公国(Großherzogtum)。历史上,曾有三位卢森堡统治者成为神圣罗马皇帝。

俄国的大公

俄国也有大公的概念,在英文和法文中译为Grand Duke和Grand duc。俄国的大公有点复杂,我们从头说起。俄语中有一个词Князь,英文音译Knyaz或knez,但在英文中一般译为prince,所以常被误译为“亲王”。这个词源于原始日耳曼语,与英语的king和德语的König同源。Knyaz可以译为“王公”或“公爵”,最初指斯拉夫人的部落酋长,后来成为斯拉夫封建制国家的统治者的头衔。其中较为强大、比较核心的统治者,起初是基辅Knyaz,然后是弗拉基米尔Knyaz,然后是莫斯科Knyaz,头衔改为Velikii Knyaz (Великий Князь,伟大的Knyaz),一般译为“大公”,而其下属的区域性统治者就称为Knyaz,译为“公爵”。

所以在早期,俄国的大公是一个独立统治者,比较接近西欧的Großherzog/Grand Duke。从1328年起,莫斯科的大公因为在斯拉夫诸侯中特别强大,改称“全俄罗斯大公”,他的后代伊凡四世(伊凡雷帝)开始用沙皇(Tsar)的称号。从此以后,俄国沙皇(后改用西方式的称号Imperator,即皇帝)的儿子们和孙子们(不一定是继承人)都享有大公头衔。所以,俄国的大公起初相当于德意志的Großherzog,但后来变成与奥地利的Erzherzog相当。

最后概括一下:Erzherzog只有奥地利才有,都是皇亲国戚,大多没有统治权;在奥地利之外的德语国家,Großherzog是一个邦国的统治者。英文中将这两个词翻译成不同的词,而中文将其混为一谈地译为“大公”,方便是方便了,却很难让人体察二者的区别。

中国人阅读和研究西方历史,往往需要越过语言的障碍。前辈翻译家筚路蓝缕,功不可没,但常常囿于时代和技术局限,给后辈留下一些困难。作为后辈读者、学人、译者,也应努力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文/陆大鹏)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31255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