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理想诗情——读黄新波《年青人》

2017年03月30日11:43来源:光明网

  【活化典藏24】

  作者:陈迹(广东画院美术馆馆长)

  中国美术馆收藏的黄新波《年青人》(木刻,41.9cm×31.7cm,1961年),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经典名作之一。

  黄新波(1916—1980)是一位在战争年代中成长起来的艺术家,是鲁迅先生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的健将,也是中国现代版画史上杰出的代表性画家。

  1933年,黄新波从广东辗转到了上海,开始木刻创作,并认识了鲁迅先生,得到鲁迅先生的指导;1934年,他与同学刘岘等成立“无名木刻社”(后改名“未名木刻社”),手拓编印的《无名木刻集》,就是鲁迅先生序文并资助的。在上海期间(1933—1937),黄新波创作了大量木刻,底层无产者的苦难生活现实、保家卫国的战争场面,是黄新波这一时期木刻最为重要的表现母题。

理想诗情——读黄新波《年青人》

年青人(木刻)黄新波

  抗日战争结束,黄新波回到香港,并将主要精力转向油画实践,取得令人瞩目的业绩。然而,他的油画创作,在当时香港文艺界尤其在左翼文艺界争议很大。

  抗战后期与黄新波一起在昆明工作的陈实女士,是黄新波香港时期生活与艺术的目击者。她曾经对此评论说:“有人不满意新波的画所表现的极浓厚的沉郁气氛,我觉得与其说这是形式问题或者思想问题,毋宁说是性格问题更为恰当。知识分子对于悲剧的感受性,一般来说,远比对于其他事物的感受性更强。”

  1949年9月,黄新波奉调东江解放区,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广州。

  历史翻开新的一页,黄新波也基本放弃他在香港时期备受批评的现代主义风格油画探索,转而集中精力赓续其广为人称道的版画创作,并将其融汇到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滚滚洪流之中。

  《山区新城》(1959)即是这方面的成功尝试。在这一组画中,虽然“叙事性”依然明显,但已经重现了他20世纪40年代木刻那种画面的壮阔和恢宏,并在象征手法之外增加了某种浪漫的革命想象。

  1961年创作的《年青人》,则标志着黄新波在艺术道路上的真正“回归”。从此之后,黄新波自始至终坚持用他异于他人的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作品呈现出一种欢乐的抒情,一种超越特定时空的具有永恒精神价值的诗意的美。

  女青年手执描笔,专注而自信,背景是夜空广宇点点繁星和波澜壮阔大海衬映而出的象征科技建设的高压电架。细密的排线反衬出人物形象,画面纯净透亮,技巧细腻微妙,作品富于象征意味并充盈着诗性的气质,新时代广阔社会背景之下,一位年轻人的朝气和理想诗情,也跃然纸上。

  版画,是“复数”的艺术。十余年前拜访黄新波的女儿黄元教授,客厅也是挂着《年青人》。黄元告诉我,1961年,17岁的她在天津大学读化学工程二年级,当时国家正大力发展科技,各大学纷纷成立相应院系,天津大学也成立了“无线电工程系”,并把她转到该系。黄元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黄新波。黄新波激动之余,就创作了这幅作品,并将拓印出来的第一版寄给在天津读书的女儿——也就是她家里挂的那一幅。

  黄新波好友、美术评论家黄茅曾提及《年青人》,说是以黄新波女儿黄元为原型。与黄新波同乡、同学又同时参加革命的陈子秋则说,《年青人》的形象虽然有黄元的影子,但跟“小蒙娜丽莎”更为相似。黄新波在上海读书的时候,经常在课堂上偷画一位苏州姑娘的侧影和背影,并亲切地称其为“小蒙娜丽莎”——这也是陈子秋说的。也有好友回忆说,黄新波生病住院的时候,曾经对年轻的女孩在化验室里工作那种专注和宁静的神情颇为留意,说这或许是《年青人》创作灵感的诱因和来源之一。这些,大概也就是所谓的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艺术性的提炼吧。

  读黄新波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诗意的哲思,一种基于现实又能超越现实的富有象征意味的永恒的美。而这,也正是黄新波的作品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最为重要的原因。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30日 12版)

编辑:王世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