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文学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难在哪里

2017年04月01日10:02来源:

  几年前,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赴加拿大参加文学交流活动。在跟当地一位文学评论家交流中,白烨谈了自己对一些当代加拿大作家及其作品的看法。那位加拿大评论家听后,也想对中国当代文学发表些看法做回应。可他左想右想,连一位中国当代作家的名字也想不起来。后来吃午饭时,他高兴地告诉白烨:“终于想到一位当代中国作家的名字了。”“是谁?”白烨问。“李白。”对方回答。

  “上述经历看似是一个笑话,却折射出中国当代文学在国外传播不容乐观的现状。”白烨说。3月29日,由中国文化对外翻译与传播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当代文学精品海外译介与传播论坛”在京举办,与会的作家、评论家及出版界人士,围绕“中国当代文学如何走出去”的话题,展开了一场思想的碰撞。

  中国文化对外翻译与传播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徐宝锋提供的一组数据,更直接反映出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的现实处境:目前,中国作家协会有注册会员作家七千多人,全国网络作家超过十万人,但有作品被译介到国外的作家仅有200多人,而作品在国外真正有影响力的当代中国作家可以说寥寥无几。

  加强译介,架起“走出去”桥梁

  难道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不够好吗?“当然不是。”作家王晋康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曹文轩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刘慈欣的《三体》也获得了雨果奖,这充分说明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质量。他们几位绝不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孤峰,刘震云、贾平凹、麦家等当代作家的作品都堪称上乘,完全具备走出去的实力。”

  在白烨看来,中国当代文学在海外影响力不足,问题很大程度出在译介上。长期以来,中国作家的对外译介处于分散化、个体化单打独斗的状态。“哪个作家跟海外翻译家、出版机构比较熟,其作品被译介到海外的机会就大一些。”

  “很多作家尤其是一些一线作家对‘走出去’并不是很热心,觉得自己的书在国内卖得挺好的,干吗还要费力‘走出去’,尤其是在对‘走出去’的结果不可预知的情况下。”五洲传播出版社副社长荆孝敏说。

  “一个作家的作品写得再好,也只是完成了一半的创作,另一半需要翻译家、评论家来完成。如果说文学是中外人文交流的桥梁,那翻译就是桥梁的桥梁。”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胡学文认为,当下最要紧的是加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对外翻译工作。

  白烨说,要改变以前“有什么就往外推什么”的状态,要加强选题策划和对作品的遴选,然后集中力量向海外译介。比如,中国文化译研网自2016年6月开始,就组织专家从651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遴选出具有海外传播价值的31部长篇、61部中篇、100部短篇小说,并组织了20位资深文学评论家编写了《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指南》,同时邀请了叶嘉莹等20位海内外文学翻译家对作品进行了英文翻译。

  此外,作家在创作阶段也要“有意识地”去了解海外受众对中国当代文学的需求。在跟海外出版机构的交流中,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鲁敏发现,德国、意大利等国的出版机构多希望出版反映中国当下现实生活的作品,韩国的一些出版机构则希望出版反映中国当代青少年生活的作品。“

编辑:王怡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