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列子寓言出版与传播: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

2017年04月07日08:14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列子寓言出版与传播: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

  上海博物馆藏明张路神仙图册之七:列子

列子寓言出版与传播: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

  中华书局版《列子》

列子寓言出版与传播: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

  台湾蔡志忠漫画《列子说》

  在中华泱泱传统文化中,列子寓言是一个重要构成部分,2400多年来,这些寓言已经被广泛用于生活的交流、文章的书写,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和魅力。在书籍浩如烟海的当代,重读列子寓言,不仅是对一份传之千秋万代的文化遗产的继承,更是对这些寓言中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再认识、再发现,对于重树民族文化的自信和自尊都是有襄助的。

  □赵富海

  列子寓言与世界三大寓言

  世界公认的三大寓言:古希腊的“伊索寓言”、法国的“拉封丹寓言”、俄国的“克雷洛夫寓言”。三大寓言誉满全球,而我国的先秦寓言没有进入世界级,这其中也包括列子寓言。

  列子与伊索同时代,早于拉封丹和克雷洛夫,他的寓言和包括他的寓言在内的中国先秦寓言之所以不名于世界,原因不在于时间早晚,而在于宣传不够。以翻译为例,民国时期的对外译作,主要是《金瓶梅》《镜花缘》《京华烟云》等文学作品,新中国成立后前三十年对外译介的文学作品,多了“四大名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及2000年以后,眼光又集中在茅奖、鲁奖获奖作品的对外翻译上。凡此种种,先秦寓言在被翻译到国外方面严重缺位。再以出版为例,有出版社编辑称:“先秦寓言可与世界三大寓言等量齐观。”而一部法国作家的《茶花女》在我国有9家出版社争着翻译出版,印数高达数亿册,按13亿人计,平均3.5人就有一本《茶花女》,相比之下,产生于我国本土的列子寓言出版量不多,传播受众也就少。

  列子寓言内涵的再认识

  寓言是以短小的篇幅,简单的故事,表达深远的道理,它常用引人入胜的故事,借此喻彼,达到自己的目的。列子的寓言完全具备了这种文化品格,他的寓言有相当一部分演化成成语,2017年2月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郑州3000年成语林中拔萃》中,就精选了根据列子寓言演化而成的成语十余条。列子寓言演化的成语,老百姓之所以听得懂,且口口相传,与其表现出了对生命最为达观、最为磊落的人生观、世界观有关。

  列子寓言揭示的人类共同的精神诉求,可以梳理成四个方面:

  坚忍不拔,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夸父逐日”篇中,夸父追赶太阳,直到饥渴而亡,长眠大地;“愚公移山”篇中,愚公不畏艰难,子子孙孙挖山不止。

  善于观察、实事求是的精神。如“两小儿辩日”篇中,小儿的观察,孔子的实事求是;“九方皋相马”篇中的透过现象看本质。

  交往的观念。如“高山流水”篇中伯牙与钟子期的心交,“管鲍相交”篇中的重义弃利。

  对人类的软弱及其他缺点的认识。如“杞人忧天”篇中为不切实际的事情自寻烦恼,“亡斧者”篇中的疑心与自省。

  列子寓言的出版与传播

  20世纪50年代出版的《先秦寓言》,选择集纳了包括孟子、荀子、庄子、韩非子、列子、《晏子春秋》《左传》《战国策》等书籍中的寓言。

  1981年11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先秦寓言选译》一书,这本书中选译的列子寓言故事有“杞人忧天”“朝三暮四”“愚公移山”“两小儿辩日”“纪昌学射”“九方皋”“歧路亡羊”“杨布打狗”8篇,数量上多于孟子、荀子,少于韩非子,与庄子相同。

  此外,中华书局版的《列子》、台湾蔡志忠以漫画形式说列子等书籍,庄谐并陈,都扩大着列子寓言的出版与传播。

  列子寓言里的“纪昌学箭”,已选入小学四年级语文课本;“杞人忧天”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愚公移山”成语更家喻户晓,1945年6月11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代表会议上致闭幕词,以“愚公移山”为题,以太行、王屋两座大山比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两座大山,愚公挖山不止,感动了天帝,派神仙将这两座大山搬走了,毛泽东说,人民也是天帝,也可以搬走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两座大山。新中国成立后,亿万国人学《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干工作要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列子及其寓言的历史文化定位

  晋人皇甫谧,是最先将列子写入书里的,并指出了列子的意义和重大影响。唐宋明清各个历史阶段对列子皆有颂扬。1981年11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先秦寓言选译》一书,沈起炜在撰写的前言中说:“早在先秦时期,诸子百家著作中就收了不少寓言,与古希腊的伊索寓言,东西媲美,可称双璧。”沈起炜撰写的这篇前言,第一次提出先秦诸子包括列子在内的群贤可与伊索寓言等量齐观,其实仅列子就可以与伊索颉颃。他是中国道家的杰出代表人物,是一位了不起的思想家,他创立了先秦哲学的贵虚学派,是介于老子与庄子之间道家学派承前启后的重要传承人物。他的寓言和其他著作、学说,对后世的哲学、文学、科技、养生、乐曲、宗教影响非常深远。

编辑:郭同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