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毕业季催生整形热 近400万学生成“变脸”主力

2017年04月21日16:37来源:央广网

  几次面试失败,毕业后想成为一名空乘的娜娜(化名)终于走进了一家整形医院。“空乘需要较好气质和容貌。选择在毕业前进行微整,为了就业,更是为了美丽”,她对记者说。

  毕业季来临,像娜娜一样为了在求职时留下较好的第一印象而整形的人并不在少数。据了解,目前我国有800万以上的人进行过整形,30岁以下占比约为80%,其中,学生群体为主流。

  “目前,就业和恋爱是大学生整形的主要动力”,北京某整形机构咨询师坦言,随着技术的进步,整形的门槛越来越低。面对大学生整容求职的现象,很多人诟病整形是贪慕虚荣;也有人认为在当代社会,美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竞争力,人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

顾客正在与医生沟通整形详细情况(韩靖 摄)

  近400万学生加入整形大军

  从2003年“中国第一位人造美女郝璐璐”的无人问津到现在800多万人的整形大军,中间经过了仅仅十几年。从“割双眼皮”都是大手术的年代,到现在微创技术的日臻成熟;从只有富人、明星才支付起的“昂贵”费用,到现在“飞入寻常百姓家”,中国的整形群体也有了新的特点。

  “我国目前有800多万整容人群、约1:13的男女比例、人均消费5000—10000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会长汪永安介绍,800万人中,年龄在30岁以下的,占比约为80%(约650万),其中学生群体占主流(约400万)。

  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整形美容机构,大多数医美顾问表示,除了寒暑假,求职季来整形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其中,选择玻尿酸、肉毒素等注射针剂的约占60%—70%,只有30%—40%的人才会接受开刀。类似“玻尿酸”、“瘦脸”等微整形项目,因为创伤不大,恢复时间短,深受大学生群体喜爱。

测量人脸比例(韩靖 摄)

  “这不仅仅是美丽这么简单,更是对未来的一种投资”,一位刚刚接受过微整形的学生坦言,求职在很多时候,同等水平的人,往往相貌出众的那个被录取。所以,美有时也是一种竞争力。

  但是,在这个全民呼喊着“颜值即正义”的时代,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大学毕业生的整容趋势与用人单位的现行招聘标准,以及学生自身“通过外貌改善以获得事业发展”的畸形成才观有关。因此,对于大学生的教育,应让他们了解,最终获得职业发展还是要靠自身能力,而不是容貌。

  “网红脸不见得就是漂亮,但是在求职中至少要对自己的形象进行管理。起码要保持干干净净,衣服穿着得体大方”,某公司资深HR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正在求职的大学生最好能够化点淡妆,这不仅可以提升自信,增加面试通过的机率,也是对这份工作和面试官的一种尊重。

  “网红脸”已过时,现在流行“处女脸”

  双眼皮、高鼻梁、苹果肌、嘟嘟唇、尖下巴,标准的“网红脸”一度成为很多爱美女性的整容模板。可最近,北京市东城区某医美机构的医师却对记者这样讲:“现在不流行网红脸啦!这两天到我们这里来咨询的都是想做成处女脸。”

  什么是“处女脸”?该医美顾问告诉记者,“处女脸”又称“少女脸”,有一种自然、纯情的美感,与人工痕迹较重的网红脸有着巨大差别。“现在虽是一个网红的时代,但大街上都是网红脸也不好看。现在很多人是追求自然,选择微整形,希望整完后脸与自己原本的气质相符合。”

测量人脸黄金比例的工具包(韩靖 摄)

  “从一般审美角度看,五官间的距离、高度和宽度达到黄金分割比时,给人的感官效果最好”,某整形美容医院的负责人介绍,所以,现在的顾客都喜欢根据自身情况,进行个性化定制方案,而不是所谓的“网红套餐”。

  个性化定制的微整形要花多少钱?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了不一样的说法。

  以肉毒素瘦脸针为例,目前市场上有国产和进口的区别。一家医美机构表示:“我们这儿国产的3000多元,进口的6000多元。这已经是全北京市最低的了!”然而另一家位于石景山区的整形机构却给出了“白菜价”:“现在我们国产的肉毒素有活动,平时都是4000多元,现在一针只要1800!”。记者调查暗访的每家整容机构都给出了不同的价格,而且每家都号称自己是“全北京市最便宜的!”

  现在整容市场鱼龙混杂,各类价目和打折活动也各不相同,虽然很多医美机构的医师都强调,微整形与传统的医疗相比安全性更高,然而不能回避的是,医美本身就是一个相对高危的行业。“朋友圈很多微商都开始承接打瘦脸针的业务了,价格是很便宜,但是他们不是正规的医生,药品来源也未知,你说能不出问题吗?”某美容机构的负责人对记者解释。

  对此,汪永安建议:“顾客在选择整形机构时,不要贪图便宜去没有资质的黑医院,同时,在整形前,建议多比较、多了解,购买自己能够负担的、适合的整形产品。

  三成顾客选择使用分期付款进行整形

整形手术时所需部分工具(韩靖 摄)

  作为没有固定收入的学生人群,整形无疑是一笔很大的花销。强烈的需求与匮乏的资金使学生群体在面对整形时显得犹豫不决,各大整形机构看到“潜在客户”的“痛点”,纷纷打出分期付款的旗号。

  “现在大学生群体做分期付款来整容的人数越来越多。有些比较新的整形机构或者过度营销的机构分期付款比重能占到80%”,汪永安坦言,从行业平均来看,这个比重也能占到30%左右。

  “这个市场很有前景,但也存在很多问题,例如,骗贷、虚假治疗等”,汪永安告诉记者,很多小型机构大多没有能力通过营销获得顾客的信任,所以就开始动各种歪脑筋。分期付款骗贷就是“经典手段”之一,先虚假治疗,把钱骗到手,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客户自己要擦亮眼睛,复旦大学社政学院心理学系教师高山川也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要出台配套管理措施,规范行业行为,不给违规的地下作坊以可乘之机。

  低龄化趋势明显 00后成整容新生力量

  “来我们这里打针的有很多95后、97后,前几天我还接待了一个即将出道的15岁‘小鲜肉’”,东城区某医美机构的注射医师告诉记者,在寒暑假期间,初、高中生前来咨询整形的人会更多,尤其是18-24岁之间的年轻人。

  当70后的中年人开始去皱抗衰老,80、90后开始为了事业爱情微整形,00后作为一支新生力量,也走上了变身“网红”的道路。

  近日,在线健康咨询平台平安好医生公布的《2016国民健康大数据》报告中显示,在该平台咨询整形美容的中学生用户占比达到超6%,年龄结构上呈现低龄化趋势。

医生正在给顾客做面部设计(韩靖 摄)

  初、高中生整形人数的增多,与家长观念的变化密不可分。“现在,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变的美丽漂亮点,所以一些60、70后的妈妈,自己做完了类似抗皱、微整的项目后,同意自己的女儿也来做微整形”,汪永安表示,所以现在整形界出现了一种“母女姊妹花”的现象,就是母女两个人长得像姊妹一样。

  本是容貌最为姣好的花季,为何要通过医疗手段改变容貌?高山川表示,由于对“颜值”的过度宣传让社会价值观出现偏移,导致因相貌缺陷在学校里饱受歧视的现象时有发生。整容成为一些青少年在社会压力下的被动选择;从社会现实来看,现在很多职业除了要求学历背景外,还要求拥有让人赏心悦目的外表,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让孩子对美与能力的认知缺乏正确引导;此外,青少年缺乏对美的独立思考和审美评价能力,只能采用外在标准作为自己的标准,随波逐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在熊丙奇看来,整容低龄化的趋势会对青少年走向社会后的认知产生消极影响。“这些孩子的认知观还不太完善,整容后受到更多关注,会让孩子错误地将美等同于能力”。与此同时,医美属于较高危行业,因手术出错导致毁容的事件层出不穷。此外,整容后效果与自己预期不符,也会造成一定的心理疾病,例如,抑郁症、偏执、焦躁。而很多中、高中生心智相对不够成熟,所以他们更容易造成此类的心理问题。

  很多家长希望孩子在起步阶段有个更好的“敲门砖”,这一心理可以理解。但在汪永安看来,在“美”的塑造上,手术整容只是一种相对极端、风险较高的方法。在学生阶段,提高穿着品味、学习化妆技巧、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时刻让自己干干净净的,又何尝不是一种美?(记者王晓蕾 高艺宁 刘一荻 实习记者 刘华龙)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