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纪念屈原也纪念田汉

2017年05月26日11:11来源:大河网

  纪念屈原时,

  请纪念一下田汉,

  都很伟大,

  都很深远,

  都很忠贞,

  都是奇冤。

 

  文学的学习,

  离不开屈原,

  从《楚辞》到《离骚》

  个个都是名篇。

  而聆听壮歌,

  怎能忘记田汉?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旗知道,

  它升起多少遍,

  国歌就唱有多少遍。

 

  这首《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

  就是田汉,

  可有谁在肃立聆听我们这首国歌的时候,

  想到过田汉?

  这很不重要!

  伟大的作品都是为了让大家去感知那伟大的思想伟大的力量和伟大的情感,

  只有我们普通作者才需要通知他人我写了点什么请多多点赞。

 

  但是,

  我们必须应该来赡仰一下田汉,

  田汉也需要我们来看望看望田汉。

 

  1968年12月10日

  北京正飘着雪花,

  北国正经历严寒。

  关押在秦城监狱的应该是70岁的国歌作者田汉,

  怎么也抗不过去这么一天。

  这位身患冠心病、糖尿病、尿毒症被关押了两年的老人,

  在钢枪和带有钢丝的皮鞭下,

  被威逼喝尽自己的小便。

  生命的琴弦必须得崩断,

  就要让你带着羞辱带着遗憾带着愤懑!

  死的时候

  不,

  从其入狱的那一刻起,

  他的名字被改成“李伍”,

  而非田汉,

  和一年后死在开封的刘少奇一样,

  一样的悲惨,

  连个自己的真名都不能填,

  真说不清这是地狱,

  还是人间。

 

  1970年,

  田汉死后的第二个冬天,

  他的老母亲易克勒大妈继续在家门口里寒风里又等又盼,

  又思又念。

  老妈妈企盼的不是儿子平平安安,

  而是冬天来了,

  儿啊

  单衣可能换棉?

 

  好了,

  该说说这个田汉为什么被打进大牢,

  怎么个罪恶滔天!

  呵呵,

  必须先呵呵两声,

  看看我的嗓子里有没有堵气有没有塞痰。

  《必须切实改善艺人的生活》,

  《为演员的春天请命》,

  看看吧,

  只请看看田汉这两篇文章的标题,

  就知道田汉他能有什么祸心,

  他只是呼吁文艺应该有文艺的春天,

  文艺好了,

  可以瑞雪兆丰年!

 

  好了,好了,

  田汉在我考上大学之前己经平反,

  我们现代文学课本里己编有他《关汉卿》这样的名篇,

  那时,

  我们只知道他是伟大的田汉,

  谁知道他必须低下头颅,

  弯了躯干,

  必须要把自己的浊尿渴干?

  谁知道他写了关汉卿,

  冤的像窦娥冤!

 

  好了好了好了,

  好好一个端午节,

  本该吃几个棕子怀念怀念屈原。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璎,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生活的经验早己让我习惯于顺流而下,

  再说屈原跟前谁还敢写什么诗篇。

  然而,

  在我偶然看到田汉的遭遇田汉的苦难,

  无论如何,

  对,无论如何,

  我怎能做到气定神闲,

  我怎能做到视而不见。

  一个伟大的心灵,

  蒙受千古奇冤,

  我心震颤,

  我心震颤!

  写到这里,

  我想该是出哲语的时候了,

  “伟大心灵蒙难的时侯,

  我们的人民一定在遭受苦难!”

  我想该是出结论的时候了,

  “请在纪念屈原时,

  也纪念一下田汉!”

 

  屈原投江六十二,

  田汉比他多八年。

 

  (作者 中州古籍出版社刘春龙)

编辑:王怡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