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深度-费纳不褪色的时代 世界第一还有价值吗?

2017年06月12日16:50来源:腾讯体育

  摘要:从墨尔本公园到罗兰加洛斯,费德勒和纳达尔两个“不识趣”的老家伙毫不客气地占领了舞台中央,几乎将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甚至让你有些无暇顾及旁人。

  文/徐思佳 发自巴黎

  从墨尔本公园到罗兰加洛斯,费德勒和纳达尔两个“不识趣”的老家伙毫不客气地占领了舞台中央,几乎将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甚至让你有些无暇顾及旁人。前几年被小德压制地透不过气的两个人,竟默契地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2017年,网球世界再次回归到了原有的秩序,几度闪烁的希望之光,却成为了让人看不清的迷离。乱世中,哈勒普与普利斯科娃没能成为救世主,反倒成就了奥斯塔彭科的英雄主义。动荡中,无论是正当年的穆雷还是新生代的兹维列夫,都没能开创自己的时代,再一次被红土主宰者纳达尔无情碾压。

  市场的总价值是有限的,在ESPN公布的2016-2017世界百大著名运动员中,费德勒、纳达尔、小威和莎拉波娃依旧是后辈无法翻越的高山,而现女子世界第一科贝尔竟无缘榜单,还不及世界排名57位的布沙尔。乱局之中,“世界第一”难道真的只是一个称号吗?

  读不懂的剧本 惊险的续命

  本届法网,纳达尔十冠撑起了男子单打的话题,而女子赛场上,大家恐怕也只能关注一下世界第一的归属。没有小威、莎娃的法网,我们甚至在开赛前想不出一个强势的夺冠热门来。

  名不见经传的20岁小将奥斯塔彭科夺冠,首轮科贝尔坐享渔翁之利继续稳坐世界第一的宝座,这就是现在的WTA,一切皆有可能,与其说是群芳争艳,倒更是有些“菜鸡互啄”的味道。

  当今的女子网坛迫切地需要有人挺身而出,在小威和莎娃不在的日子里为WTA止损。在去年两度加冕大满贯冠军后,科贝尔似乎失去了自己的方向,现在世界第一的称号对于这个大器晚成的德国姑娘更像是一种压力与桎梏。法网开赛前,众人早就写好了对于世界第一争夺战的两种剧本,很少有人会想到后座岌岌可危的科贝尔如今还能是世界第一。

  哈勒普在攻克了斯维托丽娜与普利斯科娃两座大山后,还是没能做好夺冠加冕后的准备。倒在了炮火凶猛的奥斯塔彭科手下后,哈勒普直言这次的失利要比三年前更痛:“(比起三年前),今天可能会更让我受伤,三年前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的,但现在我很清楚地知道了该如何做,所以失利让我受伤更深一些,可能我需要一些时间(恢复)。”

  这就是今年法网女单赛场上上演的让人捉摸不透的剧情,科贝尔虽然侥幸的保住了世界第一,但似乎被人赶超也只是时间问题。

  一个月后的温布尔登,种种剧情又将再度重演,依旧是威莎双双缺席,依旧是看不懂的乱局,拉脱维亚的小钢炮是否只是昙花一现?谁又能真正的挺身而出,来给女子网坛建立一个新的秩序?

  尴尬的狂欢 落寞的新王

  2016年,科贝尔和穆雷相继登顶世界第一,给许久波澜不惊的网坛增添了不少谈资。与科贝尔相比,登顶的穆雷如今更显悲壮。

  四巨头年代的穆雷便是被看轻的那一个人,尽管英国人有着超越一般选手的成就,但与费纳德三人相比,依旧惨淡,很长一段时间,穆雷都是被忽略的,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2016年的穆雷是幸福的,但他也付出了体力过分透支的代价。在世界第一的争夺战中穆雷元气大伤,以至于来到了2017赛季,穆雷始终提不起一口气。直到法网,他才有了一丝世界第一该有的感觉。

  就如同希腊神话中赫拉克勒斯的悲剧一样,在完成了最艰巨的任务后,却无法享受与世人爱戴,世界第一的名讳就如同那件沾满了毒血的血衣,给予了穆雷光鲜的成就,同时让穆雷遍体鳞伤。

  纳达尔的夺冠让全世界都欢呼雀跃,纳达尔的成就也再次让人们麻痹。网球的未来究竟属于谁?我们甚至可以笃定的得出答案:既不会是费德勒,也不会是纳达尔。

  在为费纳狂欢喝彩的同时,难掩的依旧是没有领军人物的尴尬,唯一令人庆幸的是,穆雷这个落寞的新王,已经从法网开始找回了自我。令人担忧的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小德在冥想大师的辅佐下仍没有找回自我,阿加西的辅佐在今年的法网也并没有见到成效。

  世界第一的“价值”

  科贝尔的绵弱无力,穆雷的有心无力,在今年ESPN公布的百大著名球星榜上便得到了直接的映射。在这份排行榜上,作为最近一年发挥最出色的网球运动员,穆雷排在了费德勒(4)、纳达尔(9)、小德(12)以及锦织圭(20)的身后位居第32位,而排在他前面的还有小威廉姆斯(19)和莎拉波娃(23);而科贝尔更是尴尬的无缘榜单,要知道网球领域一共有10人登榜,即便是最近两个赛季都毫无亮点的布沙尔也压轴进入了榜单。

  世界第一原本应意味着是网坛最顶尖的选手,是最有潜力和最值得被挖掘价值的人。如今看来,世界第一似乎只是一个外表光鲜的称号,对于运动员的影响力没有起到一丝的帮助。

  锦织圭作为现在亚洲市场最大牌的球员,对于职业网球在亚洲的市场战略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对巨星泛滥甚至是接近饱和的欧洲市场来讲,锦织圭对穆雷的领先似乎还在情理之中,尽管穆雷去年成为了第一个卫冕奥运单打冠军以及第一位登顶世界第一的英国球员。

  而科贝尔则是因为缺少像布沙尔以及沃兹一样的话题性,被拒之门外。也许德国人与小威和莎娃之间有着不小的差距,但科贝尔一年的功绩似乎并没有得到尊重与认可。

  世界第一还有什么价值?答案似乎有些让人悲观,即便是没有ESPN的榜单,似乎人们也习惯性的忽略了像穆雷与科贝尔一样的人,我们习惯了费纳统治的时代,习惯了看到小威与莎娃,这种现象或许不能被称之为正常。

  这或许才是我们应该反思的。

  新时代何时到来

  现在的网坛似乎正处于一个尴尬的时段,我们不仅沉迷于过去,同时也在过度消费着过去,上一个时代该终止了吗?没有人可以给的出答案。

  面对没有费纳的网坛,似乎人们的情绪总是悲观的。网坛的下一个巨星是谁?我们总可以给出千奇百怪的答案,但也接着被现实泼了一盆冷水。

  在法网女单决赛过后,著名的网球解说詹俊对奥斯塔彭科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奥斯塔彭科代表着新生代强力网球的一个极端,以往强调攻守平衡的模式会因此发生动摇。”而我们却也无法肯定,奥斯塔彭科的出现不会是网坛的又一次昙花一现。

  从ESPN的榜单来看,网球的市场相较于以往已经有了小范围的退化,而费纳一样的顶级球员仍霸占着最顶尖的资源与世人的关注,这也的确让现在网坛的发展变得有些“畸形”。

  今年ATP推出的新生力量年终总决赛,无疑是个很好的尝试,现在的网球的确应该在造星运动上多下一些功夫了。尽管兹维列夫在今年的法网首轮出局,但他依旧排在榜单的首位,从前半个赛季来看,这位年仅20岁的小将的确是今年最稳定的90后选手。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说的是自然规律,新的事物终将代替旧的事物。之于网坛,旧的时代真的会过去吗?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