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从一碗红米饭看与农业劳作相关的世界文化遗产

2017年06月23日08:27来源:中国青年报

从一碗红米饭看与农业劳作相关的世界文化遗产

从一碗红米饭看与农业劳作相关的世界文化遗产

  2017年4月的一天,在世界文化遗产云南红河哈尼梯田,我们热切地捧起那碗刚出锅的红米饭,准备犒劳一日的行走。一对外地老夫妇在小店里抱怨。老大爷说,你们的饭太难吃,像石头一样硬,咯牙!小妹客气地回答,老先生,红米饭就是这样啊,对不起,我们店里只有红米饭。眼见两位老人付钱走人,桌上尚留未吃完的一桶红米饭,我的心里像生出许多小石头,咯得难受。走上楼问同行的朋友,红米难吃吗?一行人回答说,不难吃呀,好吃!

  我不禁产生疑问,为何在我们看来极有价值的好吃的东西,在别人看来却恰恰相反?除了店家没有提供多种选择以外,这是不是与我们在遗产地工作中对与农业劳作相关的文化遗产价值阐释得不到位有关?

  世界文化遗产的营养价值

  老人想吃一碗软的米饭没有错,但红米对梯田而言十分重要。没有红米,这二老来看的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哈尼梯田,恐怕也不是梯田了。

  现代的杂交水稻,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上很难存活,红米却可以。哈尼梯田所在的哀牢山脉山高谷深,海拔在600~3000米之间,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在这里,有时候早上穿短袖,下午穿棉衣;山下穿夏裤,山上穿秋衣。当地百姓世代留种的红米米种,拥有高于现代品种3倍的基因多样性,无论是气候还是其他自然因素的变化,都表现出良好的适应缓冲作用。

  极端的地形条件和变化无常的气候,使得适应性极强的红米在自然竞争中生存下来,并在当地农耕文化的滋养下千年耕种不辍。为了保持红米的基因多样性不退化,千百年来,当地群众保持着定期交换谷种的习惯,维系了社区之间的交流与和谐。红米的种植及其背后的农耕制度和文化传统不仅保障了粮食的稳定产出,也使得哈尼梯田这一独特的景观保留至今。

  红米生长环境艰苦,生长周期也较长,一般在180~210天,比普通大米的生长周期长40~60天;产量也极少,最高只能达到每亩350斤,是普通杂交水稻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

  不同寻常的地理环境和苛刻的生长环境,使现代的农业机械生产办法无法进入。可以想象,没有机械化的播种、耕种和收割,单凭人力,在这高山上,一碗红米饭从谷种到成熟,需要多少个日夜的耕耘?幸而,所有的守候和付出都会有收获。成熟后的梯田红米营养极为丰富,富含人体所需的多种微量元素和18种氨基酸。人体不能合成的8种氨基酸中,梯田红米含有7种;微量元素中,红米的钙含量是普通大米的3倍。梯田红米的蛋白质、维生素、纤维质的含量也远远高于普通大米。

  各国农业遗产历经千百年仍熠熠生辉

  除稻米外,在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我们还可以见到有许多与农作物、经济作物有关的景观,其中包括葡萄、橄榄、咖啡、龙舌兰景观等。这些作物的种植及其文化,体现了人与自然的杰出合作和非凡创造。例如,以葡萄园景观为主的上杜罗葡萄酒产区(葡萄牙)、拉沃葡萄园梯田(瑞士)、勃艮第风土和气候(法国);以葡萄和橄榄等果树的种植传统为主的阿马尔菲海岸景观(意大利)、橄榄和葡萄树的土地——南耶路撒冷巴提文化景观(巴勒斯坦)等。

  拉丁美洲地区上百年的咖啡种植历史,深刻地影响了当地的景观形态与文化传统。其中,古巴的西恩富戈斯古城、蓝山和约翰·克罗山虽不是以咖啡种植传统为主要价值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但西恩富戈斯古城是中南部加勒比海岸的咖啡生产中心;而蓝山和约翰·克罗山则是因其反殖民主义文化和生物的多样性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也使得世界著名的蓝山咖啡更加珍贵和意味深长。

  龙舌兰的种植和酿造形成的文化景观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墨西哥龙舌兰景观和特基拉的古代工业设施因龙舌兰的种植而发生改变。自16世纪以来,人们就用这种植物生产龙舌兰酒并用它酿造各种饮料和织布。该遗产包括龙舌兰种植地、酿酒厂、工厂、酒坊、小镇和考古遗址等。

  在农业技术方面,许多世界文化遗产反映出的古代世界农业技术革新和成就延续至今,仍具有重大意义。如:反映了高超灌溉技术的山地稻作梯田,见证了湿地改造和种植技术的墨西哥城与赫霍奇米尔科历史中心及库科早期农业遗址,体现了高超水利技术的舒希达水利系统(伊朗)、小孩堤防-埃尔斯豪特风车群(荷兰),以及展现游牧和畜牧的鄂尔浑峡谷文化景观(蒙古)、霍尔托巴吉国家公园(匈牙利)等。

  一系列与农业技术相关的文化遗产,除了让现代人从景观方面一窥千百年来农业生产生活的究竟,也从农业生产系统等方面提供了了解、继承生活家园的渠道,并借此让人汲取遗产资源的营养、学习和反思处世、生产、生活的发展哲学。

  作为已经成为遗址类景观的这一类农业遗产,为人类贮存了古代农业发展的“物证信息”,为后世了解过去提供了无限可能,如瓦哈卡州中央谷地的亚古尔与米特拉史前洞穴(墨西哥)中发现的一万年前的葫芦种子及玉米穗残粒,被认为是美洲大陆上最早进行植物栽培及最早的人工栽培玉米的证据。

  希望更多人了解、尊重、维护

  如今,在《世界遗产公约》下,类似于红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观的这一类与农业相关的活态文化遗产,其土地利用价值和景观形成已经得到了认可和宣传,但其背后维系景观的农业劳作系统、文化等因素的价值,却鲜为人知。

  回顾过去几十年的社会发展,单从景观、土地利用等方面,已无法阐释承载着传统农耕文明价值的文化遗产内涵。我们需要探索更多的可能、加入更多的力量。

  回到故事开头的两位老人身上。若能在他们欣赏美景的同时,告诉他们红米的渊源及其丰富的营养,同时引导他们更多地关注劳动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珍惜来自这片土地延续千百年生态农耕劳作生产出来的食物,那么,他们或多或少会去了解、支持和维护这些鲜活的生产生活系统,由于不了解而产生的不珍惜行为也会减少。

  希望有一天,大家对每一份劳作和劳动产品的理解和尊重,能成为全社会了解、爱惜、参与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和农业文化遗产的巨大动力之一。最终,我们能继续生活在温暖、洁净、安全的家园里,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李雨馨文并摄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