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袜子及其内涵在古代中国早期的演变简史

2017年06月27日08:47来源:光明日报

  [摘要]汉代以前有履无袜,人们均赤足着履。古代风习,登堂入室须先脱履于外,人们都是跣足。跣足者,光脚也。

  袜子及其内涵在古代中国早期的演变简史

  浅绿绸绣凤头绵袜 清宫旧藏

  古人称袜子为“足衣”。其实,足衣有里外之分,“履为足之外衣,袜则为足之里衣。”可见,“足衣”乃为鞋、袜的合称,不尽单指袜子。

  早在夏商周时,就有了袜子的记载。《文子》中曰:“文王伐崇,袜系解”,这是说周文王系袜子的带子散开了。高承在《事物纪原》中引《实录》说:古代袜子“谓之角祙,前后两相承,中心系之以带。洎魏文帝(曹丕)吴妃,乃始裁缝为之。”曹植则在《洛神赋》中云:“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由以上记载而论,一是说夏商周时已有了袜子;一是说袜子的裁缝始于魏文帝吴妃,若以《洛神赋》所言,可推测当时袜子已流行了。文字记载终归文字记载,不过,古时所说的“袜子”是不是就是现在的袜子?却无实物印证,古代袜子究竟何种样式?不得而知。

  隋炀帝有一首诗,写的是和后妃宫嫔们一起在庭院中赏花游春的情景。诗中有一句写道:“锦袖淮南舞,宝袜楚宫腰。”比他更早一点的诗人刘缓也在一首诗中写道:“钗长逐鬟髲,袜小称腰身。”这两首诗中都说到“袜”,而且都说穿在“腰”上。在今天看来,这不免有些荒唐,因为袜子是一种足衣,怎么可能穿到身上去呢?原来古时的“袜子”字,并不作足衣解,而是指妇女的贴身内衣。穿在脚上的袜子,一般则写成“襪”。如《释名·释衣服》称:“襪,末也。在脚末也。”从字面上看,人们最初所穿的袜子,应当是皮革做成的,所以字形从韦(熟皮)、从革而不从衣。那么,袜子是从什么时候起改用纺织品做成,现已无从稽考,但最晚不出汉代。因为在汉人的著作中已明确提到“罗襪”一词,如张衡的《南都赋》:“罗袜蹑蹀而容与”。这个时期的祙子实物,在湖南、湖北等地的古墓葬中也有出土,质料不仅有罗,而且有绢、麻及织锦等,都是丝纺织品。可见最晚不迟于汉代,那时的袜子质料,已完成由皮革向布帛的过渡。

  汉代以前有履无袜,人们均赤足着履。古代风习,登堂入室须先脱履于外,人们都是跣足。跣足者,光脚也。《淮南子》中,就有古时子妇侍奉亲老时,“跣足上堂,跪而斟羹”的记载。可见当时袜子还没出现,戓者还没普及使用。自汉有了袜子,但在《史记·滑稽列传》中有东郭先生因穷苦,足下之履无底,行于雪中,足尽践地的记载,东郭先生自嘲曰:“履行雪中,其上为履,其下为足迹,谁能为之?”可见当时袜子虽已出现,但与穷人无缘,袜子乃为富贵人的穿着。

  袜子着于脚末,故后人把浅薄之材称之为“袜材”。又由于袜子是用整块布帛或皮革为之,上面以线勒住,袜线很短,故又有人把一无所长之人称为“袜线”。孙光宪在《北梦琐言·卷五》中曰:“韩昭仕蜀,至礼部尚书,文思殿大学士,粗有文章,至于琴、棋、书、算、射、法,悉皆涉猎,以此承恩于后主。时有朝士李台嘏曰:‘韩八座事艺,如折祙线,无一条长。’”因此后人以“袜线”为才短者之喻。

  唐代妇女穿着锦袜,屡见诗文记载,制作锦袜的材料也更加精美。据说杨贵妃被缢死时,曾遗下一只锦袜,被当地旅店的一个老板娘捡到。过路之客如欲观赏,必须付于百钱,老板娘因此而致富。事见唐人《国史补》《记事珠》及宋人《杨太真外传》等书。所说是否可信,现在无法核实了。不过这个时期后锦袜实物,在新疆吐鲁番地区的唐墓中曾有出土。其中有一双锦袜,以华丽的花鸟纹锦制成,整块料子在鲜艳的红地上用八种不同颜色的彩线构成图案,组织紧密,配色协调,花鸟形态活泼生动,无论从组织技术或花纹设计上看,都具有很高的水平。值得一提的是该墓年代,据同墓幺土文书得知,恰恰在唐大历十三年(公元778年),与杨贵妃卒年(公元756年)仅相隔十三年时间。

  古人除了罗袜、绫袜及锦袜外,又穿夹袜。尤其在隆冬之时,人们所穿的袜子,往往用数层布帛纳成。最多者厚达十余层,名谓“千重袜”。宋人陶穀《清异录》称:“唐制,立冬进千重袜,其法用罗帛十余层,锦夹络之。”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说起袜子,不能不说到穿袜的礼节。《左传》中记载一个故事,说的是卫侯当政的时候,请一班同僚喝酒,有一个叫诸师声子的人也邀入席。诸师进来的时候,卫侯打量了一下他的双脚,当他看到对方穿着一双袜子,不禁怒发冲冠,指着诸师大骂。原来在当时有个规矩,凡登堂入室,都必须把鞋子脱下,放在门口,然后才能进屋。诸师居然在大庭广众面前“鞿而登席”,当然要激起卫侯的勃然大怒了。因为这样一来,君臣之间的差别就显示不出了。尽管诸师极力声辩:这是因为自己脚上生有烂疮,脱袜之后,恐怕别人作呕,但仍不为卫侯所谅解。幸亏诸师逃得较快,不然连双脚都会被砍去。可见古人对脱袜登席这一礼节的重视。

  这种风俗到魏晋南北朝时期仍很盛行。《隋书·礼仪志》记:“(梁天监)十一年,尚书参议:‘按《礼》,跣韈,事由燕坐,履不宜陈尊者之侧。今则极敬之所,莫不皆跣。’”。这种风习究竟终于何时,史书中没有明确交代。就有关资料分析,应当在唐玄宗之前。《新唐书·李白传》中有一段记载,说的是大诗人李白,蔑视朝贵,在玄宗面前饮酒,醉后“使高力士脱靴”。这说明当时侍臣礼见天子,不仅可以穿袜,而且可以着靴。可见在这个时期,已不存在脱袜示敬的礼俗。(文/李丹)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