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三门峡武强医院医护人员G1913次列车上演河南版“生死时速”

2017年07月03日14:33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没想到我们的中医推拿在新加坡也这么受欢迎……”“就是。这次出国交流真是长见识!”

  6月30日上午,上海虹桥发往西安北的G1913次列车刚刚驶出郑州东站,15号车厢内几名上车不久的乘客低声议论着,显得十分高兴。

  “旅客朋友们,旅客朋友们,有一位乘客身体不适,……”

  突然,广播响起,4号车厢需要医务人员。

  “走,咱们去看看!”

  “走!小常,你是护士,一起去!”

  说话间,冯书科、薛青峡、石登素和常改荣已经起身朝车厢前部疾走过去。

  “妈妈,我去帮你们!”石登素10岁的儿子张运航一碗方便面刚刚泡好端到嘴边,也从座位跳起来,追了上去。

  “4号车厢在哪?”

  “请往前走!”

  “旅客朋友们,列车前方到站:郑州站。……”广播再次响起,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4号车厢还有多远?”

  “你们是医生?现在乘客上下车,请你们下车走站台然后再上车,会快些!”

  “是!这是几车?”

  “12号车厢。”

  挤出车厢门,冯书科几人沿着列车就向前跑了起来。

  从医二十余年,冯书科深知时间对于抢救的重要性。“现在病人状况如何?车上有没有急救设备和药品?……”一想到这些,冯书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临近中午,站台上上下车的乘客本来就多,又赶上是大热天,几个人挤着跑着、跑着挤着……

  眼看列车就要再次发车。

  “赶不到4号车厢怎么办?病人怎么办?不行,必须先上车再说。”这时候,冯书科的心里只有广播里说的那位乘客,只想尽快见到那位乘客。

  正在此时,跑在最前面的薛青峡气喘吁吁地回头喊“咱们得先上车!”

  “好!咱们就近上车”冯书科应声道。

  终于,在车厢门关闭之前冯书科几人涌进了7号车厢。

  “4号车厢的那位乘客现在怎么样?”

  “你们是医生?哪里的?”

  “三门峡武强医院的。”

  “快跟我走吧!”

  在列车员的带领下,冯书科几人很快来到4号车厢。

  只见大家围着一位满头银发、面色苍白、双眼微闭、呼吸短促的老太太。

  “医生来了,大家让让!”列车员高声说道。

  “奶奶,你好!现在哪儿不舒服?”

  “有听诊器没有?”

  “有血压计,也一块带来!”

  ……

  车厢内空间小,老太太又坐在中间座位,只容得下冯书科、薛青峡两人同时展开抢救,剩余几人都站在过道上等候差遣。不一会儿,一位江苏籍的女医生带着小孩也匆匆赶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太太逐渐好了起来,面色也红润了。

  周围,亲眼目睹老太太转危为安的乘客们纷纷称赞道“你们真棒!”“好样的!”

  这时,冯书科决定留下来继续照顾老太太,让大家先回去歇着,以免都拥在过道上影响通行。

  “不好!我的手机忘带了!”

  “我也没拿!……”

  更糟糕的是,这趟列车是”8+8“的16节车型,接下来列车中途不再停车,她们自然回不了15号车厢。

  列车在三门峡南站刚停稳,冯书科几人一出车厢门就又一次沿着列车跑了起来。等她们跑到15号车厢时,发现行李已经全部搬了下来,堆积在一起像座小山。

  “跑那么快干嘛!这会儿想着要行李啦?”同伴半开玩笑的说。

  “谢谢!你们四个太厉害了,把咱的行李全给搬下来了!吓得我们……”冯书科几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

  “美的你们!我们可没这能耐,多亏人家列车长想得的周到,提前安排列车员帮忙把行李早早移到门口并送了下来!”

  正是中午,列车已经远去!阳光透过玻璃直射在冯书科身上和她背后拖着的重重的行李箱上。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冯书科感到又险又累,但一想到老太太平安无事,冯书科觉着一切都是值得的。

  “医生嘛,治病救人责无旁贷、义不容辞!”冯书科心中禁止不自言自语道。(宋健)


编辑:张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