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大河网读书|《回首一笑七十年》:“一代侠女”郑佩佩郑州讲述香港影坛风云变迁

2017年07月10日18:13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 莫韶华 实习生 岳文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已无多;匆匆已过萧瑟处,莞尔一笑七十年。7月9日晚,“一代侠女”郑佩佩携新书在郑州“纸的时代”书店与读者见面。台上的郑佩佩年过古稀,但言谈中温婉而不失笃定,谈及岁月往事依然流露出一丝英气。

  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她是《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华夫人”,是《卧虎藏龙》中的“碧眼狐狸”,而对于更资深的影迷来说,郑佩佩的影坛辉煌,还在更久远的20世纪60年代。1966年,她被导演胡金铨慧眼识中,出演中国第一部新派武侠电影《大醉侠》,之后又先后主演武侠片《金燕子》《玉罗刹》。因其扮演的侠女深入人心,郑佩佩被誉为“香港武侠皇后”“银幕第一打女”“影坛一代侠女”。

  

  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

  郑佩佩在书封上这样解释她出书的意义,“当我走过这些日子,我从未在意过,然而,当我提起笔,要把这些往事写下来时才发现‘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采访中,郑佩佩感慨,“我们扮上装演的是戏中人,卸了妆又演回自己。霎时间,哪个是戏中的我,哪个是我演的戏?我宁可是演戏中人,戏演完了,卸了装,便可以对戏中人不负任何责任。最可怕的是曲终人散,才发现原来那不是一场戏,我要对自己演过的、做过的一切都负起责任。”“虽然我因为‘华夫人’这个角色而被大家所熟知,但我更喜欢电影《卧虎藏龙》里的‘碧眼狐狸’,因为有这个戏,我才有机会去到国际上。”现在研究佛法的郑佩佩一生跌宕起伏,却从未怨天尤人,相反的是“知恩图报”,相信事在人为,“我是很幸运的,在每个阶段都有能让观众记住的作品。我自认比较像《杨门女将》里的佘太君,我希望自己能像她一样百岁挂帅,不畏出征。”

  至今仍在拼命工作的她出生于上海,很早就成名于香港影坛,旋即远赴美国为人妻、人母,后又回到香港和她的出生地上海,奔波于世界各地,参与了近百部海内外影视剧和舞台剧的演出。本书即为读者呈现出一个真实的、令人钦佩的郑佩佩。

  

  铅华洗尽 笑看影坛风云

  《回首一笑七十年》完整记录了郑佩佩七十年的人生经历。从出生、童年、演戏、婚姻,到重出江湖。在书中,郑佩佩还以第一视角讲述了香港影坛逾半个世纪的流年史记,不仅有胡金铨、李翰祥、林黛等上世纪华语影坛重要人物的第一手资料,还有成龙周星驰、巩俐、章子怡等当红影视明星戏里戏外的故事。

  大陆的观众认识郑佩佩,很多是从《唐伯虎点秋香》开始的,多半是错过了她的花样年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郑佩佩是众多经典武侠剧的女一号,作为邵氏“第一打女”,郑佩佩多次与胡金铨、张彻、罗维等一代大导演合作,并成为邵氏武侠片的一姐。书中,郑佩佩深情回忆了“在邵氏的那些年”。今时今日,借由她的眼光回看半世纪前香港影坛的青春儿女,有群芳飘散,有神采飞扬,有侠骨柔肠,有肝胆相照,不变的,倒是论资排辈的“江湖规矩”。岳枫是“老爷”,邹文怀、罗维是叔叔,胡金铨是恩师,海报挂名的先后次序,歌星与影星的区分,疆界分明。走马灯般的人物出现又退场,似乎已定格成了江湖本身。

  专栏作家甘鹏这样评价这本书,“这是任何文史资料都编不出的香港影坛流年史记!佩佩姐以亲历者的身份,以小我视角,记录影坛风云,背后却是中国的大时代变迁。”

  

  生活不易 事在人为

  除去做武侠女星的短暂高光时刻,郑佩佩的大部分人生里,是艰苦的、颠沛流离的。郑佩佩从小失去父亲,身为长姐,她必须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哪怕到了香港邵氏,也是长期和外婆一起在宿舍相依为命。婚后她与丈夫远赴美国洛杉矶生活,一边照顾四个孩子,一边教人跳舞,还开了自己的电视台。婚姻破裂后,电视台的状况也岌岌可危,很长时间内这位昔日武侠明星需要为家里开销而发愁。这本书中的大量篇幅,便展现了她如何化解这些困境。

  郑佩佩谈及生活说,“每个人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婚姻对我来说是痛苦的,但正因为这样,才让我认清了自己。痛苦的根源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接受另一半,其实婚姻最重要的不是包容,而是接受。没有人可以做到十全十美,不管好的坏的,都是一种修行。”

  不骄不躁,默默潜行。郑佩佩知道机会只青睐有准备的人,但是有时候需要我们“不要前思后想”,很多成功是奋不顾身换来的。她深信导演岳枫跟她说的明星与演员的区别,她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明星不会做到七十岁,但七十岁还是一个演员却是有可能的。”

编辑:郭同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