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2017年07月13日08:13来源:广州日报

   7月8日,鼓浪屿凭借“历史国际社区”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加上同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可可西里,至此我国拥有的世界遗产总数已列世界首位。是谁,在为申遗成功默默努力?近日,广州日报记者采访了两地申遗的幕后功臣们。

  49岁的吴永奇是山西大同人,但他却在被誉为“海上花园”“万国建筑博物馆”的鼓浪屿住了整整17年。从31岁至今,这座与厦门隔着不到600米,方圆不到2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了他的家和精神支柱。并不是科班出身的他,靠着自费研究和自学成才,成为鼓浪屿上知名的“活百科”与历史民俗专家,他也是鼓浪屿官方申遗片的制作人。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阳(除署名外)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鼓浪屿位于福建省厦门市。中新社记者 王东明 摄

   7月8日,厦门,气温超过30℃。被大海温柔环抱着的鼓浪屿,鲜花盛开,绿树成荫,一栋栋精致的老别墅、古建筑点缀其中。吴永奇的脸上,黄豆大的汗珠正顺着面颊流下,已湿透衣襟,作为现场主讲嘉宾,他加入了两场网络直播。

   申遗成功日成直播“网红”

   当天,吴永奇带领着成千上万的网友,边等待申遗消息,边在鼓浪屿上走了两条不同的申遗历史文化线路:黄氏小宗、黄荣远堂、菽庄花园、廖家别墅(林语堂旧居)、日本领事馆旧址、协和礼拜堂……在他鲜活翔实的“讲古”中,这些地名变成了鲜活的故事。

   黄氏小宗原本是鼓浪屿上黄氏家族分支的小祠堂,在普通人看来,这个不到600平方米,有着泉州祠堂式样的小院落,建筑颜值平平,但在吴永奇的讲解中,这却是整个鼓浪屿中外文化交往历史的起点。“这是西医登入中国的第一站。”吴永奇说。

   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这是吴永奇49年人生中的第一次网络直播,当天晚上11点多,波兰传来消息,鼓浪屿申遗成功。但吴永奇的任务并没有结束。又有一家中央媒体找到他,希望他第二天继续当网络主讲嘉宾,介绍鼓浪屿到底美在哪里。

   吴永奇先认真地带着主持人提前“踩点”,与对方沟通交流,一直走到7月9日凌晨1点多。回家后,吴永奇还兴奋得睡不着,因为他是鼓浪屿申遗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并为之工作了5年。他认为近20年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参与了申遗。

   吴永奇形容在他的脑海里,就好像一个中药铺的许多格子,鼓浪屿的历史故事都在其中,可以按时间、建筑、人物来不同分类,需要时再来提取。单单一个小主题,即使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这是一辈子的研究。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7月9日,鼓浪屿街头挂起了祝贺彩带,庆祝申遗成功。 张斌 摄

   申遗目的就是保护古建

   在8年多的申遗过程中,吴永奇有5年在鼓浪屿申遗办工作。2008年,鼓浪屿启动申遗工作,当年年底申遗办成立,吴永奇在2012年年初才加入,当时是申遗办的第6名工作人员。

   吴永奇担任鼓浪屿官方申遗宣传片的制片人。鼓浪屿有近千栋历史建筑,申遗成功后,为什么申遗的只有51组代表性的历史建筑?他说,经过和北京文本团队的充分沟通和交流,作为国际历史社区,代表性的历史建筑要立体化,比如说小学、警察署、领事馆、洋行公司、戏院、医院、住宅、体育场等,选择上体现社区的功能性。其次是体现中西融合的文化,包括华侨文化、闽南本地传统文化、东南亚文化、西方文化。

   而一些像美园、船屋等保护得特别好的历史建筑并没有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一些亟待拯救的历史建筑则成为核心要素。吴永奇解释,“申遗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房子破才需要列入保护,而一些维护得好,有家族住到第4代、5代的私宅,就不需要这种保护。”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鸟瞰鼓浪屿。 王东明 摄

   联合国专家“少拍局部”

   2015年,国家文物局发出函告原则同意推荐“鼓浪屿”作为中国2017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吴永奇记得,是他与同事一起把一式6份、一份重达几斤的鼓浪屿“申遗报告书”拎进了国家文物局办公室,沉甸甸地“就像拎了两大桶水”。

   2016年10月,申遗评审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ICOMOS”专家来鼓浪屿实地考察,有心的吴永奇特意请人观察,看专家们在哪些老建筑的哪个局部拍照多。

   “拍照多就是不满意的地方,需要整改的地方多”。结果,吴永奇连续几天陆续得到的消息是,专家们几乎没怎么拍局部照片。

   吴永奇说,当时他高兴坏了,心想鼓浪屿申遗成功应该没技术问题了。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俯拍的鼓浪屿一角。 张斌 摄

   痴迷听老人口述历史

   吴永奇和鼓浪屿的缘分十分奇特。不到30岁时他去了北京的一家文创企业,当时公司开办了一间私营股份制的博物馆。两年后,31岁的吴永奇被这家公司派驻到其在鼓浪屿的私人博物馆当馆长。

   两年后,博物馆关闭,吴永奇却选择留在了鼓浪屿。他靠之前的存款养活自己,还把女儿从老家带到鼓浪屿上小学。在岛上住了5年多,他专门研究鼓浪屿的历史、民俗。为了听到最本土的历史,那段时间他甚至会专门参加岛上老先生、老太太每周六的聚会,借着聚会,听老人口述历史。他看过的鼓浪屿老照片多达4000多张。

   不会说闽南话的他,为了能取得岛上老居民的更多信任,甚至会专门跑到自己感兴趣的历史家族旁边,跟人家做邻居。和邻居熟悉了之后,他除了采访到家族故事,还看到这些邻居们收藏的明代、清代、近代老房契、地契。

   独家指引鼓浪屿“三绝”

   此后,吴永奇因为自己对文化研究的兴趣进入了鼓浪屿风景区工作,他不仅知道古建,也和岛上著名店面“张三疯”“赵小姐”的老板是朋友,知道他们的创业历程。

   朋友登岛,都爱问他好玩又隐秘的旅游点。在岛上住了17年的他,心中有三个秘密场所,只是都需要十五月圆时趁着月色去:其一是在祈祷岩上看如镜的海面;其二是皓月园里听声如“鼓浪”的海潮;其三是在菽庄花园里的渡月亭喝酒饮茶,看天上的月亮和海水里的月亮。

鼓浪屿申遗幕后功臣:两平方公里 征服全世界

美丽的鼓浪屿吸引了许多情侣前来拍摄婚纱照,也将鼓浪屿变成爱的小岛。 张斌 摄

   申遗“洋顾问”: 不到两平方公里

   世上最富有最有天才

   潘威廉,知名美籍教授,任职厦门大学,是鼓浪屿首批15名申遗顾问之一。今年61岁的潘威廉,在中国度过了大半生,在厦门居住超过30年。1988年就带着太太、儿子一起去鼓浪屿,并被岛上的历史文化吸引,此后30年,住在厦门大学的他常常会去鼓浪屿。他撰写并编辑过多本介绍鼓浪屿的中英文图书,也视郑成功为心中的偶像。

   他说,虽然住了大半辈子还是常被人当作老外,但他希望有生之年,都能留在厦门,直至终老。

   最喜欢救世医院

   广州日报:你怎么看鼓浪屿申遗成功?

   潘威廉: 在我看来,鼓浪屿成为世界文化遗产非常重要,这是承认我们厦门几百年的历史和遗产。一百年前,就有西方作者说鼓浪屿是当时全世界最富有的两平方公里。因为当时全中国只有鼓浪屿,能达到中西方文化的和谐交流。

   广州日报:鼓浪屿上你最喜欢的历史建筑是什么?

   潘威廉:救世医院院区旧址,由出生于荷兰的美国医生郁约翰 (John Otte)申请创办,郁约翰还是鼓浪屿上很多建筑的设计者。由于诊疗费用相当低廉,前来看病的患者多半来自厦门周边乡下。1910年,郁约翰在施治鼠疫肺炎病人时被感染,一周后去世。临终时郁约翰神志清楚,还用闽南话口述遗言。

   最佩服郑成功

   广州日报:鼓浪屿出了很多历史名人,你喜欢哪一个?

   潘威廉:鼓浪屿有很多名人,中国妇产科最杰出名医林巧稚、中国现代体育之父马约翰、热带病学之父梅森、汉语拼音文字首倡者卢戆章,但我最喜欢的历史英雄是郑成功。

   正是以鼓浪屿为起点,在郑成功时代,厦门港不仅成为中国重要的外贸港口,他还成功收复台湾。

   它影响着中国和世界

   广州日报:作为时常登上鼓浪屿的“老厦门”,你怎么和外国朋友介绍鼓浪屿?

   潘威廉:我带他们到鼓浪屿的美国领事馆、救世医院、龙头路、福建路的老别墅。我也会给他们讲鼓浪屿的教育历史——二十所学校在弹丸小岛上,却出了马约翰、林巧稚等名人。鼓浪屿不只是最富有的还是最有天才的两平方公里,影响中国和世界。

   广州日报:作为申遗顾问的你怎么看自己对申遗工作的帮助?

   潘威廉: 有机会作为文化交流使者,帮助厦门推荐鼓浪屿我很高兴,也骄傲。我在中国居住的这三十年发现中国人越来越了解世界,但世界还不是很了解中国。我们必须像100年前鼓浪屿上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一样——和平合作,互助发展。所以鼓浪屿不只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不仅是历史的,也是未来的。

编辑:祝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