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NBA球员改名字的那些事儿 有人改叫樱木入籍日本

2017年07月16日10:57来源:腾讯体育

关于NBA球员名字的故事众多,有些球员的名字长到记分牌都无法显示,有些球员的名字只是父母随手取的食物名字,还有球员在住酒店时为了避免骚扰而使用别人的名字登记。

说了这么多,那么NBA球星就没有看自己名字不顺眼,而打算改名的吗?

还真有这样的人。而改名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些改过名字的NBA球星。

NBA球员改名字的那些事儿 有人改叫樱木入籍日本

奥拉朱旺和贾巴尔都改过名字

美国改名字并非易事

在中国,想要更改身份证上面的名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成年人来说,除非有足够正当的理由,否则很少能够进行改名。而在美国进行改名相对要更自由一些,但是要想真正更改自己的名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少人都知道女生在嫁人之后可以改姓,不过这并不是必须的事情,而是自愿行为。而对于其他美国人来说,要更改名字就需要走一个冗长的程序。

简单来说,首先需要去所在地的专门网站上下载更换名字的申请表,填写完毕之后去最近的州立最高法院提交。这里的收费不菲,以加州为例,要交435美元。法院会指定一个听证的日期和时间,一般需要等待几个月。

同时,法院会提供一个符合条件的本地报纸列表,申请人需要选择其中一家报纸,刊登更名启事四周。同样以加州为例,收费需要200-1000美元不等。在刊登完成后,报社会提供一份宣誓书。该证明文件一式两份,一份寄给法院,一份寄给申请人。

做完上面的一切,就可以等着出席听证会了,听证会结束之后法官会签署好同意更名的判决文件。以加州为例,一份文件的价格是25美元。拿到判决书之后,到当地的社会保障中心去更改社保卡上的姓名,并去更改驾照上的姓名,银行姓名记录,信用卡,手机等一系列的事情。

从上面不难发现,在美国改名字不仅等待时间漫长,步骤繁琐,而且还需要缴纳不少的金钱。虽然这些钱对于NBA球星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谁也不会没事闲着去改名字玩。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改过名字的NBA球员。

宗教信仰是改名主因

在NBA比较有名的一些更名球员中,因为宗教原因而改变自己姓名的球员占了绝大多数。在因为宗教原因而改名的球员中,最著名的早期案例无疑是我们熟知的贾巴尔了。在效力于雄鹿期间,贾巴尔的名字叫卢-阿尔辛多(Lew Alcindor)。但是由于他信奉伊斯兰教,所以年轻的阿尔辛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卡里姆-阿卜杜尔-贾巴尔,一个极具伊斯兰宗教色彩的名字。时至今日,可能说起阿尔辛多来很多人并不知道是谁,但是说起大名鼎鼎的天勾贾巴尔,却是家喻户晓。

接下来的一位同样是NBA历史上的超级中锋。帮助火箭拿到两个总冠军的奥拉朱旺,原名叫做黑肯-奥拉朱旺。不过由于信仰伊斯兰教,奥拉朱旺在1991年将自己的名字从黑肯-奥拉朱旺改为哈基姆-奥拉朱旺,展现自己对宗教的虔诚。同样是出于宗教信仰,奥拉朱旺不愿在丰田中心外设立自己的铜像,最后只是设了一件奥拉朱旺球衣的铜像。不过这次改名对于中国球迷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不管是黑肯还是哈基姆,我们对大梦的称呼一般也只是奥拉朱旺而已。

另外一名因宗教而改名的球员在2016年的时候还被菲尔-杰克逊拿出来和斯蒂芬-库里比较,引起球迷一片哗然。

原名克里斯-约翰逊的他,在自己职业生涯第三个赛季开始前,因为自己对伊斯兰教的信仰,而将姓名改为穆罕默德-阿卜杜尔-拉乌夫。拉乌夫至今还保持着职业生涯罚球超过1000次的球员中最高的罚球命中率纪录,他职业生涯罚球1161次,命中1051球,命中率高达90.5%。不过拉乌夫的出名并非因为改名或是罚球,更不是因为当年《体育画报》将他称为下一个马拉维奇,而是拉乌夫在1996年的一场比赛前,对演奏美国国歌的仪式提出了质疑。这个事件马上成为了国际问题,不过最后拉乌夫和NBA方面达成妥协,拉乌夫被允许在演奏美国国歌时进行祷告。

曾经效力于国王的塔里克-阿卜杜尔-瓦哈德,同样也是因为信仰伊斯兰教而更改的姓名。其实瓦哈德本来是法国人,他的原名叫奥利维尔-迈克尔-圣-让(Olivier Michael Saint-Jean)。不过这位仁兄比起上面几位来,既没有知名度,也没有出色战绩,更没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儿,估计知道的人也不会太多。

他们完全将名字当儿戏

上面几位球员因为宗教信仰而更改姓名的行为还能让人理解,可下面要说的几名球员就完全是将自己的姓名当成儿戏。

说到乱改名字,最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的还是慈世平了。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前半段,我们熟知的是那个撞断乔丹肋骨,球风粗野,一手制造奥本山宫暴乱的罗恩-阿泰斯特。可能当时的阿泰斯特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也有可能是为自己急剧下滑的人气稍做挽回,2011年8月,阿泰斯特正式更名为慈世平(Metta World Peace),美国法院连这种名字都能通过,真是让人感叹万千。

不过慈世平这个名字差点在启用两三年之后就夭折,2014年的时候,来到CBA打球的慈世平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宣布,他要改名为熊猫之友(The Pandas Friend)。幸好慈世平并没在CBA打多久,这次改名计划最终没有能够实现。

无独有偶,慈世平这种到了一个新的国家打球就靠改名来讨好当地球迷的做法,还真不是独一份。曾经效力于孟菲斯灰熊的J.R.亨德森,在日本联赛叱咤风云,为了加入日本国家队打球,亨德森将自己的名字改为J.R.樱木。只可惜当时亨德森年纪已经不小,在2007年正式归化的时候已经36岁。随后在2007年的24届亚锦赛上,亨德森场均11.9分,7.1个篮板和2.4次助攻。但是在那之后,樱木主要也就是在日本篮球联赛中出出风头了。说个题外话,J.R.樱木最喜欢的女艺人是苍井空。

NBA球员改名字的那些事儿 有人改叫樱木入籍日本

J.R.樱木

可能叫J.R的人对自己的名字都比较不满,如今效力于骑士的J.R.史密斯,也曾经想要更改自己的名字。2009年的时候,J.R.史密斯想要将自己在球衣上的名字改为厄尔-史密斯。其实严格说来这并不算改名,因为J.R.史密斯的名字全称就叫做厄尔-约瑟夫-J.R.史密斯三世,他想要改的也只是自己在球衣上的名字而已。在那个赛季开始前,J.R.史密斯已经和队友比卢普斯谈妥,将身穿5号球衣,1号球衣则归比卢普斯所有,也许他想要在新球衣上使用新名字,于是在2009-2010赛季开始前也提交了更改名字的申请。不过仅仅宣布改名八个小时之后,J.R.史密斯又将名字改了回来,据他自己说是因为改名而受到很多的争议,至于情况到底如何,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够知道了。

对于上面这几位球员来说,名字不仅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反而成为他们讨好球迷的一种方式。好在NBA中这样的球员并不多,否则NBA真的就要面目全非了。

一个悲伤的改名故事

最后要说的这个改名的球员,也许很多人都已经不熟悉,但是关注公牛和迈克尔-乔丹当年六冠王伟业的球迷,看到这张脸应该会觉得眼熟。

当我们打开1996-1997赛季公牛的球员列表时(数据来源于basketball-reference),大多数的球员都耳熟能详,而有一个名字却让人觉得有些疑惑:拜森-戴利。卢克-朗利大家都知道,这个戴利又是何方神圣呢?

事实上,他当年在公牛打球时的名字并不叫拜森-戴利,而是叫布莱恩-威廉姆斯。

NBA球员改名字的那些事儿 有人改叫樱木入籍日本

布莱恩-威廉姆斯

没错,就是那个篮下的悍将,那个在1996-1997赛季最后关头加入公牛,只打了9场常规赛,最后却和公牛一起拿到总冠军的内线悍将。更为关键的是,他的总冠军并非靠抱大腿获得,那年季后赛中,威廉姆斯场均6.1分,3.7篮板,1.0抢断,命中率48.1%,作为板凳上的重要力量之一,在公牛夺冠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那个赛季结束后,活塞为威廉姆斯送上一份7年4500万美元的大合同。在效力活塞的第一个赛季,威廉姆斯场均16.2分,8.9篮板,1.2助攻,0.9抢断,0.7盖帽,命中率高达51.1%,表现相当不俗。但是到了1998-1999赛季,威廉姆斯突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拜森-戴利(Bison Dele),表现也急剧下滑。打完这个赛季后,戴利宣布退役,并且取消了和活塞剩余的5年3600万美元的合同。

理由很简单:和活塞管理层合不来。

他放弃了3600万美元的金钱,放弃了NBA万人瞩目的身份,放弃了本来可能拥有的大好前途,用拜森-戴利的话来说,他要去旅游和冒险,寻求生命的意义。

2002年七月份,戴利和他的女友萨拉娜-卡兰、游艇船长赛尔杜以及他的哥哥凯文-威廉姆斯一起坐游艇出海。而当游艇到达太平洋塔希提岛的时候,船上只有凯文-威廉姆斯一个人。事后戴利的哥哥被捕,而众多证据表明,凯文-威廉姆斯杀害了同行的其余三人。但是随着凯文在2002年9月自杀于加州的一家医院,真相已经永远无法得知,戴利的尸体也永远不可能再被找到。这起案件,堪称NBA历史上最大的悬案之一。

对于球迷来说,虽然他已经将名字改为拜森-戴利。但是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仍然是那个公牛的18号:

布莱恩-威廉姆斯。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