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重译“晚清小红楼梦”周公度携《浮生六记》谈沈复夫妇的绝美情书

2017年07月16日17:10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记者 莫韶华 实习生 岳文卓 王梅杰)“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7月15日下午,《浮生六记》的译者周公度在郑州“纸的时代”书店开展读书分享会,与对讲嘉宾青青就《浮生六记》进行深入探讨。

  《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人沈复著于嘉庆十三年的自传体散文,是沈复写给妻子芸娘的绝美情书,更是中国古典文学的唯美经典。《浮生六记》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院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问世至今,流传百年。

  青青说,周公度的诗歌是一个特别有童心、有诗意、有古典情怀的东西,正是因为这份古典情怀,在翻译《浮生六记》期间,周公度在沈复夫妇曾经住过的地方居住了大约半年时间,他用细腻的情感把握住了这对夫妻典雅的生活情趣,还原了他们两人的生活状态。“写这个之前有一个参考就是阿城的《威尼斯日记》,阿城在写这本书时跑到威尼斯住了很久,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当在一个城市住下来时,所有生活方式和习惯都是倾向于这个地方的。”

  

  《浮生六记》是近年来被翻译版本最多的一本随笔集,从2000年到现在大概有15个版本,它之所以能在这个时代成为文化届的一本畅销书,正是因为它的日常性和真实性,沈复在写这些往事时是真实和诚恳的,他掩去了自己的才华,也放弃了使用写作时的华丽词藻,反而转以“真”来书写这些故事,真诚的表达了自己的情感,同时赋予了这本书不一样的灵魂。

  作为一个诗人,周公度在谈论“真”时说,诗歌的创作如果说有什么秘诀的话,那就是“真”,绘画和书法也是如此。

  

  林语堂说,“陈芸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人”。在之前的很多书里,少有人对女性的态度是尊重的,但在《浮生六记》里沈复是以赞美欣赏和怜惜的态度对待女性,他对陈芸的态度反而像一个民国后丈夫对妻子的态度。

  周公度提到芸娘非要为沈复娶妾的片段时说,沈复没有将家庭关系处理好,在他的一生中,他只和自己的妻子芸娘处理好了关系。陈芸与公婆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因为她真实又有特性,还带上了一些当代人的特征。

  周公度在翻译芸娘故亡的部分时因为“入戏”太深而多次流泪。

  但对于这本“绝世情书”,周公度认为,沈复作为男性,他没有让自己的妻子过上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让自己的儿女享受到幸福的生活,沈复是一个很棒的失败者,在这本书里他没有给出任何允诺。这本书是沈复的情感忏悔小记,关于芸娘提议拿活虫做标本的片段,他说:“在之前做了芸娘温婉形象的铺垫后,突然看到这个细节,是有一点失落的。但这也恰恰说明了这个人的真实性。”

  芸娘和沈复的生活是真正的夫妻的生活,他们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两人恩爱默契。女性读者在看这本书时可能会有很多体会,这本书带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感觉是,有一颗很自责的心在这本书里穿行着。在沈复后来过上比较好的日子时,他带着愧疚之心多次表达了对芸娘的怀念,愧疚于自己没有为她带来好的生活。

  4


  书中不仅写了两人的夫妻生活,还写了园林插画和艺术。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的,才使生活变得更加有趣。正因为沈复有了这种修养,他的生活和爱情被写出来时才能得到大家的喜爱。

  在苏州住的三个多月期间,那里的园艺师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女性的园艺师对园艺的理解远远超过男性。对美的判断,男性需要下很大的功夫,而女性不需要做什么努力就可以。在这本书里,芸娘只读过一些书,但他和沈复对事情的思考和判断不相上下”,这个细节引起了周公度的思考,他说:“女性的写作是缺少功利性的,是值得赞赏的”。

  周公度很赞成男性早一点结婚,“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只想跟他在一起,中年时的喜欢就有了欲望,就变得贪婪了。结婚之后,爱是藏在日常之中的,年轻时的爱情更值得信任。如果结了婚之后还在写爱情诗,那这个感情是有点让人怀疑的。”

  一百四十年来,不止一位学者赞誉《浮生六记》为“晚清小红楼梦”,从沈复对女性的态度、地方风物的惜爱、植物山石的用心、古代典籍的取舍、寺庙僧人的利益方面,无不情深而近之,只是结构不如《红楼梦》繁复、庞大。《红楼梦》是富丽堂皇的,有着大家气息,但《浮生六记》有着《红楼梦》没有的民间性和真实性。

  提及未来写作的规划,周公度说,“我以前从来没有给自己定位成畅销书作家,写这本书有很大的机缘,这本书对我的启发很多,但也打破了我写《诗经》的计划,我希望能把自己所译的诗经与其他译本区分开来。计划每年写一本童话,想写一本长篇小说。”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