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乌鸡、水獭、白蛇号称“西湖三大怪” 原因何在

2017年07月27日07:39来源:钱江晚报

今夏,由“天下霸唱”作品改编的两部鬼吹灯系列网剧,在腾讯和爱奇艺两个视频平台打起了擂台。一部是由王大陆和金晨主演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另一部是阮经天、徐璐挑大梁的《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不过,《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才播出6集,5.8的豆瓣评分就远远超过了已播出10集但豆瓣评分只有2.8的《牧野诡事》。甚至更多网友觉得,要不是阮经天的台湾口音让人出戏,《黄皮子坟》起码该有7分以上,毕竟这是管虎执导的首部网剧。

管虎拍网剧,是让人有点惊讶的,毕竟他最早是文艺片导演,后来从电影圈进了电视圈,在电视剧圈风生水起的时候,又折回了电影圈,拍了《老炮儿》等,都是厚重的片子。

这次,管虎拍的《黄皮子坟》,改编自《鬼吹灯》第二部第一卷,讲的是上世纪60年代,年轻的胡八一和王胖子下乡插队当知青时的一段探险经历。

虽然是天马行空的题材,但从前几集来看,管虎不算跑调,片子拍出了电影的质感,还有很强的年代感、地域感。特别是前几集的核心,也就是俗称黄皮子的黄鼠狼,比人还抢戏,连带剧中“东北五大仙”之说的情节,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好奇——民间真有“五大仙”之说吗?为什么是这5种动物被列为“大仙”?

相关民俗解答在本报新闻客户端“浙江24小时”上发布后,浙江的网友又问了:这北方的大仙,和我们南方的一样么?背后又有怎样的民间故事和历史渊源?

就此,钱报记者采访了《海怪简史》、《渔具列传》的作者盛文强。

东北传说有五仙

西湖也有三大怪

《黄皮子坟》第三集里,胡八一去找黄皮子,见到一位老汉,听见他提到“胡柳白灰黄”。燕子解释:“胡”是狐狸,“柳”是蛇,“白”是刺猬,“灰”是老鼠,“黄”就是黄鼠狼,这是老一辈人说的“东北五大仙”。

胡八一和王胖子上山抓黄鼠狼,村里人都拦着不让去,怕冲撞“黄大仙”,传说它会“摄魂”,让人产生幻觉,然后自相残杀。

盛文强说,“五大仙”最早应该就是指“五通神”。五通神的原身,是五种不同的动物,至于是哪五种,盛文强说,说法不一,也有和五大仙重合的,“但它们都是民间传说中的邪神,比如黄鼠狼、狐仙,这跟自身的动物属性有关,善于害人、惑人,带来灾难。”

任何民间传说,总不是空穴来风的。那么,它的渊源在哪里?

盛文强说,首先看信仰的原产地,也就是环境,必然是动物非常多的地方,这是民间故事的基础。

我们就说杭州吧。

明朝有个话本叫《清平山堂话本》,里面有篇《西湖三塔记》,说西湖有三座塔,后来镇住了三个妖怪:乌鸡、水獭、白蛇。有一位年轻的书生被这三个妖怪迷惑了,书生名叫奚宣赞。

这个名字,读起来是不是很像许仙?奚宣赞后来讹传成了许仙。没错,这就是《白蛇传》的由来。

那么,“西湖三大怪”为什么会是乌鸡、水獭、白蛇?这就跟西湖所处的江南地区潮湿、近水的地域环境有关了。

比如水獭,肯定生活在近水之处。所以,獭成精的民间传说也很多,在江南的民间形象类似于在北方的黄鼠狼。

蛇更加不用解释了,那么乌鸡呢?盛文强说,乌鸡多产于江浙,鸡在古代又有煞神的形象,记录天下妖怪的《白泽图》中就有鸡妖作怪的条目,认为鸡老则为魅,“老鸡可以化形为赤身白头的妖怪,半夜里呼叫家中少妇的名字,可见不是什么好鸟。”

而这些民间传说,在考古中也有印证。浙江省博物馆藏有一面西汉四虺镜,虺,就是毒蛇。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刘未,在他的微信公号“鸡冠壶”里,写过一篇《入墓神杀》,其中有一段曾经讲到江浙宋墓:“桐庐象桥山所见即属特例之一。其左、中两室各有陶俑一组,于东西两侧壁龛中置文官俑(十二时神),于地龛中置幞头俑(蒿里老人)及人首蛇身俑(地轴)。”

地轴,也就是人首蛇身俑,用以沟通阴间;蛇缠龟,即玄武,也常见于墓室,表示方位。

黄鼠狼到了南方

就当不了老大了

所以,东北五大仙和西湖三大怪同理。

在东北,黄鼠狼、刺猬多,和当地山区、林地密切相关。“那些地方特别适宜动物生长,把它们养得又肥又壮,好像要成精的感觉。”

比如,人们最好奇的是,为什么可爱的小刺猬,会被列入“东北五大仙”呢?

盛文强说,关于刺猬这位大仙,这个民间故事的生发思维是这样的——

有一个人在山中赶路,看见小刺猬在草丛来回窜。东北密林非常容易迷路,他跟着小刺猬,不知不觉就在丛林中迷路了,然后一看,刺猬不见了。

“这就能附绘出很多美丽的传说故事,在某个契机之下,传来传去,就觉得这个刺猬有灵性了。”

而从民间的视野来看,人们认为和五大仙相处得好,能避祸谋利,“这体现了人的圆滑世故,也见证了古人对鬼神的信仰和观念完全是实用主义。”

那么,有人要问了,为什么在北方人人皆知的黄大仙,在南方反而不怎么成气候?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动物也一样。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和各自生长的土地相互契合。按照《周礼》和《周易》的说法,无论是动物身上的花纹,还是动物的生理特点,都与土地的性质分不开,动物就其本性而言,不会越出自己的天性栖息地。于是,人、动物和土地,就构成了地域性的整体。

《古代中国的动物与灵异》一书里提到,古代中国自然哲学有个观念,认为不同地区受不同的“气”支配。所以,大家相信风土人情、动物习性都是由地域性的“气”产生的,甚至“土气”对动物的影响不限于形体和本性,还左右了精神气质,动物行为和其所属地域息息相关。

盛文强说,这就是黄鼠狼到了江浙,成不了“大仙”的原因所在——动物各有各的地域和势力范围嘛。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刺猬是作为东北当地“特产”出现的;但是到了盛文强的老家青岛,海参精的名气就远远超过了刺猬。小孩不听话,大人就吓唬说,要扔给海参精,这是当地的地方信仰,其他地方的人理解起来就有困难了。

所以,说到底,民间的传说来源于人的生活,也映射了人世的一些看法。

(本报记者 马黎 感谢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对本文的支持)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