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内乡县宝天曼退伍军人护林员:每天用青春谱写绿色华章

2017年08月02日09:59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在宝天曼自然保护区有这样一群退伍军人,他们没有感天动地的豪言壮语,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有整天与山为伴,与树为伍的单调和寂寞,但他们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守在大山深处,每天重复着相同而简单的工作,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开辟了一条条坚实的巡护之路,守卫着一片片浩瀚的绿色圣地。他们选择了护林这个普普通通的职业,但他们又是伟大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们能够坚守清贫、寂寞与平凡……

  挚爱选择护林岗位

  这一群人很少有人会留意他们的身影和行踪,但他们在护林员这个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用自己的辛勤与汗水守护着宝天曼这片森林的安宁。他们就是一群80后的退伍军人:于博、李淞、樊小康……少了同龄人生活的繁华和惬意,多了一份对森林的挚爱之情。因为他们的热爱和机缘,退伍时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宝天曼,走上了一条与林木为伍、与山水作伴的护林之路。

  一套湛蓝色的工作服、一双军绿迷彩行军鞋、一个米黄色的背包、一个简单的卡片相机、一根简单的木棍拐杖……,行军背包里装上望远镜、干粮和水,这就是宝天曼保护区护林员野外巡护的全部行头。

  清晨忙碌的一天开始了,大家匆匆吃过早饭,整装待发。站长于博带领几位年轻同志,驾车行驶5公里,来到保护区大石窑林区,开始了一天巡护。大石窑林区与葛条爬村相距不远,此处人员活动频繁,当地村民护林防火意识淡薄,有上山出坡的习惯,附近集体林还有两处非法开采矿场,又与宝天曼生态旅游区相邻,巡护难度可想而知。难度越大,隐患就越大,保护区内时常有村民进入偷挖药材和山野菜,时常有外来人员出入林区,对资源安全和森林防火造成巨大的压力,因此,日常巡护至关重要。

  进村入户防火宣传

  来到大石窑首先对村民进行走访宣传,大石窑组有20余户70多口常住人口,不要小看对村民的礼貌搭讪,那是跟他们建立感情的第一步,只有和他们打成一片,才能更好的对他们进行有效宣传,他们才能了解护林工作的不易。这里大多数人是体谅和支持我们工作的,还和保护站建立了义务联防关系,日常活动不越过保护区边界,而且还劝阻制止他人进入,特别是每年森林防火紧要期,村民们更加注重防火,为保护区当起了义务宣传员和情报员,山上只要一有火情,就会立即和保护站报告,组织人员和护林员一起上山扑火。因此,宝天曼也十分感谢保护区周边社区的村民,也十分乐意和他们交朋友,久而久之他们也成了保护区的亲密战友,和护林员并肩作战,一同守护这片森林!

  对村民们一顿嘘寒问暖拉讪之后,我们背上巡护的行头,开始踏上那条再也熟悉不过的小路,那是一条蜿蜒崎岖通往林区的山路,到保护区边界大概有3公里,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因为习惯,所以这段路走起来不算吃力。途经一个开矿点,这里是我们巡护监控的重点区域之一,因为距离保护区太近,外来人员较多,流动性较大,时常会因外来人员误入保护区,不当用火引起火情,所以存在极大隐患。每次到这里,护林员履行常规职责,不厌其烦地检查、盘问、登记人员,宣传教育护林防火,都会有不愉快发生,他们表面上看着很配合,但内心有些抵触,护林员前脚走,他们后脚就还会越过边界“误入保护区”,由于保护区护林员没有执法权,在他们违规开矿行为进行劝导制止时,与他们发生口角争执便是家常便饭。

  一次巡护时,发现有不法者在保护区林区寻找矿线,护林员依照保护区管理条例没收破坏了他们的开挖工具,他们不服说教,对护林员拳脚相向,打伤了站长于博及王晓等护林人员,但同志们忍受委屈,不惧暴力,齐心接力,把不法者驱逐出保护区,捍卫了保护区资源安全。

  用心守护森林资源

  过了矿点,很快就到了保护区边界,踏过界碑,眼前豁然开朗,茂密的森林,一棵棵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到处青苔遍布,古藤缠绕,朽木化泥,清泉汩叮......这就是宝天曼的原始森林!席地小憩,坐于青苔之上,手扶参天大树,仰首闭目,清风徐来,静听虫唱鸟鸣,深呼森林之气!一棵棵树木就是护林员的孩子,他们在静静的生长,联想到宝天曼几十年来一代一代护林人的伟大,他们用汗水辛勤浇灌这片土地,用心呵护这片森林,给后人留下一笔宝贵的绿色财富,年轻的护林员应该继承好、坚守好这片森林。想到此,刚刚所流的汗水,受到的委屈都抛之九霄云外,身上顿生力量,支撑着同志们继续前行……

  越过边界,才真正是保护区的管辖领地,这里野草棘荆、乱石悬崖、陡壑险滩遍布,这里本没有路,一代又一代的护林员走的多了,便创造了一条条棘荆之路、石崖之路、沟壑之路,这就是保护区的野外巡护之路。巡护路线有的10余公里、5—6公里、3—4公里不等,一条条蜿蜒通向林区深处,钩织成一张保护区野外巡护网络。

  大石窑林区迷糊沟这条算是最短的,路程大概有3公里多,巡护难度不算特别大,经过棘荆路段时,茂密的森林、潮湿的环境,滋生了许多伤人的野草和虫子,野草剌伤和虫蛇叮咬是常有的事。有一种会伤人的草叫蜂麻,全身布满了小刺,只要人经过草丛,就会被满身的小刺剌伤,剌伤处焦疼无比,十分难受;还有一种软体动物小虫---旱蚂蟥,它深藏于密林草丛中,只要有人经过草丛惊动它,它就会伸长身体瞬间黏到身上,等待时机摄吸人的血液,不疼不痒,待发现时,蚂蟥已吸饱血液,伤口处已是血流不止。被蚂蟥咬伤十分难受,因为它能分泌一种麻醉剂和血液抗凝固剂,使人麻痹不疼,感觉不到,而且伤口血流不止,血液必须把它分泌的抗凝固剂稀释后伤口才愈合,愈合后的伤口留有一小伤疤,遇阴雨天奇痒无比,能持续1年有余;叮人的还有各种野蜂,对蜂毒不过敏体质的人还好,只是肿疼一阵就好了,若对蜂毒过敏体质的人就麻烦了,轻者全身肿疼难忍,重者使人窒息而死;毒蛇都是惰性动物,一般蜷缩在一个地方不大好动,行走时只要注意脚底周围就能防止被伤,若被毒蛇咬伤是最可怕的事,处理不当,立刻会致人死亡。

  长期的野外巡护工作经验告诉护林员们,出发前背包里必须备上蛇药、风油精、白碱、创可贴等物,这些都是防备虫蛇叮咬的特效武器。一般在山林中巡护,都会准备一根木棍,遇到蜂麻会绕开走,为防蚂蝗腿上会扎上绷带,再涂上风油精,走路随时观察脚下,时刻用木棍搅动草丛,以防毒蛇袭击。虽然每次都准备充分,但有时还会有点小意外发生,不是被蜂叮就是被蚂蟥咬,十分辛苦。

  走野生动物之险路

  再往上爬就是乱石悬崖,在乱石上行走,两脚在石尖上跳跃,就如同在石尖上舞动芭蕾,身体左右摇摆,上下起伏,最后又稳健落地。遇到陡峭石壁,就蹲下身子趴着过去,遇到悬崖,就绕过去,这时一棵小树、一簇树根,就是救命稻草,必须双手抓牢它,顺着峭壁绕过去,才能登上顶峰,回头看简直使人后怕,一条羊肠小道,看上去似路非路在崖涧盘绕,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坠入万丈深渊,这是野猪、野羊必经之路,护林员们形象的称之为猪路、羊路。同志们经常沿猪路、羊路巡护到此,幸运时能看到野猪、野羊活动的踪迹,有时成群野猪受惊从护林员面前奔跑而下,气壮山河,蔚为壮观。

  山顶“野炊”救护幼鸟

  爬上山顶,是午餐的时间了,每人两块馍干、两根火腿肠、一个鸡蛋、一包咸菜、一瓶矿泉水就够同志们饱餐一顿了,虽说简单,但多时的劳累早已饥肠辘辘,吃起来还是蛮有滋味的。午餐后,在林间歇憩一会儿,间隙拿出望远镜再看看周围山头是否有异常情况发生,可领略宝天曼极顶美景,化石尖、宝天曼、姑娘楼……尽收眼底。午后返程,路经环翠河,河上有黑龙幢、白龙幢两条大瀑布,落差均有百十余米,下山之路必须从悬崖旁绕过两条瀑布趟过河流才行。河水清澈见底,看似很浅,却不好走,到处都是暗石险峭,虽是盛夏,但宝天曼的河水还是冰凉刺骨,这段路段可以说是最艰难的路,须手扶岸边岩石,眼看水中险峭,赤脚踏着水中冰冷刺骨的暗石倍加小心才行,通过时听着旁边震耳欲聋的瀑布声,水花四溅,简直让人心惊胆颤,必须屏住呼吸。若是山洪爆发,还需在此安营扎寨,忍冻挨饿,待洪水消去,才可通过。

  过了险滩,同志们才舒了一口气,庆幸安全通过。穿过一段密林,听到不远处树枝上有两只鸟儿“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叫声非常急促,经验告诉同志们,一定有情况,走近一看,果然是一只幼鸟从鸟窝里掉了下来,两只成鸟金叉在发出求救信号希望能搭救地上的幼鸟。于博连忙吩咐大家停止行进,自己慢慢走近幼鸟旁边,双手捧住小鸟,让小康爬上树枝,轻轻地把幼鸟放回了鸟巢中,这时金叉成鸟又“唧唧喳喳”展开优美的歌喉,唱着动听的歌曲感谢大家的帮助。大家都相视一笑,心中无限喜悦欢欣,这是今天干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夕阳西下,大家唱起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愉快的歌声掩去了满身的疲惫,满载收获高兴回归“营地”。(生俊东  房会普)

编辑:张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