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大河网·深读365】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2017年08月12日09:13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战狼2》的航拍镜头

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刘建锋

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战狼2》的拍摄工作照

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本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影视航拍,河南人飞出一片天

  □记者张丛博实习生甘珊珊

  从央视纪录片《航拍中国》带给观众独特的视觉震撼,到最近热映的《战狼2》用大量航拍镜头营造的火爆气氛,航拍如今已经成为很多影视剧拍摄的标配。然而很多圈外人并不知道,国内的影视航拍队伍里不乏河南人的身影,他们较早涉足影视航拍领域,并逐渐在业内树立了较好口碑。对于河南影视航拍近些年的发展情况,大河报记者近日进行了采访。

  捷足先登

  航模运动员是影视航拍“敲门人”

  李丹是国内最早涉足影视航拍的人员之一。43岁的他曾是河南省航模队的一名运动员,1987年开始从事航空模型运动。拥有娴熟的技术,使他上世纪末退役后受邀参与一个公路纪录片的拍摄,由此步入影视航拍领域。

  “是需求刺激我们来做这件事情。”十多年前,李丹参与了张纪中版《神雕侠侣》、吴宇森《赤壁》的航拍,当时中国影视事业开始走向繁荣,受好莱坞大片拍摄手法的启发,国内导演开始尝试采用航拍的手段,也催生了特殊摄影这种新兴行业。进入影视航拍之初,李丹拍摄所使用的设备主要是直升机航模挂载摄像机,飞行器和摄影器材的小型化、稳定性都不如现在,非常考验技术,因而只是少数人在做。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一个无人机实验室里,摆放着约50架各类航拍飞行器。从油动直升机航模到手工制作的碳纤维多旋翼无人机,再到大疆生产的各类无人机,见证了近十年来影视航拍的发展。装载镜头的云台也从之前的只能上下拍摄,发展到360度无死角拍摄,画面清晰度达到4K。

  实验室是刘建锋团队与学校合作的项目。刘建锋除了从事影视航拍外,还担任该校无人机选修课的老师。刘建锋介绍说,2010年以来,多旋翼无人机飞行器的发展为影视航拍带来新变革,总体趋势是机器更加智能化、轻便化,操作者不再需要特别高的技能,飞行爱好者等其他行业人员开始快速进入拍摄领域。

  无人机以其无线操控、器身小巧、云台灵活的特性,可以到达传统摄像机到不了的地方。过去拍一些山区的大场景,需要剧组费力运送大摇臂到山顶,而如今无人机航拍可以轻易胜任。搭建在室内的狭小空间场景,有了小巧的无人机后可以拍摄出更为多样的画面。

  跨界融合

  要从摄影师的角度理解飞行

  航拍设备革新降低了影视航拍的成本,让航拍逐渐成为剧组的标配。

  “从制作方的角度来讲,希望用更多的镜头语言丰富内涵。镜头语言越丰富,主旨塑造越细致。”李丹说,空中摄影的引入给影视行业带来了较大变革,同样的一种描述,航拍会带来更多的视角,给观众带来崭新的体验。

  然而,隔行如隔山,摄影师和航模飞手是两个群体。摄影有一套完整的知识体系,最初由于对摄影行业了解不足,航模运动员刚进入这个体系时一度饱受质疑。李丹说:“随着影视拍摄经验的积累,这种现象逐步得到改善,航拍飞手可以从摄影师的角度来理解飞行,两项技术在不断协调沟通中有效地结合在一起。”

  刘建锋的团队已经做了《好先生》《极速青春》《国酒》等30多部影视剧的航拍,最初只拍一些大场景,现在导演对镜头语言更为挑剔,航拍从锦上添花式的辅助,成为全程参与的主要拍摄手段。新的手段反过来也促进延伸出更多样的影视语言表现手法。

  刘建锋的实验室工作台上,因拍摄《战狼2》摔掉的两台“功勋机”正在待修。参与《战狼2》拍摄的飞手刘帅博向大河报记者展示了片中的一些航拍素材。为追求视觉冲击,拍摄很多画面时无人机是紧贴地面、坦克、演员来实现的。其中有一段吴京在钢管上奔跑的画面,无人机一路跟随,速度由缓入急,而钢管的正前方就是一堵墙,航拍器在高速飞行中几乎是擦墙转弯。“很多镜头是抱着随时撞机的决心在拍。高超的技巧是一方面,镜头的节奏把握则需要懂得影视拍摄语言,而最难的是心理承受能力,剧组调动数百人来拍摄场景,如果失败重来耗费巨大,不容一点闪失。”

  前不久,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发布了孙俪的三分钟一镜到底预告片,引发网友惊叹并热转。刘建锋解释说:“这样的镜头只有全程无人机航拍才能实现,无人机不受时空限制的拍摄,为导演探索视觉呈现打开了一扇窗,也带给观众全新观看体验。”

  门槛降低

  影视航拍需要飞手积累好口碑

  无人机航拍的大众化深刻改变了航拍市场,刘建锋过去为传媒公司拍摄公司宣传片、婚庆片的生意被抢了。“自己买上一部无人机便可以拍摄,中低端需求的航拍客户逐渐流失。”

  不过,他并不为此感到沮丧。“技术发展必然会冲击固有利益,但会推动专业化发展,就像人人都可以用手机拍照,但是并没有抢了专业摄影师的饭碗。”

  尽管业内有句行话是“没有摔过机的飞手不是好飞手”,但工作中不出差错才是专业品质的表现。然而现实中一拥而上的航拍队伍参差不齐,刘建锋的团队经常会接到圈内人突遇拍摄故障请求“救场”的电话。

  “看似有台无人机都能航拍,但专业人士一看拍出的影像,高下立判。”刘建锋挑选出一些航拍画面比较说,高手拍摄的影像非常平滑,即使转弯也很少有卡顿,镜头到达的位置精准度也很高,尤其是影视航拍,剧情与画面需要紧密融合,航拍角度、远近、高低都要精准拿捏。

  李丹记得,《神雕侠侣》有段航拍是在雁荡山取景,剧组花了三个月搭建了攻城大场面,航拍只有一次机会,他提前一周时间做准备工作,把飞行路线的每个节点罗列出来,并将炸点烟雾对镜头拍摄的影响考虑在内,“影视航拍最能体现飞手的综合能力”。

  他的观察是,国内影视航拍行业淘汰率很高,虽然门槛降低了,但是导演的要求提高了,受众的要求也变高了,航拍团队必须积累好口碑。经过多轮过滤,有实力的只剩下几家,河南团队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谋求发展

  航拍人必须跟上不断革新的脚步

  低门槛难免会出现鱼龙混杂。前两年,无人机航拍凭着震撼的画面引起人们的关注,这两年进入人们视野更多的是“无人机又闯祸了”——影响航班起降、在管制区域飞行等事件屡见报端。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引导无人机航拍健康发展。事实上,中国民用航空局已发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要求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以上的民用无人机,其拥有者必须在今年8月31日前完成实名登记。5月26日,河南省低空飞行器运行指导中心、河南省航空学会联合发布了自律倡议书,呼吁无人机爱好者安全使用无人机,积极配合政府监管,促使无人机行业规范化,拒绝“黑飞”。

  “河南航拍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在一些全国航拍摄影赛事中屡屡获奖。”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高均海向大河报记者透露,河南省摄影家协会正在筹备成立航拍分会,为航拍专业从业者和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通过行业自律、业务学习等规范航拍团队,并计划整合省内航拍资源,“抱团”合力来完成一些大型的主题航拍作品,服务于河南经济社会发展。

  最近,刘建锋的团队新接到了纪录片《航拍中国》新一季的拍摄合作。李丹由于现在担任中国航空模型(F3C)国家队主教练,影视航拍的工作量有所减少,但只要有家乡航拍人请教,他都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

  对于影视航拍的未来,李丹说,艺术创作有人的灵感在里面,影视航拍必须跟上电影拍摄思想、技术革新的脚步。比如科幻电影里很多需要用到蓝幕的制作,怎么用航拍给人带来不一样的享受,需要更多地去关注整个电影工业的发展,不断改变航拍方式和技术去加以迎合。

  他寄语河南航拍人说:“航拍始终处于发展期,如果想在这个行业做下去,站住脚,就要始终保持发展的状态。”

《深读365》栏目简介

  “大河网·深读365专栏”是大河网在2015年9月重磅推出的全新栏目,第三十四届河南新闻奖一等奖栏目。《深读365》以互联网的多媒体表现形式,原创或整合媒体相关深度报道,以全新的视角给予热点新闻深层解读。该栏目自开设以来,已经发出500多篇包括民生、教育、法律、金融、生态环保等领域的新闻,以往只在传统媒体发表的深度解读新闻突破文字报道壁垒,补充互联网的各种表现元素,给网友带来全新感受。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