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这支球队从战火中走出 却将中国男篮逼上绝境

2017年08月16日10:05来源:腾讯体育

  终场哨声吹响的刹那,30岁的叙利亚老将阿尔哈达德·威廉,流下了泪水。

  就在几十秒钟前,他的罚球不中断送了叙利亚队进入八强的希望,也让他们燃烧了一整场、意图创造历史的斗志,径直跌入冰点。比赛结束前的1.4秒,他快攻当中的上篮造成了中国队后卫刘晓宇的犯规,获得了两次罚球的机会,此时叙利亚落后中国队两分。他大口喘着粗气,第一次罚球便偏出篮圈,第二罚他想要故意罚球不中,给队友创造补篮的机会,但最终没有成功,叙利亚抢下篮板却没能完成最后一攻。他们全场比赛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压制着中国队,却在最后功亏一篑。

  对于这位已经为叙利亚男篮国家队征战多年的老将来说,这一刻充满了无尽的懊恼与悔恨,但一切已经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已经进入了末期,或许这并不是他最后一次代表国家队出战,但也许他心里很清楚,他错失了很有可能是自己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可能击败中国队的机会。

这支球队从战火中走出 却将中国男篮逼上绝境

  马丹利砍下最高分

  奇迹没有发生,叙利亚人没有击败中国队,尽管他们一度将中国队逼入了生死一线的绝境当中。36岁的核心,迈克尔·马丹利全场比赛砍下了全场最高的35分。他曾经在CBA联赛中效力多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他已经无法吸引中国球队的兴趣,消失在了中国球迷的视线当中。

  这场对阵中国队的八强资格赛,还未开打便被外界视为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博彩公司开出的盘口,中国队让分将近20分。但即便如此,比赛的现场依然涌入了近千名叙利亚球迷。叙利亚与黎巴嫩领土接壤,本国长年战火不断,让很多叙利亚难民不得不前往黎巴嫩寻求生计。在这里,大部分的叙利亚人从事着最低端的工作,领取着微薄的薪水,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生存。他们是黎巴嫩市面上最廉价的劳动力。

  据黎巴嫩当地人士介绍说,工资最低的叙利亚难民,一个月仅仅能够领到一百美金左右的酬劳,他们生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而对于叙利亚的难民,黎巴嫩当地公民不少都非常排斥,他们认为正是这些蜂拥而至的难民,抢占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工作机会,难民们低廉的薪水,让本地公民的就业更加困难。而在黎巴嫩生活的叙利亚人当中,能够进入上流社会者,微乎其微。

  这一次在黎巴嫩举办的亚洲杯,让篮球成为了叙利亚人共同的精神寄托。对阵中国队一役,到场的叙利亚球迷在气势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们不断吹响着声音尖锐刺耳的小喇叭,并且全场比赛疯狂地制造各种高分贝的声音。中国队球员在场上相互之间的喊话,几乎完全淹没在了叙利亚球迷滔天的声浪当中。

  他们的主队并非是一支劲旅,但他们的热情与这些无关,这12名叙利亚球员能够出现在这块场地上,已经是一件尤为不易的事情。

这支球队从战火中走出 却将中国男篮逼上绝境

  叙利亚参赛很不容易

  众所周知,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叙利亚一直被战争的阴云所笼罩。从2011年年初开始,爆发了叙利亚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之间旷日持久的冲突。从2011年到2015年,叙利亚因这场血腥冲突而四分五裂。大约20万叙利亚人死于这场内战,国内近一半平民流离失所。而在此后,战乱与纷争依然不断。刀枪与搏杀,让叙利亚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阴霾重重,篮球亦是如此。

  自从叙利亚国内冲突爆发以来,国内的职业联赛不仅就此中断,即便是国家队的训练场所,也难以保证。球员有的选择移民国外,有的不得不进入军营服兵役,而糟糕的则是在冲突和炮火当中丧生。19岁的小前锋卡哈雷·科里,是这支叙利亚国家队中最年轻的队员,进入国家队之前,他甚至从未参加过成年级别的比赛。

  “我能够入选,是因为很多球员都没法参赛,有人去了国外不会再回来,很多人都去服役。这支球队的年龄差距非常大,”科里说,“我的队友马丹利,比我年长了将近20岁。”事实上,如今这支叙利亚国家队的阵营当中,只有两名20-25岁的球员。

  叙利亚篮球联赛的负责人丹尼尔·佐尓科弗说:“我们的联赛已经失去了超过120名球员,他们永远地从战争中消失了,除了运动员的流失,篮球在叙利亚的处境也变得岌岌可危。”由于持续不断的断电困扰着叙利亚,他不得不为发电机寻找燃料,以确保阿尔-法哈亚——叙利亚首都最著名的体育馆能保持照明。而这座场馆的空调已经坏了好几个月,所以国家队的训练通常只能够安排在晚上,好让运动员不要在桑拿房一般的球馆里不至于虚脱。

  在叙利亚,打篮球是一件充满风险的事情。炮弹在体育馆附近爆炸,头顶回响着战斗机疾驰而过的声音,早已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佐尓科弗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在观看训练时,数十枚炮弹击中了训练馆附近的地方。其中的一枚迫击炮弹,距离他仅仅一步之遥。“这一切很简单,但我们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就是战争,”他说。

  2015年,在叙利亚国内冲突暂时告一段落之后,叙利亚本国的联赛一度得以重新启动,但很快便被省级联赛所取代。因为跨省之间的奔波,往往会意味着更大的风险,以及更多迎面而来的子弹和弹片。大批国外球员,也从此销声匿迹。叙利亚本国的职业教练们,一度集体陷入了无尽的焦虑当中,没有人愿意为他们打球,因为没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在这样的情况下,挑选出一支由12人组成的队伍,并且维持正常的训练,也成为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许多国家禁止叙利亚人入境,他们难以获得别国的签证。像马丹利这样辗转海外打球的球员,无疑是非常幸运的。大部分球员只能够留在国内,在动乱的环境中继续训练和比赛。

  在一次训练当中,球馆的发电机突然停止了工作,主教练便不得不无奈停止了训练。一名叙利亚球员精疲力竭地坐在场边,在黑暗中喃喃自语。“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怀念拥挤的人群和拥挤的大厅,”他说,“篮球曾经让我们的脸上露出微笑。但今天它却让我们哽咽了。”

这支球队从战火中走出 却将中国男篮逼上绝境

  男篮与叙利亚悲喜两重天

  但正是这样一支球队,却出人意料地和中国男篮鏖战到了最后一刻。比赛结束之后,叙利亚队的球员迟迟不愿退场。他们站在场边,空洞的目光投向场内。球场上下一场比赛的对阵双方已经开始的投篮热身,但叙利亚队此次亚洲杯的征程,已经完全结束了。他们要和这里说再见了,和灯光明亮、空调凉爽的球场说再见了;和狂热的球迷、礼貌的志愿者说再见了;和五星级酒店、设施完善的健身房、碧波荡漾的游泳池说再见了。

  下一次,他们当中的谁还会有机会再次站在赛场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主教练,塞尔维亚人内纳德·科尔德兹奇说:“我们打出了一场令人尊敬的比赛,但运气并没有站在我们这一边,我的球员非常努力,他们本有机会赢得一场胜利。”这支此前在亚锦赛与中国队交手,场均要输掉42分的球队,以这样一种悲壮的姿态,和所有人,说再见了。

  阿尔哈达德将有些谢顶的脑袋,埋进自己的球衣里,汗水和泪水顺着脸庞,顺着浓密的胡须流下来。

编辑:王怡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