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2017年08月18日08:27来源:腾讯体育

丁彦雨航决定今年暂且搁置NBA梦想,留在CBA,原因之一就是达拉斯小牛更想与他签双向合同,意味着如果他签约,大部分时间将在NBA发展联盟打球,而这并不能让丁彦雨航满意。那么,小丁不想去的发展联盟,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5个月前,腾讯体育前往现场,对发展联盟进行了深入调查,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其实从现在开始,发展联盟的另一个名字——我们熟悉的NBADL(NBA Development League)已经成为历史,2001-05年,发展联盟的名字为NBDL,而在2005-17年,发展联盟又更名为NBA D-League,从这个夏天开始,发展联盟将改名为NBA G League。从名字的更迭,我们也能明白它的不稳定性。

如果仅以球员来看,发展联盟是NBA之外,拥有NBA履历球员最多的联赛,上赛季超过30%的NBA球员,有过在发展联盟打球的经历,林书豪、丹尼-格林、“白边”怀特塞德等人都在发展联盟呆过,但从薪金来看,发展联盟球员年薪仅为2万美金,不如超市的收银员。发展联盟的球员,既以进入NBA为终极目标,也渴望来中国的CBA联赛打球。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球馆简陋,场地没有电子屏

从克利夫兰往南,沿着俄亥俄八号公路,半个小时就到了阿克伦,也就是勒布朗-詹姆斯的家乡。从阿克伦再往南半个小时,就到了坎顿。

美国人知道坎顿,大多是因为橄榄球名人堂。这个只有七万人的小镇,因为是NFL的发源地,而被选为名人堂所在地。从八号公路转到77号高速,就看到路边各种橄榄球名人堂的标志,但是我并没有看到剑客的任何标志。

肖恩曾经是骑士队的一名公关实习生,现在是剑客的公关总监。“我今天给我们的工作人员都说了,会有国际媒体来”,肖恩在电话里笑着说,“我把比赛相关的所有信息都发到你邮箱,这是第一次有中国媒体来采访我们的比赛,必须重视”。

按照导航,我提前到了球馆。从外面看起来,这个叫“坎顿市政中心”的大楼,实在不像一个比赛球馆。按照肖恩的指示,停车的位置应该位于球馆旁边一个餐馆后面,可是我转了两圈,始终找不到入口,只好到了球馆对面的一个快餐店。餐厅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口收钱,“你是要停在这里吗?我们可是要收费的,5美元,你要是再走一条街,就有免费的了。”

与之相比,骑士主场最便宜的停车是20美元,在总决赛甚至达到了80美元。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骑士下属发展联盟剑客队主场极为简陋

穿过马路,就到了球馆,碰巧看到克里斯。克里斯是《平时交易人》的记者,也是第一次来采访发展联盟的比赛。不仅仅是克里斯,我前几天在比赛中问了一圈采访骑士的当地记者,居然没有任何人采访过剑客的比赛。速贷中心在比赛日有一个醒目的“媒体入口”标志,可是我们两人围着球馆走了一阵,也看不到任何标志。随便推开一个门,我们咨询安检人员,“请问媒体入口在哪?” 安检人员说,“就是这里。”然后从放在垃圾桶盖上的四张媒体证件,拿了两个给我们。

走进球馆,感觉像是一所高中球馆。吊在房顶的大屏幕,是只能显示比分的屏幕,没有回放,场边和整个建筑也没有电子显示屏。肖恩早在场馆内等候了。“你来的太是时候了,”肖恩说,“这是我们本赛季最后一个主场,球票销售一空。”

在骑士实习结束后,肖恩就来到了坎顿,26岁的肖恩,略微有些发福。虽然是公关总监,其实剑客整个球队的公关就肖恩一个人。说起自己的工作,肖恩满是笑容,“看到了吧,我们这里可是跟NBA有些不一样,我不仅担任公关,我还负责网站,数据统计,还帮忙球员发工资呢”。

因为今晚新来了两个记者,肖恩的工作量就增加了一倍,他特意嘱咐克里斯和我,“你们都是奔着拉里-桑德斯来的吧?赛后我把他拉到过道这里,那里透风,凉快。我们那个主队更衣室靠着锅炉房,里面有85度(华氏,大约摄氏29度)。你们要去看看更衣室吗?我带你们去转转。”

克里斯确实是为了桑德斯所来——当时骑士刚刚签下他,并将他下放到发展联盟,但最终骑士并没有留下桑德斯。因为骑士拥有剑客,可以任意安排球员来比赛,去年的新秀弗莱德就往返于发展联盟很多次,这是桑德斯在剑客的首秀。不过我对发展联盟的现状更感兴趣,这样一个球队,运营情况如何,骑士会给他们钱吗?肖恩听了我的问题,赶紧说,“你应该跟我们的首席运营官迈克聊,他对球队运营很熟悉”。

年薪2万,都想来CBA当外援

肖恩领着克里斯和我,走过一个狭窄的过道,走到了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由于上面的布置类似舞台,这可能是演员更换衣服的地方。在经过一个小房间时,肖恩指了指,“这就是客队的更衣室”。和肖恩约好采访迈克的时间,我就扭头进了这个更衣室。

正在接受按摩的一个球员,率先看到了我。其他几个球员都满面疑惑,显然他们很少看到有人进更衣室,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你找谁?”

“我找你们的公关”,我问一个穿西服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公关吗?”

“我是助理教练,我们没有公关,你有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能采访吗,我是记者,中国媒体”。

“啊?中国来的?您随便问,我们从来没碰到过中国媒体”。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奥科特斯接受按摩时高喊想来中国打球

球员们看上去很兴奋,尤其是躺着接受按摩的那个,“我想去中国打球!” 他躺在那里大喊着,“你能让我去中国打球吗?”

那个大喊的球员,叫乔恩-奥科特斯。他旁边的一个,也跟着喊,“我也想去中国打球”。靠近门口的另外一个球员说,“你知道你们不能同时上场吗?”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我无所谓。”

曾经在广东效力的拜纳姆,就在风城公牛效力。由于伤病,拜纳姆没有随队来客场。我问奥科特斯,拜纳姆有没有跟他提起过,在中国打球的事情,奥科特斯说,“他说在那很好,他很怀念广州。”旁边的队友接着说,“废话,如果给我两百万美元一年,我也怀念。”

两百万美元对NBA球员来说,连平均工资的一半都不到,只比老将底薪多一点,但是对于发展联盟的球员来说,那是天文数字。NBDL的球员,全部是和联盟签合同,工资由联盟支付。NBDL今年有22个球队,每个球队要打50场比赛,赛季几乎和NBA一样长。在2016年之前,NBDL球员工资只有三种,按照年薪制,A类2万5千美元,B类1万9千美元,C类1万3千美元。从去年开始,联盟取消了C类工资,只留A类和B类,并且分别提高为2万6千美元和1万9千5百美元,全队的工资帽为20万9千美元。NBDL每个队有10个球员,这就意味着平均工资大约为2万美元。俄亥俄州的最低小时工资为8美元,很快就要提升为10美元,如果在超市做收银员或者打零工,全年的收入也不止两万美元,按照美国人的标准,这甚至都算不上一份“正式工作”。

“你们夏天是不是也有一个联赛?我听说中国的球队喜欢扣篮,这个我擅长”,奥科特斯拍了拍胸脯,“拜纳姆一直告诉我,他说我应该去中国”。我问他,“难道不是你的经纪人帮你联系球队吗?” 奥科特斯回答,“我们不理经纪人,你给我打听打听”。

在普渡大学和科罗拉多州立大学都打过球的奥科特斯,似乎并不寄希望于经纪人,尽管他和一个著名的经纪公司签约。这些经纪公司的主要收入,是球员签约的佣金,大约4%。选秀不成功的球员,有些也会逆袭,但是绝大部分人被贴上了“不适合打NBA”的标签,很难再有机会拿到高额薪水。从时间成本的角度考虑,经纪人给明星球员多签一个商业合同,远比给这些球员找一份工作容易。

奥科特斯走到自己的衣柜,开始做赛前的包扎。NBA的更衣室,衣柜、理疗室和厕所都是分开的,在剑客的两个更衣室,从厕所到理疗的地方,都在一个房间。房顶和墙壁没有做任何装饰,实在简陋。没有记者,没有电视转播,球迷都来自这个小镇,每晚只有两千名球迷出场,这似乎是一个被遗忘的比赛。被遗忘就意味着没有出路,这样的环境,足以让球员感到绝望。他们每天期望的,就是能等到一个NBA球队打来的电话,但是等这个电话又是何等的难。

按照NBDL官方的统计,本赛季有超过30%的NBA球员有过NBDL的打球经历。包括怀特塞德、丹尼-格林等人在内,都曾经在NBDL打过球。这听起来好像概率并不低,不过这些球员绝大部分是球队下放到发展联盟的球员。类似骑士的菲尔德和桑德斯,他们身上有NBA合同,NBA的球队给他们支付工资,他们的境遇和其他球员不同,不需要为了一份真正的工作而打球。选秀成功,有过一些NBA经验,而被球队裁掉的球员,也最有可能被球队临时抓去救急。选秀没有成功,依靠在NBDL的出色表演而被选中的,如林书豪的,是真正的凤毛麟角,按照某网站的统计,大概不到5%的概率。

按照NCAA的数据统计,每年大约有4000名大学篮球运动员毕业,每年平均有45名选秀进入NBA,只有1%左右的人才能打NBA。共有19.1%的NCAA大学毕业生,可以打上职业联赛,也就是到海外打球的机会,要远超过留在发展联盟。

在海外市场中,欧洲和中国是这些球员的首选。由于CBA的联赛时间短,而且CBA给的是税后工资,从每个月的收入来说,CBA是这些球员最好的选择。由于对外援名额的选择,再加上CBA球队的要求越来越高,在CBA拿到一个外援位置谈何容易。

冲刺NBA,林书豪已成榜样

今年23岁的维斯利,2015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所学专业为社会学。

虽然是个冷门专业,但是作为哈佛的毕业生, 维斯利完全可以找一份工作。作为风城公牛的队友,和奥科特斯一样,他在2015年没有被选中。“我现在就想打球,我没有考虑过其他工作,”维斯利说话条理分明,回答问题前总会露出笑容,有时给人感觉有些刻意。作为哈佛校友,林书豪的经历,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在林书豪之前,很多人不知道哈佛还有篮球队。林书豪也在发展联盟打了一段时间,我特意咨询过他,我们还是同一个经纪人”,维斯利说,“去NBA打球是我的一个梦想,我就想去NBA打球。如果我缺钱花,我会考虑去海外挣钱,不过现在我的生活还没有困难,我要等到真的到某一天,我感觉我彻底没有希望了,我才会考虑去海外打球,中国就是很棒的一个选择”。

维斯利衣柜的旁边,是艾利克-布朗。布朗有些脱发,虽然只有24岁,但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他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在NBA的更衣室,除非是非常熟悉,个别球员会跟记者打招呼,大部分球员是躲着媒体。在这个更衣室,大家都想和记者说上几句话。在这个没有多少媒体曝光的环境下, 大家都希望抓住哪怕一丁点虚无缥缈的机会。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维斯利将校友林书豪视为榜样

布朗身高2米16,能投三分,他的一个三分,在最后一分钟差点追平剑客。他的经纪人是比尔-达菲,也是姚明的经纪人。在大学时,他是他所在的地平线联盟最优秀的球员,2014年被太阳在第二轮第50位选中。打了几场夏季联赛之后,太阳决定不和他签约。“我去年在西班牙打球,工资还不错,可是我因为受伤,没能打几场球。自从我毕业,我就一直没有完全健康过,今年我决定留在发展联盟,看看我还有没有机会回NBA”,布朗说起自己的规划,非常平静。

在最新的劳资协议中,明年开始NBA球队有17个队员的名额,其中两个是留给发展联盟球员,同时联盟大幅度提高这两名球员的工资,大约为5万到7万5千美元。“这个新的劳资协议,是否会影响你以后的决定,留在这里打球而不是去海外发展?” 我问剑客队的埃里克-莫兰德。在最新的球员观察中,莫兰德列在“最有可能被召唤球员” 第六名。“无所谓”,莫兰德回答,“所有的一切都取决于,你能不能抓取机会”。在国王短暂打过球的莫兰德,心态和其他几名从来没有被NBA召唤过的人,有些不同,“这个不会影响我的决定。”

从更衣室出来,我穿过狭窄的台阶,来到球馆。听到一个球员对一个漂亮姑娘说,“你知道,那很难的”,那个貌似是他女朋友的女孩,冷冰冰的说,“我知道,不过我不在乎”。球员摇了摇头,低头往更衣室走去。

我不清楚他们对话的上下文,但我想这完美诠释了他们的处境。

联赛运营,勉强收支平衡

肖恩发消息给我,“你上来吧,迈克等你呢”。迈克是首席运营官,大约五十来岁,像是墨西哥裔,未言先笑,“还从来没有中国媒体来过我们这里呢”。

有二十年职业体育管理的迈克,管理的工作人员并不多:整个球队的全职人员,只有十四人,包括票务、赞助、活动执行、财务等部门。“骑士老板吉尔伯特也是我们球队的老板,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给骑士队服务”,迈克说。迈克首先表明球队的情况,“我们尽量保持独立运营,不从骑士那里拿钱,今年我们收支差不多平衡”。

“今晚的门票多少钱?” 我问迈克。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首席运营官迈克接受腾讯NBA专访

迈克站在一张桌子旁边,身后有很多球迷在吃东西,他指了指那些球迷,“最便宜的门票8美元,最贵的80美元,就是场边座位,还可以吃一顿饭。骑士的地板票,最少也得1800美元吧,在我们这里80美元就能有这种高级享受,多棒!”

球馆另一侧,啦啦队正在场上表演。一般来说,球队对财务情况比较敏感,不轻易透露,譬如NBA球队的运营情况,并不是公开信息。迈克坦然的告诉我,“我们一共25个主场,平均每场比赛大约可以卖掉两千五百张票,整个赛季的门票收入为100万美元,我们的各种广告,包括冠名等,也差不多有100万美元,全年200万美元的收入,基本能维持平衡”。

球员的工资由联盟支付,对迈克来说,他的支出除了支付14名全职员工的工资,以及比赛日的各种费用,就是球员的生活开支。“我们负责球员的差旅费用,我们去远门是坐飞机,在近处就坐大巴。在主场我们给球员提供宿舍,环境还可以,同时我们负责客队的酒店,因为比赛的很多城市是小地方,当地的球队订酒店,会拿到更好的折扣”。除了球员的住宿,迈克有时候还要考虑球员的饮食,“我们在客场的时候,给每个球员每天发60美元的饭补,我知道没法跟NBA比,NBA大约是120美元一天,我们是他们的一半”。NBA的大部分球员,都不在乎这个饭补,很多球员都直接给了更衣室的球童,但是对发展联盟的球员来说,这个饭补并非可有可无。

比赛结束后,迈克又找到我,“比赛你看了,感觉怎么样?我们这个比赛水平还是很高的,只是没人知道而已,你多帮我们宣传宣传”。

数据至上,赢球不是第一选择

公牛更衣室隔壁,是教练休息的地方。当我找到教练内特-莱昂斯,问他能不能采访,他满脸惊讶,显然这对他并不常见。莱昂斯左臂残疾,只有上肢,他简单整理了一下堆在面前的数据,“视频吗?在哪都行。你要问什么问题?”

丁彦雨航不想去的发展联盟 到底是怎样一个联赛?

风城公牛主帅莱昂斯接受采访

湖人主帅沃顿曾经担任过发展联盟的主帅,他曾经说过,这其实是个非常困难的工作。在NBA,有的球员会为上场时间抱怨,但是这些矛盾很少公开。在发展联盟,球员如果得不到足够的上场时间,那他就无法打出华丽的数据,没有华丽的数据,就无法引起NBA球探的注意。在有限的上场时间内,所有的球员被迫为自己的数据努力。比赛没有电视转播,球探看不到你在场上做出的牺牲,你只能通过各种数据来证明,你是个值得NBA关注的球员。对球员来说,上场时间是他们的全部,数据统计是他们的全部,为了生存,很多球员会想尽一切办法。

“请问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如何平衡球员必须打出数据,以及球队要赢球的矛盾?”

“从第一天我就告诉他们, 我们这个球队存在的目的,是为公牛效力的,”莱昂斯说,“我让所有的队员明白,你如果足够努力,你会有自己的机会,但是我们的目的是给公牛提供锻炼球员的机会,所有人不能把自己的利益凌驾在球队之上。”

“那么关于球员的上场时间,你会和公牛教练组商量吗,还是完全你自己说了算?”

“如果有特殊情况,他们会跟我简单交代一下,但是大部分时间内,都是我自己说了算。说到底,我们还是个球队,我们也想赢球,所以我会按照我认为的方式,对上场时间做出最好的判断”。

结语

就在腾讯体育采访的这个晚上,奎因-库克没有出场,比赛前,库克接到电话,鹈鹕将给他一个十天合同,教练决定让他休战。

作为2015年杜克大学夺取NCAA篮球冠军的功臣,库克在2015年没有被选中。参加了两次骑士的夏季联赛之后,骑士选择不和他签约,无奈之下他来到剑客。当年我曾经问过,他是否考虑过去海外打球,库克明确表示,他只考虑NBA。本赛季在鹈鹕打了10天合同之后,库克再次回到剑客,又被鹈鹕选中,成了队友羡慕的对象。一年经验的球员,10天合同大约可以拿到5万美元,这已经是他在剑客年薪的两倍了。

库克在签下了第一份十天合同后,又与鹈鹕再签下一份十天合同,4月8日,他与鹈鹕续约到赛季结束,被视为是发展联盟最成功的球员之一。

7月25日,库克被鹈鹕裁掉,他的下一站,或许还是发展联盟。

(文/鲍仁君)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