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大学生陷校园贷溺亡:借1100元 一周还500利息

2017年08月19日09:44来源:北京青年报

大学生陷校园贷溺亡:借1100元 一周还500利息 

范泽一收到催债短信

大学生陷校园贷溺亡:借1100元 一周还500利息 

当地警方立案调查相关情况

  今年20岁的范泽一是北京一所外国语高校的大学生,开学将升入大三。但8月3日,在吉林老家过暑假期间,范泽一留下遗书后出走,家人随即报警,两天后,警方在距离范泽一老家30公里外的一处河流,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经过DNA比对,8月16日,警方出具了一份“死亡证明”,确认死者是范泽一,死亡原因为“溺死”。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范泽一生前,曾深陷校园贷。范泽一的父亲范立君告诉北青报记者,恢复范泽一的手机卡,读取信息后发现,范泽一此前曾在多个网络借贷平台上借款,但都是无形的“高利贷”,累计13万余元,其中一笔借款数额为1100元,但一周后需要还1600元,一周的“利息”高达500元。

  此外,范泽一生前还多次遭到催债者言语威胁,称要将范泽一“欠债不还”一事,发到其学校的贴吧、论坛上,并威胁称要告诉学校的领导和辅导员,伤害家人等。对此,范立君称,“孩子是被这些催债的(人)给逼(死)的。”

  8月18日,北青报记者从范泽一父亲范立君处了解到,17日晚,蛟河市公安局已经受理了“范泽一人身安全被威胁”一案,并向范立君发送了《受案回执》。“公安局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在调查我儿子的死和校园贷的事情,希望能尽快有结果。”但他表示,即使在儿子“因校园贷一事留遗书自杀”被曝光后,8月18日上午,他仍然收到了多个借贷平台的催债电话和短信。

  溺亡前留遗书称“承受不住了”

  北青报:范泽一失联当天,是什么情况?

  范立君:那天是8月3日,中午时,他出门了,下午打他手机,没人接,家里人开始找他。傍晚的时候,看到在客厅的桌子上,很显眼的位置,孩子留了一封手写的遗书,给我们家里人的。我和他妈妈从外面赶回来,之后立马报警了。

  北青报:警方什么时候给了你们范泽一的消息?

  范立君:8月5日那天,说在蛟河市新农街大架子江边,发现了可能是我儿子的尸体,然后做DNA鉴定,确认的。那个地方离家里30多公里,我们推测,应该是孩子跳河,赶上蛟河涨水,顺着水,尸体淌过去了……

  北青报:家人发现的遗书里,是什么内容?

  范立君:他就说,对不起我们,让我们受苦了,“一步错,步步错”,说不该这样,“如果能重来,也不再这样”,还提到他“已经承受不住了”……

  北青报:你当时知道他指的犯错、“承受不住”是什么意思吗?

  范立君:刚看到的时候不知道,直到8月3日晚上,收到了好多催债短信和电话,才知道,孩子之前应该是借了好几个校园贷平台的钱,陷入校园贷的陷阱了。可能我儿子失踪后,电话打不通了,他们就打到我和孩子妈妈手机上了。

  溺亡学子被“欠”13万余元的债

  北青报:这些催债的人,说了什么?

  范立君:各种恐吓威胁,说我儿子范泽一欠钱不还,要抓他,还说开学了要去他在北京读书的学校找他。这些恐吓电话和短信一直没停过,光是8月17日下午,就收到104条催债短信。

  北青报:范泽一一共“欠”了多少钱?

  范立君:因为孩子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手机一直在身边,现在已经打不开了,但是手机卡还能用,把卡插到别的手机里,看到那些催债的(信息),发现最早可能从2016年开始,孩子跟好几个校园贷平台借过钱,这些平台有要还800元、1000元、1500元、2000元的,前后加起来有13万多(元)。

  北青报:这些都是他借的?

  范立君:应该很大一部分是利息,那种校园贷,都是高利贷的形式,利滚利。在一个借款的微信(公众)号,看到孩子只借了1100元,时间是7天,但是写着什么“快速信审费”要收100元,“账户管理费”要收394元,“息费”是6元,加起来这些钱要还1600元,其中的500元是“利息”。

  北青报:出事之前,范泽一有反常举动吗?

  范立君:因为我和他妈妈都在外地打工,除了实习,他回老家,都是跟他奶奶在家生活。他奶奶之前曾说过一次,说他手机一天响很多次,但孩子当时告诉他奶奶,说是同学打来的,平时都很相信孩子,谁也没有想到(是这种事)。

  北青报:他之前跟你提过需要钱吗?

  范立君:6月30日的时候,跟我要过一次学费,其他的,平时打电话偶尔也会说要一两百元买东西,基本上我们都会给他,说实话,家里就一个孩子,我们不苛刻他的零用钱。

  曾想毕业后到五星级酒店工作

  北青报:范泽一是什么样的性格?

  范立君:孩子性格挺开朗的,我和他妈妈在外面打工,但是基本上天天打电话。通电话的时候,会问问他学校里或者家里的事,学习怎么样,吃得怎么样。就在出事前两天,8月1日,他还告诉我和他妈妈:拿到驾照了。这个暑假他都在老家学车,拿到驾照还挺开心的。

  北青报:通电话的时候,没有提过校园贷的事情?

  范立君:没有,如果他跟我们说,“欠”了这么多钱,我们肯定会帮他还的,但他没提过,孩子平时很懂事也很孝顺,就是被那些催债的(人)逼的,现在孩子没了,那些催债的人还在不断地换了号码,打电话、发短信来威胁恐吓我们。

  北青报:没有告诉催债的人,范泽一溺亡的消息?

  范立君:没有,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根本没心情理会他们。他是家里唯一的孙子,我和他妈妈唯一的孩子,现在他奶奶和妈妈情绪很差,都让亲戚轮流看着,怕再出事。

  北青报:出事之前,范泽一对未来如何计划的?

  范立君:他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跟我们说过,毕业之后,希望能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上班。但是现在,孩子没了……我说出孩子的事情,也是希望以我们孩子的事情为例,让大学生们引以为戒,不要再陷入校园贷里面,不要都被坑害了。

  文/本报记者 张雅

  供图/范泽一家属

编辑:祝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