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亚洲归化球员生存状态:为钱打比赛?这是误解

2017年08月22日09:01来源:腾讯体育

  撰稿/杜巩

  2017年男篮亚洲杯,有一些人格外抢眼。

  小组赛,伊拉克vs菲律宾。黑皮肤的凯文-加洛维带球突破至弧顶,面对菲律宾队双人夹击,依然选择干拔跳投。皮球应声穿心入网,留下现场阵阵赞叹。

  八强资格战,日本vs韩国。富樫勇树快速推动反击,刚过半场便长传篮下。同是黑皮肤的伊拉-布朗纵身跃起,双手空接大力扣篮,随后轻盈落地,疾驰而去。

  无论是加洛维还是布朗,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归化球员。亚洲杯上的归化球员,在成为整个赛事亮点之余,也在深刻改变亚洲男篮格局。但繁华背后,这些人同样生活在误解中。

亚洲归化球员生存状态:为钱打比赛?这是误解

  归化生意,不只是金钱交易

  7月26日,距2017年男篮亚洲杯揭幕仅剩12天,菲律宾队公布了最终的参赛名单。12人的大名单里,唯独不见了“亚洲头号归化球星”,CBA新疆男篮外援——安德雷-布拉切。

  随后,布拉切本人在个人Instagram上确认了这个消息。“由于很多原因,我不能参加此次比赛。我不指望大多数的菲律宾人民理解我,但希望兄弟们好运。”

  按照菲律宾篮协的官方说法,布拉奇是因为“担心黎巴嫩战乱带来安全问题”,因而无法随队出战。但知情人士透露,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钱没谈拢”。

  谈钱,是职业体育躲不开的话题。对于身体、技术均高人一筹的归化球员而言,丰厚的收入,更是大多数人归入外籍,身披别国球衣出战的根本动力。据了解,布拉切本次亚洲杯向菲律宾篮协索要的“出场费”,高达一百万美元——这还是建立在球队最多打七场的基础上。

  曾在NBA出任首发的布拉切,大可以做单纯“向钱看”的“雇佣兵”。但在亚洲杯的赛场上,更多归化球员选择加入外籍,只为一圆洲际比赛的梦想。

  布拉切宣布退出后,取而代之,占据菲律宾队归化球员名额的是斯坦哈丁格——一位德国、菲律宾混血的内线悍将。“菲律宾国家队招募了我。我也非常喜欢为菲律宾队打球。他们一招募我,我就来了。”谈到加盟菲律宾队的原因,斯坦哈丁格笑得像个孩子。

  伊拉克的归化球员加洛维,更是深知个中不易。五年内曾更换四所大学——落选2011年选秀大会——辗转日本希腊卡塔尔黎巴嫩联赛——如此水平的加洛维,断然无法得到身披美国队球衣的机会。但在伊拉克,他得偿所愿。“之前我认识一些伊拉克的球员、教练,于是做了这个决定。就这么简单。”加洛维告诉腾讯体育。

  归化,是门生意。但生意背后,却未必总是赤裸裸的金钱。

  砸钱之余,也要认同本国文化

  归化球员当中的“归化”,英文是“Naturalization”——字面是“自然”,本质是“融入”。其含义不言而喻——留住归化球员的身,砸足钱是前提;但想要真正俘获归化球员的心,发自心底对文化的认同,才是根本。

  出生在两种不同文化之下的斯坦哈丁格,非常懂得如何欣赏不同文化的精彩之处。“我喜欢菲律宾文化当中的拼搏精神,也欣赏德国文化当中的责任感。”斯坦哈丁格告诉腾讯体育。“我要做的,就是汲取两种文化的精华。”

  而日本队的布朗身上,则是另一番故事情节。与日本妻子——绫子在朋友生日聚会上的相识,让这位美国大汉萌生了“为日本做贡献“的想法。“我真的很喜欢日本文化。”

  想法是美好的,过程却异常艰苦。光是申请日本国籍,就花了布朗两年时间。接下来的语言测试,更是让美国大汉吃尽苦头。“还记得考卷最底下有道题目:‘你的爱好是什么?’”布朗回忆道。“我写的是:看相扑、吃寿司、泡温泉。”最后,布朗果然顺利通过测试,正式成为日本公民,也获得了代表日本队出场的资格。

  “归化球员必须适应日本的文化。如果对抗日本文化,就不可能为国家队打球。此外,性格必须要好,否则日本不会接受他们。”本次亚洲杯上,一位日本篮球官员这样对腾讯体育说到。

  换个国籍,球员如何改变偏见?

  归化球员,不只是其他国家的球迷有意见,就连他们所在的国家,球迷同样也有偏见。

  “40%的日本球迷会认为,归化球员就是拿钱办事儿的。”Kazo沉思许久,接着给出一个“日本式”的严谨数字。

  Kazo是日本富士电视台的资深篮球记者,本次男篮亚洲杯在黎巴嫩前线全程报道日本男篮。“在国家队看来,归化球员就是日本男篮的一员。但日本球迷对黑人球员还是抱有偏见。”身经百战的Kazo依然百思不得其解。“可能是因为他们能力太强了?”

  与偏见作斗争,历来是归化球员必须面对的严峻考题。

  想要消除偏见,需要归化球员放下身段,忘却自己“高高在上”的名号。即便是已经在日本联赛征战了8年的布朗,仍然在努力融入日本国家队。除去在攻防两端不遗余力之外,与队友的沟通,布朗也尽量使用日语,尽管并不流畅。“他听懂日语不是什么问题,但口语还是不太行,”Kazo说。

  在日本联赛浸染多年,布朗学到的不只是日语,更有日本人的谦逊。“其他球员在一起都打了很久,而我是个新人,只打了一年。所以关键还是要齐心协力,互相配合。”

  但光靠努力融入球队,还远远不够。做为球迷眼中“实力超群”的归化球员,只有对得起球队在自己身上花的每一分钱,才算真正赢得了球迷的芳心。

  这一点,加洛维同样心知肚明。他所效力的伊拉克队国内战火从未停歇,国家队从训练到后勤从来捉襟见肘。“最大程度帮助队友,激发他们的潜能。这就是我的任务。”谈及自己在这支伊拉克国家队中的角色,加洛维答得干脆。

  “我就是来做领袖的。”

  尴尬犹存,归化真是一锤子买卖?

  本届亚洲杯,共有五支球队拥有归化球员:日本的伊拉-布朗(美国);伊拉克的加洛维(美国)、菲律宾的斯坦哈丁格(德国菲律宾混血)、叙利亚的托德洛维奇(黑山)。

  尴尬的是,没有哪怕一名球员,参加过两年前在长沙举办的男篮亚锦赛。

  前菲律宾归化球员多希特,堪称归化球员当中的“常青树”。自2010年被归化以来,多希特代表菲律宾参加了两届亚锦赛、一届亚洲杯、一届亚运会。2015年,菲律宾篮协宣布不再与35岁的多希特续约。取而代之的,是年仅26岁的NBA落选新秀塔图阿。

  繁荣背后,隐忧仍存。当无法代表祖国出战的欧美球员排队等待被归化时,多希特这样的“常青树”必然愈发稀少。归化球员的生命力,又还剩几分?

  8月14日晚,在与强大的韩国队鏖战四节后,日本队依旧没能躲避被淘汰的命运。“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还会在日本联赛打一年,因为还有合同在身。”谈及亚洲杯之后的打算时,布朗这样说到。

  35岁的布朗,没有提及有关日本国家队的打算。或者说,对于自己日后继续身披日本队战袍,他也没多大把握。

  改变格局,中国男篮如何应对?

  “对手的实力可能比以前还要强,因为现在的归化球员越来越多,这次去挑战肯定会更大。”此次出征黎巴嫩前,中国男篮蓝队后场主力刘晓宇如此评价对手。

  不过在刘晓宇的后场搭档,国家队王牌后卫郭艾伦看来,归化球员数量的增加反而是好事。“对手实力越来越强,越能促使我们自己变得更强。”郭艾伦告诉腾讯体育。

  豪言之下,是中国男篮一路的磕磕绊绊:憾负没有布拉切的菲律宾,接连惊险逆转伊拉克、叙利亚。四分之一决赛,面对此前全员出战也未能取胜的澳大利亚队,眼下的中国男篮蓝队只能放手一搏。

  严峻的形势就在眼前:自姚明退役之后,中国男篮不仅早已失去亚洲霸主地位,与世界强队的差距也在逐年扩大。面对亚洲篮坛蔚然兴起的归化之风,中国队是否也应该顺应潮流?

  “如果单纯为了归化而归化,那这种‘捷径’中国篮球来说毫无意义。”国际篮联著名专栏作家,本次亚洲杯官方现场解说杰夫-泰勒如此评论到。

  “中国有着太多的篮球运动员,应该好好挖掘自身篮球人才,而不是急于求成地归化球员。”

  结语

  黎巴嫩当地时间16日傍晚,一架飞机悄然降落在首都贝鲁特国际机场。舱门打开,走下客梯的是中国篮协主席姚明,但在他的督战之下,中国男篮仍然在8进4的比赛中不敌澳大利亚,最终一分险胜黎巴嫩,只拿到亚洲杯第五的成绩。

  是坚持传统,还是顺应潮流?或许,这是姚明此行最应该思考的问题之一。(文/杜巩)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