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印控克什米尔青年聊生活:和东方面孔接触会被盯梢

2017年08月25日08:22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云天明】伊姆兰和不少印控克什米尔城市青年一样,皮肤白皙,高大帅气,有不错的教育背景,却没什么正经工作。不久前他在见到《环球时报》记者后,没聊几句就直奔主题:“想去克什米尔旅游?首府斯利那加肯定没问题,不过列城和拉达克对中国游客来说有点危险,实在想去我可以想办法。”

  在当时的伊姆兰看来,动荡是克什米尔的常态,哪怕是从去年夏天开始的宵禁并未完全解除。但家乡依然“好客”,它的美需要有人欣赏。“克什米尔一年四季都值得去,在那里待上几天,你能感受到一年四季”,伊姆兰说。每个克什米尔人都是天生的导游,伊姆兰也是如此。“骑马、滑雪、吃烧烤、睡船屋……最重要的是可以体验克什米尔人的文化,可以亲手去编织世界上海拔最高地区的克什米尔羊绒围巾……”

  与克什米尔人的热情好客相比,当地的时局却令游客胆寒。去年7月,“真主穆斯林游击队”的领袖布尔罕·瓦尼被政府军警击毙,引发克什米尔民众大规模抗议以致骚乱,斯利那加进入无限期宵禁。不到两个月,又有武装分子袭击克什米尔的印度军营,自杀式袭击的阴霾重新笼罩在这块“人间净土”上。

  正是由于上述事件,印度军方加紧了对克什米尔重点地区的防控,斯利那加街头原本密集的检查岗哨增派了一倍的武装人员。更值得一提的是,与印度多地常见的安全检查和例行巡防不同,克什米尔军警的检查更为严肃认真,执勤人员不苟言笑,或许正是他们的严谨态度令各地游客感受到,克什米尔确实是印度最紧张的地方。

  紧张不局限于克什米尔,它甚至随着克什米尔人的游走而向外辐射。在新德里市中心一家餐厅,伊姆兰压低声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可能你感觉不到,我这样长相的人和东方面孔接触会被盯梢。”“主要就是防中国人?”记者问道。伊姆兰笑得很无奈:“其实对克什米尔人来说,我们非常欢迎中国人,我们其实天天在跟中国人打交道,更别说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的人,他们和西藏人有什么区别吗?”

  在伊姆兰看来,印巴两国常年在克什米尔争斗不过是政治秀,彼此都清楚靠武力只能增加伤亡,实质问题的解决不会有任何进展。那么,实质问题是什么?伊姆兰认为是印控克什米尔的自治权问题。近十年来,实施民主政治的印控克什米尔已经历3次政党更替,每个执政党都对既是票仓又更倾向独立的克什米尔谷地地区又爱又怕。目前印控克什米尔的执政党人民民主党与莫迪政府关系密切,它试图采取更多务实举动安抚民众,但莫迪所属的人民党中极右势力雄厚,一直希望以高压政策强化对克什米尔的管控。

  伊姆兰认为,在克什米尔,莫迪政府采取的所谓“外科手术”般对巴军事打击,只是做给国内看的,对克什米尔人的现实和未来没有任何帮助。随着社会的进步,克什米尔青年一代不仅要守住家乡,更需要走向世界,更多就业机会、更好地融入印度社会才是他们的现实渴求。▲

编辑:谭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