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悉尼大学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种族歧视在危险抬头

2017年08月25日08:23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韩静仪】编者的话:8月24日,有澳大利亚华文媒体爆料称,纽卡斯尔大学一名印度裔讲师在课堂上公开称台湾、香港为“国家”,遭中国留学生集体抗议后仍拒绝改口。在报道此事时,《澳大利亚人报》采访的一名学者竟指责学生们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称学校不能容忍这种对教学人员的“霸凌”,应维护学术自由。澳大利亚大学校园最近跟“中国”有关的事情好像有点多,墨尔本大学、莫纳士大学出现“禁止中国学生进入”的海报,悉尼大学发现“杀掉中国人”字眼的涂鸦。而在澳媒体上,有关“中国间谍渗透”“华商干扰澳外交政策”的声音也不时出现,让人感受到一种“异样”氛围。在澳大利亚究竟发生了什么?《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韩静仪是悉尼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她讲述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切身体会和观察。

  “一定是真的,他们肯定都是间谍”

  2015年10月的一个寒冷清晨,堪培拉的天空还只是蒙蒙亮。一组澳大利亚反间谍人员手持电筒,悄声潜入一所空无一人的公寓。他们的目标是本地赫赫有名的华裔女性严雪瑞(Sheri Yan),她的丈夫曾是一名能接触机密信息的澳官员。澳安全情报组织(ASIO)怀疑严雪瑞长期为外国从事间谍活动。

  画面突然一转,同样是2015年,在悉尼科技大学一幢设计感十足的现代化建筑前,澳著名华裔富商周泽荣正在为自己捐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教学楼举行揭牌仪式。仪式上,总督和多名澳政要应邀出席,周泽荣彬彬有礼地和这栋楼的建筑师及政要们一同合影。

  上述片段均出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旗下纪录片频道“四角”与媒体费尔法克斯共同制作的《权力与影响力:中国共产党如何渗透澳大利亚》。说起近段时间澳大利亚的对华情绪,不得不提这部纪录片。该片今年6月播出,主要通过4名华人的例子来“揭露”中国对澳政治系统的“渗透”。

  纪录片播出前后,澳媒体都为宣传该片造了声势。笔者最初没有太关注,但后来发现这部纪录片很火。一名澳大利亚本地同学特意给笔者发来视频,问道:“里面讲的是真的吗?”笔者同数名本地同学交流发现,他们都看过这部片子,并相信里面的内容。其中一名在地方政府部门工作的同学表示:“一定是真的,他们肯定都是间谍。”

  笔者认认真真地看完全片,首先的感受就是一些澳大利亚人太草木皆兵了。但这部片子却很能反映出澳大利亚当下的某些对华情绪。

  澳媒体制作这部纪录片,源于对在澳华人近年来积极参与政治的担心。2015年10月,当有“社交皇后”之称的严雪瑞因私人利益贿赂联合国高官一案败露并被纽约警方逮捕后,澳安全情报组织关注到她的华裔身份,进而决定搜集她与丈夫作为“间谍”的证据。

  在一些人看来,许多在澳华人富商都有这种嫌疑。周泽荣和另一名华裔黄向墨被澳安全情报组织指名道姓怀疑。二人都是房地产开发商,在向澳主要党派捐款方面都出手阔绰。有澳学者直言他们“花钱买实力”“必然会对澳政治系统造成损害”;还有人宣称,“他们与北京方面结成政治同盟,挥舞着成千上百万的政治献金向澳主要政党购买上位之路、存在感和话语权”。

  对澳大利亚媒体有所观察的人能够发现,“中国插足澳大利亚政坛”这一说法,近5年间频频出现。随着在澳华人数量和中国对澳投资金额与日俱增,澳大利亚人开始担心这些中国资本的流向,更害怕本地政治生态受到不良影响。每一笔在澳华商的巨额金钱交易,每一名持绿卡的华裔名流的举动,都令澳情报部门警惕。

  实际上,一些华裔富商参与政治,其政治献金被视为通往上层社会的敲门砖,这更多只关乎私人利益,而非澳媒体、政客所着力放大的“红色属性”。将商人的个人利益强行解释成中国政府在背后施加影响,无疑有些捕风捉影。

  “我在澳大利亚十年多,见过的种族歧视数都数不过来”

  如果说华裔富商的大手笔交易和政治献金还只是让少部分澳政府人员感到苦恼,与日俱增的华人则真正让普通澳大利亚民众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今年6月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16年8月9日,澳总人口为2371万人,其中华裔超过121万人。除作为官方语言的英语外,普通话已然成为澳第二大语言,约有2.5%的澳大利亚人在家使用普通话交流,另有1.2%的人日常使用粤语。

  华裔群体多聚集在澳东南沿海地区,尤其是悉尼和墨尔本。较高的人口比例令澳本地人备感压力。澳《每日邮报》曾在头版刊登“欢迎来到中国城”中文标题,配以悉尼歌剧院的图片,讽刺悉尼已被华人占领。

  来留学的中国人同样络绎不绝。中国是在澳留学生最大来源国,根据2017年澳教育局的统计,共有15万中国留学生在澳留学,占澳国际学生总数的30%。

  “ABS”是悉尼大学商学院一栋教学楼的简称,许多本地学生却称它为“中国楼”。“真的,你一进去看到的几乎都是亚洲面孔,很多学生在说普通话。如果不是告示牌都写着英语,我真会以为自己身在中国。”劳伦是土生土长的悉尼人,目前在悉尼大学商学院就读研究生。“每堂课的同学基本都是中国人,这种感觉还挺奇妙的。我很喜欢我的中国同学,他们真的很勤奋,也很友善。”

  和劳伦的热情与亲切相反,过多的中国留学生让同为本地人的麦德琳产生了负面情绪。“(中国学生)太多了,他们会在自习室和图书馆拿书占座却迟迟不见人来,而且厕所里到处都是他们贴的小广告。我同意学校应该是各种文化有机融合、互相交流借鉴的地方,但他们的有些习惯让我很难接受。”麦德琳所指的是张贴在商学院大楼厕所的各种中文广告,其中不乏补课机构、留学移民中介及商店的联络信息和二维码。

  “本地学生已经算是很客气了,那些没工作的下层人士才最可怕。”谈及澳大利亚本地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已经拿到绿卡的南希一脸无奈。她祖籍广东,2006年举家移民澳大利亚,现在悉尼经营一家礼品店。“我在澳大利亚十年多,见过的种族歧视数都数不过来。要么是指责我们‘抢了澳大利亚人的工作’,要么是‘污染了澳大利亚环境’。我有时候也不明白,大家都是移民过来的,无非是他们先来,我们后到,只有原住民才算得上真正的澳大利亚本地人吧!”

  澳大利亚一家民调机构2016年曾做过一份关于种族歧视的调查,在接受访问的2.2万名15至19岁年轻人中,有1/3表示曾遭遇过不公正对待或种族歧视,其中在日常生活中讲普通话的华人遭到歧视的比例最高,达到90%。

  从各种“中国入侵”到大国间的“夹心饼干”

  许多在澳华人都遭遇过种族歧视,笔者就曾在悉尼街头两次被当地人无缘无故咒骂——“你们中国人都是垃圾,快点滚出悉尼,滚出澳大利亚!”虽然澳大利亚法律强烈反对种族歧视,许多法律机构也都愿意为遭遇种族歧视的人提供援助,但真正站出来反抗的华人仍属少数。

  “无论从历史还是文化传统看,中国人都是非常温和的民族。我们不愿意惹事,也不希望事情闹大。”胡烨(化名)是悉尼一名很有经验的华人律师,对于屡增不减的种族歧视事件,他认为,很多案件都体现出澳大利亚人“白人至上”的心态。“我们要勇敢地向种族歧视说不,遇事不怕事”,他说。

  在笔者看来,尽管澳大利亚校园最近出现多起歧视中国人事件,调查发现是当地白人极端分子所为。可以说,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还是小众范围的。而在校园之外,大部分澳民众对中国人是友善的,但对小部分人来说,华人越来越多,公共场所中文标识越来越多,所谓“中国威胁论”已经渗透进一些人的生活中。像7月份的一个房地产博览会,在悉尼一座地铁站,只有中文广告,这让一些人觉得很不舒服,认为是“文化入侵”。

  无论是澳当局对华商和中国资本的警惕,还是个别人对于华人的歧视,都折射出中澳关系的微妙变化。笔者注意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由于他的强势和不按规则出牌,导致美澳关系有点紧。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调显示,约60%的澳大利亚人认为特朗普的一些政策使他们产生了反美情绪。即便如此,仍有超过75%的受访者认为美澳近70年的联盟对于澳大利亚相当重要。

  对于另一个亚太强国——中国,澳外交战略慎之又慎。眼下,中国的投资已引发澳政府担忧,当局逐步收紧对外商参与基建投资的筛查,尤其是港口、战略重地附近的项目。不少澳大利亚人很想和中国人合作,但碍于美澳传统盟友关系没能实现。尽管澳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中国,一些对中国崛起本就持怀疑态度的人士仍然放不下戒心……

  一方面紧盯中国抛出的巨额投资橄榄枝,另一方面慑于美国的立场,澳大利亚左右为难。究竟该走什么样的路,澳国内争论不休。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如果一直对中国崛起及影响力心生恐惧,拒绝合作,无疑会让自身的发展放缓甚至停滞。▲

编辑:谭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