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外媒关注中国戒除网瘾训练营:行军课每天徒步40公里

2017年08月30日07:56来源:参考消息网

原标题:外媒关注中国戒除网瘾训练营:行军课每天徒步40公里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英媒称,中国是首个把网瘾视作疾病的国家。中国父母为了戒除孩子网瘾,让孩子参加使用严酷疗法的训练营。

据英国《卫报》网站8月28日报道,午夜时分,出租车在一个类似监狱的院子外停下,熊成佐(音)的父母把他交给了被他们称为“魔鬼教父”的一名男子。

报道称,当天早些时候,一家三口从600公里外的家中出发,熊成佐的父母告诉他,这是一次家庭出游。事实上,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类似于新兵训练营的治疗中心,专门针对问题少年和对上网的痴迷程度让父母忧心的网瘾患者。

熊成佐去年12月18日谈起初到训练营时的情形说:“他们欺骗了我。我大喊‘我要出去!我不想待在这儿!’”可是没有用。“我父母不理我,他们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

报道称,16岁的熊成佐是中国可能多达2300万网瘾患者中的一员。而“魔鬼教父”其实是一名和蔼的退伍军人,名叫徐向洋,他是身处旨在让年轻人脱离虚拟地狱的全球战争第一线的人。

报道称,57岁的徐向洋创办了一家教育训练工作室,他说:“我完全反对网络游戏。这些游戏彻底摧毁了一个人的健康。它们让人失去了赚钱或自立的手段。它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给家庭和个人不会带来一丁点正面的东西。”

徐向洋1997年开办这所学校时,网络成瘾的情况还很少见。那时,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只有三年时间,根据官方统计数字,全国仅有大约30万台电脑,只有62万人有上网的条件。

20年过去了,中国网民的数量已激增至7.1亿,让中国成为全球使用互联网的人群最庞大的国家。网络成瘾的情况也呈现了爆炸式增长。

徐向洋的商业伙伴同时也是他妻子的李燕认为,孤独感是导致网络成瘾的罪魁祸首。她说:“这是个大问题。他们的内心感觉空虚。他们不能满足父母的期望。所以他们进了网吧。”

报道称,一旦进入网吧,许多年轻人逃离了现实中的问题,没日没夜地玩起了像“英雄联盟”和“反恐精英”这样的游戏。据报道,今年4月,广州一名17岁的少年因为连续40个小时玩一款名叫“王者荣耀”的游戏,突发脑梗。

报道称,在2014年的一部关于中国网络成瘾问题的纪录片中,北京一所训练营的负责人说,有些网瘾患者为了寸步不离电脑,会穿着纸尿裤。这名负责人说:“正因为如此,我们称之为电子海洛因。”

报道称,2008年,中国成为第一个宣布网瘾为临床疾病的国家。此后,它一直试图用有时极具争议的手法来应对这个21世纪的难题。

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戒除网瘾训练营:其中一家距离徐向洋的学校不远,因为无视政府禁令使用电休克疗法治疗网瘾而臭名远扬。一名22岁的网瘾患者谈到自己的痛苦经历时说:“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我只能紧闭双眼,眼前全是雪花,就像看没有信号的电视。”

徐向洋认为这样的疗法是非理性、非人道的。他开办的学校试图用文化而不是电击来吸引网瘾患者重回现实世界;学校还开设了芭蕾舞和音乐等课程。

不过,在曾经当过兵的徐向洋看来,有一种疗法比其他疗法都管用:行军。每年至少三次,学生们——许多学生来自生活富裕的家庭——要穿越乡村地区,进行300公里的长途行军。精疲力竭但至少与互联网隔绝开来的他们中途会在一个村子停留,在一个类似兵营的大院里上一个月的课,然后再返回基地。徐向洋说:“这是纪律。”

三天前刚刚完成最近一次行军的熊成佐说:“我一开始根本无法忍受……每天都要走40公里。我的脚上全是水泡。”

不过他说,行军逼着他在没有网络的环境下生活,也让他开始反思自己使用互联网的方式。他在谈到父母把他送到训练营的决定时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把我送到这里。”

对于这一点,18岁的邴嘉莹(音)不那么确定。她从学校辍学,自称是智能手机成瘾。她说自己也是父母以出游的名义骗到这个学校的。她记得在5月份被强制送到这所学校时对母亲说:“我恨你。”

她承认,她每天没日没夜地在手机上聊微信和QQ是导致与父母关系糟糕的原因之一。但是在标着“女兵”的宿舍住了两个月后,她似乎对接下来的生活感到恐惧。她抱怨说:“我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整年。”

报道称,由于担心一些训练营会虐待未成年人,政府采取了行动。

徐向洋的训练营的气氛似乎要轻松得多,尽管这里对上网也有严格的限制。李燕说:“我们这里有wifi,但他们没有密码!”

在孩子们行军途中落脚的村子里,数十名兴高采烈的学生正在一个户外游泳池里嬉戏,诵读课上孩子们大声朗诵古诗。教美术的张一凡(音)老师说,这所学校的任务是悉心培养学生,而不是惩罚他们:“有些父母对待孩子只会用打骂这种严厉的方式。他们不知道如何引导孩子走向美好的世界。”

熊成佐承认,他刚到这所学校时是“严重的网瘾患者”,不过现在,他甚至开始喜欢这个新家了。他说:“这是个好地方。”(编译/李凤芹)

外媒关注中国戒除网瘾训练营:行军课每天徒步40公里

资料图片:上海市武宁路附近的一处网吧。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