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竞技内涵和教育外延在天津全运寻找“交点”

2017年09月04日07:41来源:中国青年报

  竞技内涵和教育外延在天津全运寻找“交点”

  9月2日下午,天津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游泳跳水馆南门外,小小的售票亭前询问购票事宜的人络绎不绝,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宁泽涛的“粉丝”,希望买到一张9月3日或4日有男子自由泳100米比赛的门票,不过,9月3日和9月4日晚的门票早在放票之初就已售罄。一名售票人员介绍,前一天夜里,这处售票亭前曾出现了粉丝们通宵排队购票的景象——如此炙手可热的门票,在全运会历史上并不多见,但在本届全运会的游泳、乒乓球、女排、田径、篮球等比赛项目上却成了常态。

  回顾过去几届全运会,最引人关注的往往不是全运会赛事本身应有的精彩,而是与全运会如影相随的各种场外事件——假摔、黑哨、罢赛、暗箱操作、结果内定等。以至于作为四年一届的国内最高水平的国家级运动会,全运会却成为体坛丑闻的集中爆发地。

  不过,本届全运会的负面事件明显减少。截止到今天,本届全运会赛程已经过半,如果以重大负面事件论,大概只有8月28日女排成人组铜牌争夺战发生的观众、球员与保安的肢体冲突这一起。相比以往丑闻缠身的尴尬,本届全运会终于在“气质”上有了转变。

  多重举措试图塑造全运会新形象

  全运会严控赛风赛纪问题,力图洗心革面,其实在本届全运会开幕之前就已经显露了迹象。

  8月24日,本届全运会开幕前三天,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对国家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领导班子予以“通报批评”的处罚决定。在8月3日至13日先期举行的本届全运会拳击比赛上,多次发生因裁判员判罚问题导致的赛场申诉、运动员质疑比赛结果乃至强行占据赛台影响后续比赛的不良事件。国家体育总局认为国家拳跆中心在全运会裁判员的选派、管理和使用上存在漏洞,暴露出拳跆中心在维护全运会赛场秩序的工作中存在预判不准确、处置不及时、措施不得力等问题。

  国家体育总局在本届全运会正式开幕前,严厉处罚出现问题的拳跆中心,对其他比赛项目都是一种警醒,体现出严控全运会赛风赛纪问题的态度。半个多月前,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组组长李建明在一次会议上就曾明确表示,总局对本届全运会的赛风赛纪问题和反兴奋剂工作采取“高压”态势,谁敢出头就“打”谁,在全国反腐肃纪的大环境下,体育不能成为反腐的特区,特别是全运会,绝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频频发生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赛风赛纪问题。

  为了净化全运会的比赛环境,国家体育总局还加强了赛场监督工作。据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8月27日介绍,在全运会开幕式之前已经提前结束的比赛中,国家体育总局总共派出了五个督导组赴各个赛场进行赛风赛纪的督查,一经发现问题立即严肃处理。

  在惩治全运会赛风赛纪问题上,国家体育总局的另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取消全运会金牌榜、奖牌榜排名。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司长刘晓农8月27日表示,取消金牌榜主要是为了消除“唯金牌论”的风气。竞技体育的目标仍然是奋力拼搏勇创佳绩,但绝不能为了金牌不择手段。从往届全运会看,屡屡发生的重大负面事件基本上都与体育界内部的“金牌至上”、“锦标主义”密切相关。刘晓农强调,没有了金牌榜,不表示运动员、运动队不再追求金牌,而是要在规则下、公平竞争的原则下去夺取金牌。

  本届全运会的另一大特色是把19个大项的群众体育比赛纳入全运会范畴,按照官方的解释,此举也是为了体现全运会的全运惠民、全民参与诉求,给全运会增添了更多全民关注的元素,有助于实现竞技体育、群众体育两手一起抓的体育工作方针。

  “金牌考核”体系仍在运行

  本届全运会,有形的金牌榜没了,无形的金牌榜仍在。

  一名地方体育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本届全运会虽然进行了比较大的改革,但对地方体育主管部门而言,从本省运动员获得的金牌数量、奖牌数量统计,到与实力相近省市之间的全运会成绩排名对比,再到根据全运会成绩进行“论功行赏”政绩、业绩考核标准仍然跟过去一样。

  地方政府对体育主管部门的考核,全运会成绩依然是最重要的一块。地方体育主管部门对所属各个运动队的考核,也以是否完成全运会夺金、夺牌任务作为最主要依据。对于教练员、运动员而言,全运会既是最重要的竞技水平检阅平台,更是达成名利双收效果的主要通道。

  在全运会上,我们看到诸如徐云丽、仲满、郝帅等老将,在竞技状态下滑、身体条件远不如从前的情况下依然要拼搏一回,徐云丽重伤的画面让人动容。固然,这其中有个人对竞技梦想不懈追求的原因,但也有地方体育主管部门、运动队需要老将们“站好最后一班岗”的要求。无数已经是世界冠军、奥运冠军的老将,哪怕已经伤病缠身,都要在完成全运会任务后才能退役,这都是因为全运会是地方体育主管部门和运动队领队最看重的赛事。

  为了在全运会上拿到理想的成绩,所谓的“不择手段”依然存在。一名地方运动队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一些人为打分或裁判裁量权很大的项目上,裁判工作还是要做的,只是怎么做,需要更高超的技巧。全运会拳击比赛多次发生争议性判罚,并导致国家拳跆中心受到过国家体育总局的严肃处理表明,在惩治赛风赛纪的高压形势下,为了全运会的金牌任务,还是有人敢于铤而走险。

  在地方体育主管部门和运动队眼里,全运会从本质上来说是政绩大考的性质没有变。完成金牌任务的,可以等到下一个四年的轮回;完不成金牌任务的,未来四年面临的就可能是缩小队伍规模、削减预算经费,甚至是被裁撤。

  全运会是中国竞技体育的最高检阅台,是聚齐中国体育明星的大舞台,但更是一个名利场,关系到很多体育人的命运。

  全运会仍有外延可以探讨

  也正是因为看到历史上导致全运会不断出现乱象的本质原因没有解决,某著名体育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坚持“取消全运会”的观点。

  已经办到第13届的全运会,今日的外部环境与58年前举办第一届时已然迥异,这名体育专家表示,全运会的历史使命早已完成。

  从发展全民健身和群众体育的角度看,本届全运会群体项目与竞体项目共同举办的方式本是一项创举,但在这名专家看来,全运会却因此显得有些“臃肿”。他认为,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的发展理念完全不同,两个项目混搭的方式值得进一步探讨。如果要发展群众体育,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举办类似过去全国体育大会的全国性群众体育运动会。不过有些遗憾的是,2010年举办过第四届全国体育大会后,在国家体育总局对全国综合性运动会进行调整的过程中,全国体育大会已经停办。如今,在缺少一项全国群众体育综合性运动会的情况下,又把群体项目加进了全运会中,反倒让全运会担子更重。

  从竞技体育的角度看,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像全运会这样的全国性综合运动会,构成竞技体育赛事基础的主要都是单项赛事。但中国目前单项赛事偏少,或许正是由于全运会这个“巨无霸”的存在,限制了单项赛事的发展空间。

  本届全运会受到了较高的社会关注度,但这并不是说明公众对全运会有需求,而是表明公众对欣赏知名体育明星和高水平体育赛事有需求,这些赛事在国内依然属于稀缺资源。四年一届的全运会显然间隔时间太久,能够高频率举办单项赛事才能更有效满足公众的观赛愿望。

  有人认为地方政府对申办全运会积极性非常高,这说明全运会有很强的生命力。对此体育专家表示,脱离开体育意义的综合性运动会正在全世界范围内走下坡路,比如奥运会的申办城市越来越少,欧洲运动会、亚洲运动会、非洲运动会都面临着困境。这类综合性运动会的办赛成本高、市场开发困难、收益太低。全运会其实也面临同样问题。

  不过,按照目前全运会进行的各项改革进程分析,国家体育总局显然是想要保住全运会,无论是推动群众体育与竞技体育并重,还是消除体育界的不正之风,都体现了中国体育的改革方向。

  在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看来,如果全运会还是像过去几届那样奇事、怪事、丑事很多,那么全运会确实应该取消了。从本届全运会截至目前的情况看,改革给全运会带来了负面新闻减少、群众参与面扩大、更多的弘扬正气和引领时尚等方面的变化,可以说,以取消金牌榜为龙头的全运会改革又从某种意义上拯救了全运会。

  全运会的改革可谓轰轰烈烈,可是让王宗平感到遗憾的是,全运会的改革依然没有撬动学校体育和青少年体育沉疴的迹象。尽管全运会的不少项目都设定了青少年组的比赛,但就当前学生体质状况堪忧、学校体育存在诸多困难的环境下,全运会却没有在推动学校体育工作上展现出应有的能量。无论是利用全运会的竞技舞台、明星效应,还是专门为青少年提供一个能够产生足够号召力的平台,刻意改革的全运会都不应该与全国2.6亿青少年相隔太远。

  2014年以来,在全国反腐工作不断升级和中央巡视组向国家体育总局提出整改意见的大背景下,本届全运会的诸项改革并不显得突兀,虽然业界对全运会的改革大多持支持态度,但全运会的内涵和外延,还将在长期范围内成为值得探讨的话题。记者 慈鑫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