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张培萌:遗憾落幕,开启新生?

2017年09月04日10:20来源:北京日报

  当谢震业振臂高呼庆祝胜利,意外落败的苏炳添一脸不甘,张培萌则躺倒在赛道上,双手掩面,胸口起伏。在今晚进行的全运会田径男子100米决赛中,以卫冕冠军身份出战的北京名将张培萌以10秒34获得第六。而这也是他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百米大战。

  年少的轻狂,迟暮的伤。以如此方式谢幕,不免悲情。但,就像十几年来的大起大落,张培萌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全部淡忘。“我很感恩自己是一名运动员,这段经历让我敢于面对一切困难和坎坷。”转身落幕之际,亦是新生的开启,“我会依然积极、乐观地面对一切,相信我,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遗憾点缀的离别,也挺美

  4年前勇夺全运会100米和200米双冠的张培萌,此次只报了100米一个单项。赛前,他说自己的目标是不留遗憾,展现最好的自己。不过,当复赛以10秒30从“死亡之组”脱颖而出后,张培萌改口了,“最后一场,争取跟他们一起上领奖台吧。”

  10秒30,这是张培萌很久没有过的成绩了,比他去年在里约奥运会预赛中跑得还快。随着年龄增长,身体能力下降,张培萌越来越看淡胜负,副作用便是调动不起来状态。“小时候一到赛前就特紧张、特期待,想赢怕输。现在觉得输赢都无所谓。可能岁数大了,没那么多热情了。”他开玩笑说,“所以这次比赛前拼命调动自己,笨鸟先飞嘛。”

  然而到了决赛,状态上佳的张培萌却没能如愿“做好自己”。刚跑了几步,他的两腿就互相绊了一下,导致节奏被打乱。这是张培萌从来没遇到过的情况,“如果表现出最好的自己,一切都可以接受。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遇上这种事……我也真够背的。”

  “不过,”顿了顿,张培萌又说,“一个不完美的收场,用遗憾点缀的离别,我觉得也挺美。”

  油门踩到底,转速起不来

  令张培萌决定离开的,正是不能再成为最好的自己。“有时候躺在床上,我就想,人生要是从80岁走向1岁该多美好。”

  如今的张培萌很喜欢自嘲。他说复赛跑得好,是因为分在边道,不会被苏炳添和谢震业“带节奏”。他说很怀念曾经“飞”到第一的感觉,现在只能屏蔽对手,幻想自己是第一。记者问他是不是在找当年世锦赛跑出10秒的感觉,他淡淡一笑,“没找,找不回来啦。”

  从豪情万丈的少年,到心如止水的老将。如此蜕变,是自我调整,也是无可奈何。张培萌不舍赛场,但他说,身体实在没有以前那个“脆劲儿”了,心有余而力不足。酷爱汽车的张培萌总喜欢用车举例子,“就好比汽车转速,以前踩一脚油门能到八九千转,现在油门踩到底只能到五六千转。回不去巅峰状态,心里很不爽,很着急。”

  不过,十几年跌宕起伏的运动经历,让张培萌学会了笑对一切,而这也被他视为一生的财富,“荆棘坎坷,巅峰低谷,我都经历过了。当我把这一切都扛过来之后,无论人生中再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坦然很多。”

  东京奥运,如果还需要我……

  尽管近年来在国际赛场屡创佳绩的已不是张培萌,但他仍是中国接力队最稳定的第四棒,在中国男子短跑发展历程中创造的辉煌战绩也不容抹杀。“看到大家的进步,我也挺欣慰的。”张培萌毫不谦虚地说,“毕竟我也做出过贡献嘛。”

  张培萌曾说:短跑虐我千百遍,我待短跑如初恋。虽已决意作别,但他仍深爱这条“虐”过他无数遍的赛道。“其实我挺害怕退役后的生活,害怕我会失落。”去年奥运会后,张培萌一度情绪低落,甚至抑郁,直至恢复训练才又阳光起来,“所以我退役后也会坚持训练,保持一下体型……时刻为复出做准备。”

  刚提到退役就想着复出,这北京小伙儿也太实在了!“先退一年,忙活点儿自己的事。”就像年少时从不遮掩雄心壮志,如今张培萌还是有一说一,“2020年东京奥运会,如果我身体状态能找回来,如果队友特别优秀,如果国家队还需要我……如果可能的话,我还会和大家站在一起。”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