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骏化复合肥杯”2017“河南最美村官”候选人】李瑞:大山深处党旗红

2017年09月04日16:52来源:大河网

  做过四次大手术,50多岁已因病退出领导岗位,却在两年前毅然拖着病体,从大城市来到深山小村。

  从此,山坡沟坎,田间地头,菌棚茶园,到处有她的声音;修路架桥,补塘筑堰,架电引水,处处有她的身影。

  当听说她再次病倒要离开时,村支书流着泪说:“你走了,这一村老老小小,我怎么办?”反对过她的村民说:“你一走,大伙儿都说是我气走的,今后我在村里咋抬头?”她帮扶过的贫困户说:“你走了,俺家的茶叶谁帮卖?俺孙女的奶粉谁帮带?”

  6月28日,站在信阳市“让党旗在脱贫攻坚主战场高高飘扬”驻村第一书记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她眼含热泪庄严承诺:“即便我倒在驻村扶贫的岗位上,大别山的山水、南冲村的父老,还有鲜红的党旗,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无愧于共产党员这个光荣的称号!”

  她,就是省国税局派驻商城县伏山乡南冲村第一书记李瑞。


  灾后重建赢民心

  满目疮痍!这4个字,是南冲村给李瑞的第一印象。

  2015年6月27日,伏山乡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袭击,暴雨倾盆而下,山蹋了,公路毁了,桥梁垮了,无数民房被冲了,良田庄稼被埋了……肆虐的山洪几乎毁了整个南冲村。

  灾后两个月,李瑞来了。

  进村第二天开始,李瑞每天早上6点出发,夜晚11点多才回村部。她一步一个脚印把整个村子的沟沟坎坎都扎扎实实丈量了一遍,认认真真记下每一家的疾苦和受灾情况。每到一家,她都是笑着进去,流着泪出来。

  在楼房组彭来金家,患有肾癌的老父亲骨瘦如柴,洪水中刚摔伤脚的妻子一步一挪,房子被毁了,田地庄稼绝收,一家人住在救灾棚里抹眼泪。

  “当时,我紧紧握住他的手告诉他:别怕,有党和政府在!”回想当年,李瑞依然会双眼湿润,“洪灾过后,乡亲们的日子真苦啊。”

  面对着几乎流干了眼泪的乡亲们和满目疮痍的南冲村,李瑞打定主意:“尽快搞好灾后重建,先给村民们吃一颗定心丸。”

  连续几个月,她忙着省里市里县里上上下下去帮乡亲们“哭穷”,挨个去政府职能部门为乡亲“叫苦”,功夫不负苦心人:随后的几个月,南冲村新增两台110千伏安变压器,新立电线杆24根;赵坊至响堂组修通了近3公里的水泥路,周边1200余名群众出行不再难;破庙组30米宽的大堰、赵坊组110米的水毁河堤被整修、重修;村民饮水工程被升级改造,管理经营权公开竞拍,周边400余户5000多人吃上安全放心自来水;村小学旁新建一个600多平方米的文化广场,硬化、绿化、亮化一步到位,体育健身器材配备齐全,山沟沟里数千群众晚饭后也有了像城里人一样散步、健身、跳舞的地方。

  “李书记来了,灾后南冲因祸得福了!”茶余饭后,村民们谈论最多的是她。


  倾心帮扶胜亲人

  地处大别山深山中的南冲村,总面积不到8平方公里,山林却占了一半还多,全村耕地不到800亩。“穷山恶水难活人”,是乡亲们挂在嘴边上的话。

  经过详细走访,李瑞将村里情况总结为“三多三少”:即贫困户多、残疾人多、光棍汉多,田地少、经济作物少、村里收入少。全村367户,贫困户近一半;二级伤残的就有60多人,智障的还有20多人,剩下的全是光棍汉。

  余湾组70多岁的赵曾菊是个智障患者,唯一的儿子因前些年在外务工头部受伤而丧失劳动能力。相依为命的母子,蜗居在2间破旧的土坯房中,用砖头支起一张破竹席,被褥破烂不堪。李瑞到后,主动与她结成帮扶对子,为她购买了新床和全套被褥,还发动志愿者定期给她家打扫卫生,送去钱粮。

  小田冲组章祖生,家里劳动力少、病患多,还新添了小孙子。李瑞便经常给他们送去生活必需品,从城里给婴儿带来奶粉,还帮他家里的茶叶全部卖到城里。去年7月,省国税局领导来南冲村调研。当听说家里来的是李书记单位的大领导时,老人一再鞠躬抱拳道谢,嘴里不停地喃喃念叨:“感谢共产党,感谢李书记!”

  在洪灾中失去房屋、住在救灾棚里的彭来金,也在李瑞的帮助下,申请了危房改造资金,住进了崭新的平房。儿子去年考上了大学,外出打工的夫妻俩主动给李瑞打电话要求“脱贫”:“你们太辛苦了,我们不能再添负累。”

  面对如此众多的贫困户,李瑞深知,输血式的帮扶,并不能从根本上崭断“穷根”,必须帮他们找到一条致富路!

  经过反复调研,李瑞带领大家办起了村集体经济合作组织,养殖肉牛,种植蘑菇,带动贫困村民就业,分红用于村集体经济发展和贫困户救助。

  回到家,小孙女问李瑞:“奶奶,你是卖蘑菇的吗?”孩子长年不见奶奶,见到她时,奶奶还在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四处推销合作社的蘑菇。

  去年村集体种植蘑菇收益3万多元,使全村170余户贫困户受益;他们又申请建起了集中连片光伏发电扶贫项目,村民每年都能够得到卖电收入;引导村里致富能人发展蘑菇种植,50多户村民加入食用菌专业合作社,年均增收近8000元;引来华美制衣加工厂,村里70多名留守妇女有了稳定收入……


  南冲是我第二个家

  “原先村里一年也开不了几次会,办公桌上常常落满厚厚的灰尘。乡亲们来办事儿,跑好多趟找不着人是常事。如今,乡亲们无论啥时候来,都有人。”

  说这话的彭怀成,是村监委会主任,一个有着49年党龄的老党员。彭怀成说,李瑞到任后,先从抓班子带队伍开始,把软弱涣散的党支部建成了坚强有力的战斗堡垒。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她又找来资金在村部原来的三间平房上加盖一层,添置了办公桌椅、电脑、空调,村里开会再也不用四处借桌子,找椅子了。

  支部会议正常化,党员大会、村民组长会定期召开,村里各项决议、开支全公开,党员、干部、村民参与村里公共事务的热情空前高涨。党员干部为群众办事的效率提高了,村支部村委会的群众威信也高了,党组织的凝聚力更增强了。很快她又推行村规民约上墙入户,民风民俗也慢慢好转。

  “乡亲们都说,李书记身体不好,做过四次大手术,还在咱这穷山沟里这样拼,我们再不好好干,脸上无光啊!”彭怀成说着说着,双眼就湿润了。

  “说实话,力不从心时,我想过退缩,还曾给省局领导发过申请另派他人驻村的信息。”李瑞坦言,“可当我把自己的念头和村里人一说,没想到村支书、村主任当场就哭了。”

  原来的老支书,一个黝黑魁梧、阳刚气十足的汉子,当时就流着泪拉着李瑞的手说,“你来了,村里好不容易有了大起色。如果你半路上一走,叫我咋跟乡亲们交代啊?”

  听说这个消息的乡亲们也哭了。那几天,村里人不管谁遇到李瑞,都会拉着她的手说:“李书记,你不能走啊,我们都指望你领着我们过上好日子呢。”

  “县委李高岭书记、周哲县长,组织部裴军部长,也都关切地询问我工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省国税局李廷廷副局长更是当着全村党员干部的面,给我深深鞠了一躬。”李瑞说,“想到这些,我又挺了过来,没有当逃兵!”

  记者见到李瑞时,她依然脚步坚定地行走在南冲村的崎岖山路上,行走在质朴憨厚的乡亲们中间。

  “南冲已成为我第二个家,即便有一天我真的走不动了,高高飘扬的党旗依然会指引着乡亲们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山间微风中,飘荡着李瑞轻松而坚定的话语。

  (胡巨成 刘宏冰 曾令菊)


  “骏化复合肥杯”2017“河南最美村官”典型推荐活动专题

编辑:杨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