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青岛交警取消为暴走团“封路”措施 实施仅不到一周

2017年09月06日07:31来源:北京青年报

青岛八大峡广场周围的人行道被大幅拓宽,几乎与机动车道等宽

  青岛交警取消为暴走团“封路”措施

  暴走团活动区域人行道大幅拓宽 但仍有部分人在机动车道暴走

  8月25日傍晚,青岛交警市南大队的民警来到了青岛八大峡广场北侧的多条机动车道的路口,放置了临时封闭的牌子,以此措施来给经常在这里活动的几个暴走团划出相对安全的活动区域。此项措施一出,便引起了多方关于“路权”等问题的讨论,北青报记者近日从青岛交警市南大队了解到,他们已经在近日完成了广场的“人车分离”措施改造,为“暴走团”封路的措施在实施不到一周后已经取消。

  为“暴走团”限时封路引争议

  从8月25日开始,青岛交警市南大队的民警开始分时段封闭青岛八大峡广场附近的巫峡路、瞿塘峡路等路段,交警表示,此举是为了让机动车给平时经常在这里活动的暴走团让行,保证暴走团成员的安全。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青岛八大峡广场周围,每天晚上都会聚集起数百人的暴走队伍,之前因为人行道宽度有限或者被占,很多暴走团成员都只能在机动车道上活动,存在安全隐患。

  而附近的几条机动车道到了晚上车行数量较少,青岛交警部门表示,经过调研,他们认为分时段封闭这些道路对机动车影响不大,因此采取了临时封路供暴走团活动的举措。8月26日,青岛交警方面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举措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有法可依,而且会持续一段时间。

  此举一出,引发了很多市民和网友的讨论,一些暴走团成员和市民认为,交警的举措本身是出于好意,将车流量较小的道路临时封闭,给暴走团成员使用,既保证安全,又能够提高道路的“利用率”。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把机动车道让给暴走团,是属于一种不该有的妥协,暴走本身应该在相应的活动场地进行,在公路上走,就侵犯了机动车驾驶者的“路权”。

  封路措施不到一周取消

  让机动车在傍晚给暴走团让行,效果怎么样?北青报记者近日再次联系青岛交警部门和暴走团成员,他们表示,分时段限行措施在实施了不到一周后便已经取消,现在,青岛八大峡广场附近的几条机动车道路都已经不会分时段限行。

  青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市南交警大队的民警告诉北青报记者,之所以很快取消了分时段限行的举措,是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对八大峡广场附近人行道的优化改造,改造后,暴走团队员有了较为充分的安全徒步空间,不再需要在机动车道上活动。

  据了解,交警部门听取了各方意见,协调了区政府和各相关部门,打通了广场内的断头路,并增设人行道隔离设施,还完善了交通标志,清理了占用人行道的车辆和障碍物等,这些措施使广场内的步行道实现闭合循环,让人车“各行其道”。

  而之前为了确保在改造期间不发生交通安全事故,所以对人车严重混行的巫峡路等路段实行了临时的交通限行措施。

  青岛的出租车司机关华波告诉北青报记者,之前交警限时段封闭的几条道路都比较窄,靠近海边,而且几乎都是单行道,所以平时来这里的机动车不多,但是在主路遇到堵车的时候,会有部分司机从这里绕行。

  人行道拓宽后仍有人暴走马路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青岛的暴走团主要在五四广场、八大峡广场以及一些体育场周边活动,在八大峡广场附近,现在共有七八支暴走团,每天晚上6点钟左右开始活动,暴走团成员年龄分布很广,从20多岁到70多岁都有,大家一般按照年龄层来分队伍。

人行道拓宽后仍有人在机动车道暴走

  经常在八大峡广场附近活动的一支暴走团的领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在这里活动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大家有统一的队服,而且颜色一般会选择较为显眼的绿色、黄色等,人多的时候,队伍会五到六个人一横排,所以占用空间比较大,“八大峡广场本身就是一个运动广场,但是周围道路边的人行道比较窄,这里三面环海,平时周围路上的车也不多,所以以前大家会选择去马路上活动,机动车一般到这边也会开得比较慢,大家都是相互避让,但是混在一起毕竟还是不安全的。”他说。

  部分暴走团成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进行改造后,八大峡广场附近他们经常进行活动的区域中,人行道和机动车道中间已经设置了护栏,在部分路段,人行道的宽度和机动车道等宽,都在6米左右,为了方便暴走团成员行进,人行道和马路之间的台阶也被修整成了坡道状态。“现在在人行道上基本可以活动开了,不必再占用机动车道了,这样是皆大欢喜的。”暴走团成员郭先生说。

  也有青岛市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在进行改造后,还是有部分小规模的暴走团在机动车道上行走,“好在车辆确实不多,但是如果有了活动的区域,还依旧在马路上暴走,那确实就是暴走团成员的不对了。”

  青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市南交警大队的民警表示,分时段交通管制的措施结束后,他们就减少了在这个区域执勤的民警,但是看到有违规走上机动车道的暴走团,还是会进行劝阻。

  文/本报记者 付垚 实习记者 葛珊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编辑:祝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