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全运洋教头 “外来和尚”不新鲜 “能念经者”得长远

2017年09月07日10:11来源:广州日报

约瑟夫已完全适应广东的生活。(周婉琪 摄)

两位“J”先生与佩娜早已相熟。(周婉琪 摄)

尤纳斯在球场上十分严厉。(孙嘉晖 摄)

勒瓦瓦瑟和队员在一起就像爷孙俩。(孙嘉晖 摄)

黄焯钦和教练拜里亚尔森一起登上领奖台。(孙嘉晖 摄)

  天津全运会激战正酣,赛场内外频繁出现的“洋面孔”似曾相识,他们或曾执教中国队,或在各地方队效力多年,或是初来乍到。全运会赛场成为洋帅的“试金石”,当然,也是成就他们梦想的“荣耀之地”。当他们一次次和弟子站上代表中国13亿人最高竞技水准的领奖台,绝对可以说是职业生涯一次非凡之旅。

  连日来,本报记者转战各个赛场,遍访外籍教练和各地体育主管部门,发现能长期留在中国执教的都是“能念经的和尚”,他们给中国体育带来了新技术、新理念和新境界。

  山东女子重剑教练“老瓦”

  将“绝世剑法”留在中国

  9月2日,在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重剑团体比赛中,山东队以30比29险胜辽宁队夺冠。这是山东击剑时隔20年,再次站上全运会最高领奖台。

  山东队能拿下金牌,有一位70岁老人的功劳,他就是中国女子重剑队原主教练、法国人丹尼尔·勒瓦瓦瑟,弟子们亲切地称呼他为“老瓦”。“我爱你们的祖国,我爱我的姑娘,我不会再执教其他国家的队伍,”里约奥运会后,丹尼尔与中国击剑队合同到期,以此作为对这段工作经历的总结。

  里约奥运会,老瓦率领中国队获得11枚奖牌。之后,他来到山东,再续与昔日弟子的师徒情缘。

  上世纪90年代,老瓦就曾到中国讲学,并与中国运动员建立联系。

  说起老瓦给山东队带来的最大变化,队员们说关键是技术和信心,“虽然我不会法语,但在击剑的交流上,我们没有任何障碍,他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我们就能知道他要我们干什么,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翻译的时间,这种默契也能够提升我的自信。”

  本届全运会,山东击剑队完成了一次蜕变,老瓦功不可没。

  广东男篮主帅尤纳斯

  从国字号教头到省队统领

  出生于1954年的尤纳斯,被誉为“篮球凯撒”,不管是作为运动员还是教练员,他都战绩辉煌;这位在球场上会咆哮的立陶宛人,在场下却很绅士。

  在全运会赛场上,我们再次见到这位功勋教练,他表示,“我已离开中国篮球一段时间,所以很难去评价现在的情况;目前这支队伍有很多年轻球员,全运会前一起打了5场球,队伍需要磨合。”

  2004年,中国篮协任命尤纳斯为中国男篮主帅,在随后4年时间内,老尤总共带领中国队取得66胜51负1平的战绩。2013年,广东宏远俱乐部请尤纳斯出山,带队征战CBA联赛;由此,拥有“半支国家队阵容”的广东男篮开始了与这位名帅的合作。

  今年5月,尤纳斯回归广东宏远出任主教练,并率队出征全运会,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全运之旅。“对于我来说,这是一项全新的赛事,没有外援,易建联具有绝对的统治力,”尤纳斯说,“由于采用全新的赛制,我们要通过比赛观察年轻球员的表现,希望用几场比赛把队伍凝聚在一起。”

  马术队教练拜里亚尔森

  与广东队14年未了情

  放眼中国体坛,能和一支队伍合作长达14年之久的教练屈指可数,而广东马术队盛装舞步项目教练、丹麦人拜里亚尔森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广东队合作已经14年了,大家在一起像家人一样,队员刻苦好学,悟性也很高,所以我们合作非常愉快。”拜里亚尔森说。

  2001年九运会至今,广东马术队在每届全运会上都有2枚金牌入账,这段时间也是拜里亚尔森执教广东队的时期,她也和广东队的老将新兵建立了亲密的友谊。本届全运会,拜里亚尔森和弟子两次站上最高领奖台,收获了盛装舞步团体和个人2枚金牌,这也是她带队史上第一次。广东马术队时隔8年问鼎盛装舞步团体赛,赛后,老将黄焯钦以手掩面、失声痛哭。拜里亚尔森走上前去,抚摸着战马,安慰他。“我等了太久了。”黄焯钦说着,与拜里亚尔森紧紧拥抱在一起。

  拜里亚尔森在丹麦有自己的马场,她是一位典型的“马痴”,除了教马术,她到现在还会参加比赛,这是伴随她一辈子的运动。原来,拜里亚尔森曾有一头秀发,但由于生病接受化疗,她的头发全部脱落,但给人的感觉依然是阳光、健康的。“我爱广东,我爱这里的人和马儿,他们非常棒,为他们夺冠感到高兴。”拜里亚尔森说。

  德国皮划艇教父广东安家

  “老约”网恋娶回中国太太

  不知不觉,“老约”已代表广东皮划艇队参加三届全运会了,71岁高龄的他还是广东代表团本届全运会年纪最大的教练,而他的存在,让我们的教练员慢慢学会了如何消化德国皮划艇的训练系统。

  德国皮划艇教父约瑟夫一向以固执著称,这位可爱的老头当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难以适应”而与中国皮划艇队“分道扬镳”的。不过,广东的人文环境轻松、处事灵活包容,于是,“老约”不仅留了下来,而且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生活,现在跟他聊两三句就会蹦出一个中文词汇,连“退休”都会说,表情也古灵精怪,活泼了很多。

  记者了解到他近期有了“艳遇”,用英文上网聊天,结果网恋成功,娶了一位美丽的中国太太并在珠海安家,“老约”非常顾家,每个周末都会到离船艇中心很近的机场坐大巴回家与妻子团聚。最搞笑的是,当记者询问老约的新恋情时,老头居然佯装生气地说:“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哦,该死的互联网,完全没有隐私。”

  实际上,“老约”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工作,他坦言自己与广东队的合约只剩下两天了,应该考虑退休了,但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跟皮划艇运动说再见,他说广东队新周期也涌现了一些新人,老将新兵都很有潜质,自己当然希望能看着他们成长,从广东走向世界,登上奥运会的舞台。

  “老外临时工”讲究针对性

  陈佩娜夺金有保障

  跟皮划艇的长情不同,广东帆板队的外教流行“短期”,讲究针对性。本届全运会,陈佩娜夺得女子帆板金牌的背后拥有强大的后勤团队保障,其中就包括两位“老外临时工”,来自阿根廷的朱利安是陈佩娜的康复理疗师,他今年6月开始随队,工作就是要加强陈佩娜大运动量训练后的恢复,而新西兰的JP则仅来两周,他是专项技术教练,主要是针对陈佩娜大风技术不稳定的情况,临场作出技术和策略的指导,而这两位都是陈佩娜在参加国际比赛时认识的熟人,此前也有过短期的合作。

  这两位“J”先生都是第一次参加中国的全运会,一切都觉得非常新鲜,关键是,陈佩娜夺金对他们就是最好的回报,他们也觉得中国姑娘在这个项目上的确很有实力。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