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54个班3000多孩子 陈立群:我愿意成为“旁人”

2017年09月08日13:57来源:钱江晚报

陈校长和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陈立群这个名字,在杭州、浙江乃至全国教育界都如雷贯耳。因为他的“爱”与“责任”。

  记者第一次认识他,是在杭州市长河高级中学“宏志班”的开学典礼上。2001年,他在浙江省内率先创办了“宏志班”,招收的寒门优秀生不仅学费全免,还有生活补助,并因此获得了进入理想大学深造的机会。这个助学项目一直延续到今天,而且还将延续下去。

  记者最近一次见到他,是2015年夏天,在杭州学军中学的校长办公室。他正专注地在码字,写当年的高考作文,陪高三学生体验高考氛围。他说,陪伴是最好的教育。

  时隔两年,昨天,记者再次和他见面,却是在距离杭州1500公里的贵州台江县。这位知名高中校长背着一个黑色大书包,站在台江县民族中学教学楼下,神采奕奕,只是略消瘦了些。从学军中学校长岗位上退下来后,有民办学校许下重金礼聘,但他最终选择了支教。

  去年4月起,陈立群远赴贵州,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国家级贫困县从事支教工作,从去年8月开始,担任台江县民族高中校长,分文不取。他说,不为功利,不求功德,只为心愿。

  如今,原定的一年支教计划已到期,可是他新学期又出现在校园里,师生们的眼睛都亮了。因为陈校长上任仅一年,就给台江县民族高中带来许多不可思议的变化。

  比如,尽管该校是台江县唯一的高中,但由于教育质量欠佳,生源流失严重,全县中考前200名学生中,往年只能留住十来个,而今年只走了8个,中考录取分数线从原来300来分,涨到400多分。又比如,数学和英语都曾是该校的薄弱学科,2017届学生数学会考仅27个A等,要补考的有173个,2018届学生(新高三)却有51个A等,补考人数也下降到39个;英语进步更加明显,A等人数从7个涨到36个,补考人数从351个下降到91个。

  “以前我觉得,将来随便读个大学就好了。这一年经常听陈校长讲自己故事,讲外面的世界,现在我空下来就会琢磨,哪所大学更好,更适合我未来的发展。为了实现梦想,我开始定短期目标,例如,这周要看多少书,下次考试应该提高几分……”高三(4)班女生侯真真说。

  老师们也很拼,每天6点半就往学校赶,陪学生早读。“其实,每天起床前我都会一番思想斗争,可一想到年近六旬的陈校长这个点已经到学校了,什么赖床理由都抛到了九霄云外。”高三生物老师时明珠告诉钱报记者。

  看得出来,他们每一个都是陈校长的粉丝。有老师甚至能准确地说出陈校长上任的日子:2016年8月14日。

  被誉为“天下苗族第一县”的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是杭州的对口帮扶点,教育基础薄弱,在陈校长上任前,高考成绩按进出口增量计算,在黔东南州各县排名第九,今年已经攀升至第一。

  更多人好奇的是,这位知名高中校长,为啥偏偏选了支教这条最苦最累的路?

  在陈校长忙碌的一天工作中,记者见缝插针地做了一次访谈。

  问:您为什么会来台江县民族中学当校长?

  答:机缘巧合。

  2016年年初,贵州的两位名校长,凯里一中的校长汪海清和安顺一中的董英华参加教育部主办的校长培训班。培训期间,每位学员会配备一名理论导师和实践导师。我刚好是两位贵州校长的实践导师。

  按照培训班的要求,导师必须到学员所在学校进行一次调研。于是,2016年4月,我来了趟贵州。两位校长邀请我为黔东南州各县市中小校长进行免费讲座。来这里当校长前后,黔东南16个县市,我去过13个,已经讲了几十场,很受欢迎。黔东南的校长们跟我说,这是他们迄今为止听到的最好的报告,既有理论高度,又非常接地气,收获很大。

  去年8月初,当台江县县长杜贤伟、赵凯明副书记他们来我家的时候,我刚出院不久。但看到他们写的邀请信言辞恳切,许多观念不谋而合,一番沟通之后,我答应出任台江民族中学校长。家里人都很支持,包括我90岁的老母亲。

  问:为什么放弃高薪聘请,选择了支教?

  答:当年我创办浙江省内首个“宏志班”的时候,就开始思考教育扶贫的理念和措施。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应有获得潜能最大化发挥的机会。一个人的成功,就是父母生予的智商能够获得最大化的发挥,在其走向成功的过程中,旁人有给予帮助的责任和义务。这种帮助,不带有任何主观诉求,不为功利,不求功德,只为心愿,只为其先天潜能能够获得最大的发挥,只为其人生的成功。

  所以,我愿意成为“旁人”。

  问:您的支教计划原定一年,期满后为何会留任?

  答:今年很多新高一的学生告诉我,他们是冲着陈校长来的,我怎么能就这么离开?实在放不下啊。

  曾经有个孩子晚上十点发高烧,我赶紧送她去医院。隔天去看她,才知道这是个单亲孩子,妈妈在广州打工。尽管病得较重,孩子执意要求回校读书。我告诉她,学业拉下了,可以补,而生命只有一次。孩子哭着说,我不想自己将来还过妈妈现在过的日子。如此朴实又迫切的愿望,令我揪心不已。我就在心里激励自己,一定要尽己所能,帮助这些苗家孩子走出大山。

  问:来这里一年,您主要做了哪些事?

  答:一开始主要是改造学校的硬件,规范学生的自修纪律和老师的上班纪律,出台和修订了一些规章制度等,并实施全封闭式管理,即全寄宿制,现在主要是为学校的可持续发展做准备。

  学校原来的硬件,我不敢恭维。第一次去看食堂后厨,吓了一跳,2000多名寄宿生和180名教职工就餐,竟然只有一口锅!做出来的东西能好吃么?师生的营养能跟得上么?后来,我把一个食堂变成三个,从一口锅增加到六口锅,同时启用新宿舍楼,维修老宿舍楼,满足了全校3000多名学生的寄宿需要。

  另一个让我震惊的地方,是晚自修时的教室,吵得跟菜场一样。我马上对老师提出要求,晚上6点半要进班管理,纪律不好的班级要扣分,很快有了成效。

  这些管理措施到位后,我就开始琢磨学校的可持续发展。支教是暂时的,学校要发展,必须拥有自己的办学理念和师资队伍。

  现在我把时间更多地花在了激发学生内驱力,培养他们的志向、志气、志趣,还拟定了《台江民中青年教师培养行动计划》,用三个工程培养年轻老师。

  今年夏天,我组织了新高一游学团,让一群没坐过高铁的孩子去了趟北京。我还把老师送到杭州最牛的几所高中培训、听课,前八所几乎去遍了。回来后,都说收获很大。

  书里的世界更大,我每个月都会送老师一本书,让他们看了写读书笔记。结果他们不仅把书看进去了,文章也越写越好,好几篇论文在省里获了奖。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