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垃圾丛生污水横流 京杭大运河生态短板亟待补齐

2017年09月11日08:59来源:经济参考报

  如果说文化是大运河的灵魂,生态就是大运河的生命。记者近期在京杭大运河流经的浙苏鲁京津冀六个省市调研了解到,随着近年来生态治理力度加大,大运河生态总体向好,但部分世遗点旁和风光水道依然垃圾丛生、污水横流,生态建设是突出短板。

  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文化带的前提是生态带,由于水量较少,水质排放和断面考核标准依然过低,及局地治理缺位,生态问题重重,建议统筹规划建设涉及土地空间布局调整、湿地修复及污染防治等一系列工程项目,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大走廊建设等市场化机制,构建京杭大运河绿色生态走廊。

  垃圾丛生 部分世遗点生态待修复

  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发布的2016年《大运河遗产点段专项巡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大运河流经的省市,都不同程度上存在生态问题。

  记者近期在大运河华北某省一申遗点看到,这是一座采用我国建筑中古老的糯米浆拌灰土工艺的大坝,故称为“糯米大坝”,大坝经历了百年冲刷、风化,仍然坚固。然而,记者在这世遗点100米附近看到,长达十几米的垃圾带铺满坡岸,塑料袋、腐烂的果皮、鸡蛋壳、残饭剩渣一应俱全。在垃圾旁不远处,竖起的“请不要在此倒垃圾,要做一个有素质的人,谢谢合作”铁牌,锈迹斑斑。

  在垃圾旁的一位马姓村民说,申遗成功以后,有一些游客慕名而来,基层干部也有表态,将打造一条风光带,但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什么实际的动作,不少游客到现场参观了,称和预期相差较大,看到河岸边上的垃圾,倍感失望。

  除了垃圾乱抛,污水横流也是较大问题。在天津北运河休闲旅游驿站附近,记者看到这里水草密布。“北运河河道过去都是经过处理的生活污水,现在虽然有所改善,但依然是劣五类,基本没有生态功能。”北运河边天津市某村庄党支部书记说。

  除了天津,河北和山东局地水道生态同样堪忧。沧州市口岸办主任韩海霞介绍,南运河同样常年无水,由于缺乏管护,河道内杂草丛生,大堤裂缝,案坡及河槽被占用种植树木及农作物严重。

  在大运河山东段,阳谷县张秋镇下闸村700多人的村庄紧靠大运河河道,当地大运河河道、船闸均极具文物价值。“因为汛期来了,水才干净一个星期。虽然现在没有村民往河道里扔垃圾了,但是河水一年中很少时间是干净的。”下闸村一位符姓村民说。

  相比北方,南方古运河的水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记者在苏南某水上服务区看到,虽然大运河的水是流动的,但依然能够看到成片团的蓝藻和油污,漂浮在岸边。“苏州地处下游,由于上游来水等原因,水质不太稳定,有时常在IV-V类徘徊,特别是和浙江交界的王江泾断面,水质有时不达标,压力很大。”苏州一位水务干部称。

  水质排放标准过低 生态综合治理能力待加强

  记者沿线调查发现,由于水量较少,考核标准较低及局地治理缺位,生态问题重重。

  其一,河水水量偏少,水质排放标准依然过低。《报告》称,大运河天津段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河水水量偏少。“夏秋水涨苦潦,冬春水微苦涩”,丰水期容易决口,各水源河流上游流经山地,带来的泥沙较多,河流容易淤塞。如何保持运河水量,实现运河生态平衡,是天津大运河遗产保护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

  天津不少水务干部称,北运河水质劣V类,因上游来水不好。记者调查发现,从天津北运河的现状来看,即便上游处理污水,按照最高的一级A标准,依然是劣五类,比如化学需氧量,一级A是50毫克/升,而地表五类水是40毫克/升,前者总磷是0.5毫克/升,后者河流是0.4毫克/升,湖库是0.2毫克/升,不少污水处理厂根本难以达到一级A标准。

  其二,跨域治污进入瓶颈期,考核标准相对较低。《报告》显示,部分江南运河河道污染严重。嘉兴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综合业务室主任苏营营说,京杭大运河嘉兴段水质有时不达标,有上游和自身的污染。这两年,工业造成的水污染已有效控制,生活污水和农业污染更令人担忧,治污之路任重道远。

  苏南一位基层干部称,长江和太湖贯穿全境,不能低于III类水标准。相比而言,大运河只要求景观四类水,成了周边城市和企业的排污通道,特别是部分流进大运河的支流,污染严重。

  其三,局地治理缺位,垃圾设施供给及有效引导不足。在阳谷县张秋镇下闸村,村民们说,水污染的时候发黑发臭,环境很差,“看到污水的时候打电话给环保局举报都没有人管理”。

  记者在上述遗址边的村庄看到,虽然该村有垃圾池,但离有些村民家太远,村民倒垃圾要走较长的一段路程。马姓村民说,不少中老年人还未养成保护环境的习惯。沿线不少村民反映,部分运河河道垃圾丛生,有的用来种庄稼,整体环境没有根本性改善,政府的有效引导不足,村民并未形成自觉。

  守住生态红线 绿色走廊待构建

  大运河沿线基层干部认为,生态是运河的生命,宜从多方发力,共护母亲河。

  首先,设立治理目标,提高污水达标排放和水质考核标准。位于下游的天津基层干部建议,宜逐步提高上游的污水排放标准至IV类,从源头保证水质,在水质逐步改善的基础上,加快生态修复的力度。苏州市水利局副调研员贡瑞金建议,宜进一步明确各省际和市际间的断面责任,逐步提高考核标准。

  其次,注重部门协同,构建跨流域治水责任机制。据苏南一位基层干部称,水利和交通部门在制定方案时,常各行其是,水利和航道工程完全可以协作,不仅可减少资源浪费,更重要的是减少对坡岸生态的破坏。

  《大运河遗产点段专项巡查报告》称,大运河主要管理部门是水利部门;而在市级层面,运河的水文则是由水文局负责管理。大运河水质的监测管理是环境保护部门,河堤的用地管理是国土部门,河堤上防护林又由农林部门负责管理,管理机制不够顺畅。

  不少基层干部建议,宜在顶层设计层面,国家和省级层面应该分别成立以省、市、县边界所在地政府共同参与、全流域的大走廊建设联席会议制度,抓好跨行政区的产业布局调整优化、水环境安全监管和预警等,实施上下游、左右岸同步管控。

  第三,河湖一体规划,构建大运河生态大走廊。扬州一位水利干部称,蓄水靠湖,河只是水的载体。以扬州为例,宝应湖、高邮湖、邵伯湖都是淮河入江水道重要组成部分,行洪期间承泄上游淮河泄洪来水,上游客水对湖泊水质的影响极大,影响到长江水质,直接关系到南水北调东线调水水质。

  截至目前,东线一期工程已通水逾三年,输水水质达到Ⅲ类水标准,然而,送水沿线区域尚存产业布局不合理、污染负荷较重、优良水体比例不高、生态功能退化等问题。

  京杭大运河沿线多位基层干部建议,宜建立设立大运河生态大走廊建设,统筹规划建设涉及土地空间布局调整、湿地修复、良好湖泊建设、岸线防护以及污染防治等一系列工程项目,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等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化机制,将京杭大运河打造成世界跨流域生态廊道建设的样板区。

编辑:谭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