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慰安妇电影《二十二》北美上映 观众:被她们的顽强深深打动

2017年09月11日19:34来源:国际在线

  国际在线报道: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电影《二十二》,自去年8月14日在国内公映以来票房喜人,目前已突破1.5亿元人民币,创造了中国纪实电影票房的新纪录。这部以平实的视角展示中国幸存慰安妇生活的纪录片于9月8日起在北美10座城市上映。本网驻美国特约记者刘信彤在西雅图的首映当天赶到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并发回了现场报道。

  一天五场的排片量与商业片不相上下

  北美西海岸的夏天不太宁静。由于长时间炙热少雨,干燥天气催发的山火从加拿大一路南下到了加州。而在9月8日这天,被雾霾笼罩尽一周的西雅图突然变得阴沉起来,灰黑色的天空呼应了当天在北美上映的由郭柯执导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电影《二十二》。

  在中国大陆上映20天后,《二十二》的票房已经达到1.69亿元,超过此前的最高纪录获得者《我们诞生在中国》。在商业片主导的电影市场中,这个票房成绩对于纪录片这样小众化的电影类型来说难能可贵,而这样的传奇从国内持续到了海外。从9月7日起,《二十二》开始在国外上映,澳大利亚、新加坡、美国、加拿大相继公映。在西雅图AMC Pacific Place 11影院,《二十二》一天五场的排片量与美国正在热映的商业电影不相上下,奥克兰首映式的电影票三天之内全部售空。在美国烂番茄网上,《二十二》获得了100%的专业好评。

  西雅图AMC Pacific Place 1影院的售票处,电影《二十二》的海报被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图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一部靠众筹拍摄完成的纪录片成为今年电影市场上的一匹黑马,但这却又在意料之中。《二十二》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纪录片”,该影片纪录了2014年中国内地幸存的22位“慰安妇”的遭遇和生活现状。在日本侵华战争的14年间,中国大约曾有20万甚至更多的女性被日军诱骗、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任意摧残的性奴隶。她们在战争期间受尽各种难以想象、难以启齿的虐待,其中大部分当时就被折磨至死。少数幸存者即便侥幸逃生,也是落得伤痕累累,甚至终生残疾。在煎熬中,她们日盼夜盼终有一日能重返家园。然而当她们历经艰辛回到故乡,等待她们的却并非同情,而是无休止的歧视、侮辱和排斥,导致大部分幸存者对她们的遭遇选择了沉默。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曾经的幸存者如今已经寥寥无几。因此,《二十二》是一部与时间赛跑的电影。电影开拍前,郭柯曾拍过一个“慰安妇”的短片,并命名为《三十二》,这是当时国内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的数字。两年后,在拍纪录片的过程中,这个数字减少到二十二。电影上映时,这个数字已经减少到九。无论接受与否,这个数字总有一天会变为零。与其说是一部电影,《二十二》更像是一部人物群像的历史档案。

  从海南的酷暑到山西的飞雪,从黑龙江的小镇到桂林的村寨,影片中二十二位有过相同黑暗经历的慰安妇幸存者平静地生活着,俨然看不出历史的大风大浪和苦大仇深的羁绊。郭柯曾说:“慰安妇其实是我们强加给她们的,真正走不出那段历史的是我们。”《二十二》全片无解说,无配乐,有的只是风声、雨声、鸟鸣、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和老人儿孙辈的嬉闹声。电影安静地展示了每个老人的生活点滴,这与谈及那段不堪经历时的沉默、哽咽、抽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历史的年轮在她们身上留下了一些烙印,却又稀释在柴米油盐之中。

  观影群众:这是一段不该被遗忘的历史

  《二十二》在美国放映被定为PG13,按照美国电影分级制度,是需要对13岁以下的孩子进行限制观看的电影。西雅图AMC Pacific Place 11影院在9月8日-9月10日三天放映此片。

  海外的观影人群中,华人占了主要比例。西雅图地区的自媒体在得知《二十二》在北美公映的消息后,纷纷主动发布影片消息,影片在国内的热度和海外媒体的关注让华人对该片充满了期待。电影首映日(9月8日),西雅图地区的票房上座率达到25%左右,周末期间,上座率达到30%,整个北美地区的票房也在逐步升高,澳大利亚在当地华人组织的帮助下,影院几乎满座。

  西雅图影院现场的一名留学生对笔者说:“等了很久终于能在国外看到这部电影了。其实一开始知道这部电影是跟慰安妇有关的,心里觉得挺恐惧的,但最后还是决定来看,最大的原因是向这些老人致敬。看完之后被这些老人的真实生活打动,这是一段不该被遗忘的历史。

  在众多自发前往观影的面孔中也不乏西方人士,但大多都上了年纪。其中一位老人看完影片后安静地等到所有字幕滚动完才离场,他说:“我觉得comfort women这个词语有些让人误解,很难从字面上让人感受到这些老人的不幸。这部电影让我看到她们的艰苦生活,我很惊讶,很压抑,难以想象他们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我很震惊竟有这样一段历史存在。这部电影虽然很平静,但我能感受到这些老人的顽强,她们能够站出来向人们讲述这段遭遇,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洛杉矶时报》对电影《二十二》的报道

  明星的赞助声援,网民的众筹转发,名人效应和新媒体的力量将海内外观众共鸣的情感汇聚起来。平淡的叙事成为暑期档电影的一股清流,但海外发行方表示:“对于这样一部非同一般的影片,票房的多少不是最重要的。”《二十二》引起了海外华人、国外文化机构和各界人士对“慰安妇”受害者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注,其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远大于其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

  《华盛顿邮报》评论说:“《二十二》所要描写的,是无法更骇人听闻的历史。但是导演郭柯却采用了一种更加沉静的表现手法,一方面是出于对幸存者的尊重;一方面,这种让人沉思的方式本身,就是对幸存者的记录,对逝去的追念。”《洛杉矶时报》表示:“在令人恐怖的二战中,‘慰安妇’常常是一群被忽略的群体,而导演郭柯却让这些幸存者发声。《二十二》不是一个让人放松的电影,它也不应该是。”《国际电影杂志》评论说:“郭柯的《二十二》优美而充满恭敬,并没有尝试着强制她们进行回忆,但这些没有被说出的反而让这些无法想象的残忍变的更加让人恐怖。

  抗日战争已经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中国仅存的“慰安妇”受害者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如果没有《二十二》,这段民族创伤的记忆将会随着尘土掩埋,腐烂,直至消失。但幸运的是,电影作为一种传播语言,《二十二》将这段历史扩散到了大洋彼岸,唤起了海内外观众对战争的厌恶和对战争受害者的同情,温情地陈述了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民族性情——不仇于过往,不忘记历史。(作者:刘信彤 现居美国西雅图)

编辑:张馨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