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苦战,老二苦恋!河南民企俩大佬最近有点儿烦

2015年11月19日00:00

来源:鉴闻微信号

   核心阅读

  在最新河南版民营企业100强名单中,天瑞集团与金龙铜管荣登冠亚军,巧合的是,近一段时间,发生在这两兄弟身上的事儿也颇为抢眼。

  先看老大,之前在二级市场大规模扫货悄然成为山水水泥控股股东,可见资本操盘路径之老道,但成为事实大股东后的实际控制权争夺战中并没有讨得上风,最新又传出因山水水泥融资券违约且董事会突然提交清盘决定,平添不少烦恼; 再看老二金龙铜管,这个昔日里的行业老大,如今被行业老二拿下100%的股权,令业内唏嘘不已。

  两者身上,资本市场的变幻无情与实体经济的残酷现实,皆有体现。换个角度来看,对前者而言,山水水泥后续一系列的违约风险尽管还处于胶着状态,但作为天瑞布局全国市场的重要一招,其未来战略意义或值得天瑞再费心机;对于后者,金龙遭际虽令局中人伤感,但全国第一、第二大铜管企业合体,或意味着一个全球铜加工巨无霸企业的重新启航。

  日前,由河南省工商联出品的2015河南民营企业100强名单中,天瑞集团成为2015河南民营企业“冠军”,去年的冠军金龙铜管退居老二之位。

老大苦战,老二苦恋!河南民企俩大佬最近有点儿烦

  巧合的是,这哥俩最近同时成了财经圈里的热门话题。

  先来看老大天瑞,在布局全国市场大棋局里,因山水水泥融资券违约且董事会突然提交清盘决定的消息,陷入“苦战”。

  早些时候,就在山水水泥内部股权之争还在持续发酵之时,天瑞悄然在二级市场大规模扫货,转眼间山水水泥易主,天瑞成为其控股股东。

  从水泥行业市场版图来说,天瑞水泥一直以河南为主基地,拓展至辽宁,在安徽单线布局;山水水泥是山东省水泥市场的龙头企业,其核心市场主要是山东和辽宁,同时涉足山西、内蒙古等地。天瑞集团重仓持有山水水泥股份之后,也势必有利于山东与河南的市场整合,如果天瑞与山水实际联合,其未来的协同效应不可小视,天瑞水泥市场版图也将从辽宁直接向东北、华北延伸,并踏足山东。

  而就在天瑞的布局全国市场大棋局抢下山水大股东席位后,实际控制权之争一波三折并不顺利,而今更被山水水泥提交清盘申请的消息搅了局。据媒体报道,由招商银行承销的2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违约造成的交叉违约,正引发山水水泥后续一系列的违约风险,而山水水泥董事会突然做出的清盘决定更是让山水水泥股东以及债权人措手不及——一旦山水水泥进入清算程序,股东各方以及债权人将面临不可估量的损失,其中当然包括大股东天瑞。

  由于山水水泥目前面临着复杂的控制权争夺的斗争,债权银行对于山水水泥最终是否进入清算程序、如何偿债的判断上也显得没有头绪。

  据媒体报道,在上周五与山水水泥董事长张斌见面沟通后,11月17日上午,包括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在内的六家债权银行代表在山东济南的一家酒店与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天瑞集团通过全资附属公司天瑞国际持有山水水泥28%股份)副董事长李和平,以及第二大股东山水投资的代表等进行了沟通。

  这是继前往香港、深圳之后,天瑞集团第三次与山水水泥债权人座谈,作为投入了五六十亿元真金白银的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来说,安抚债权人防止发生挤兑成为目前的当务之急。

  此前一天,济南市政府也曾召集各家债权银行会谈,要求各家债权银行不要对山水水泥采取过激行动。山水水泥总部位于山东济南,拥有2.5万名员工,一旦清盘,数万名员工如何安置将成为令地方政府头疼的问题。

  “除了招商银行外,这六家银行涉及贷款在40余亿元,山水水泥境内的债务共计160亿元左右。”山水水泥第二大股东山水投资的一名董事告诉媒体,除了已经逾期的20亿元超短融,由兴业银行承销的18亿元中票将于明年1月份到期,随之而来的是招商银行承销的8亿元超短融。

  “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山水水泥在提交清盘申请之前既没有召开股东大会,也没有任何通知。”天瑞集团副董事长李和平在此次沟通会上表示,在首次提出改选董事会可能造成山水水泥5亿美元(约合31.89亿元人民币)债券提前赎回时,天瑞集团已经准备充足的资金应对。

  他称,在山水水泥表示无法偿还20亿元债券时,天瑞集团也曾向各大股东发函并抄送港交所,表示可以提供资金支持,但是山水水泥提出需要工农中建交五家银行20亿元的空白支票。“无条件借给你20亿元,让你随便花,这怎么可能?”

  “他们背后有什么目的我们不好说,但是我可以说他们的目的一定达不到。”相比焦虑不安的债权人代表,李和平显得气定神闲,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香港高等法院已经判令11月25将在济南召开的第三次股东大会改为12月1日在香港召开,法院将委托第三方独立人士John Robert Lees先生或其他人士出任大会主席,同时任何投票不能被大会主席禁止。

  这意味着,此前山水投资被股东大会主席剥夺投票权的情况将不会出现,而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与第二大股东山水投资合计持有股份53.25%,二者联手将有望实现董事会“换血”的目的,“改选董事会之后,我们就可以向开曼提交撤销清盘的申请。”

  不过,多家债权银行担心开曼法庭的清盘聆讯会在11月18日举行,一旦清盘令下达,12月1日即使实现董事会改选也将无济于事。

  “债权人和股东都已经提出反对清盘,法庭会要求各方提供充足的论据,并会审慎决定。”山水投资的董事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总经理廖耀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各方质证将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

  在各方看来,总资产300多亿元,负债不到200亿元的山水水泥远未到资不抵债的地步,突然提出清盘申请让各方惊讶,而其2015年上半年业绩的急转直下也被认为有些“蹊跷”。

  “在辽宁,我们和山水水泥的市场占有率差不多,矿山、价格、成本都差不多,我们是盈利的,为什么山水会亏损?”李和平认为,国内水泥产能确实存在严重过剩的问题,不过对于水泥巨头来说,多数只是出现了盈利下滑,如山水水泥这样巨额亏损的并不多见,“我们认为,山水水泥的管理层存在问题,这也是我们在入股后决定撤换董事会的原因。”

  “山水水泥是全国第七大水泥生产企业,利润最高做到20多亿,企业的基本面是好的,产生现金流的能力很强,未来企业恢复到全国前十一点不过分。”面对债权代表的各种担心,李和平可谓苦口婆心。

  会后,李和平也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了入股山水水泥的初衷,他表示,占据区域优势对于水泥生产企业至关重要,天瑞集团65%的水泥产能在河南,35%的产能在辽宁,而在辽宁,山水水泥与天瑞集团两分天下,二者占据辽宁省熟料产能的近七成,“入股山水水泥之后,企业之间形成资本纽带之后,可以产生协同效应,这也是我们选择在河南成为同力水泥的二股东的原因。”

  再看老二金龙铜管,被行业老二海亮股份32.5亿元买下100%的股权,“远嫁”他乡。

  事件|金龙铜管变身海亮全资子公司

  昨日(11月17日),海亮股份连发《第五届监事会第十次会议决议公告》及《关于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暨公司股票继续停牌的公告》等多份公告,披露与金龙铜管的重组预案。

  公告显示,海亮股份拟向交易对象发行2亿股并支付现金10多亿购买金龙股份100%的股权,作价32.5亿多元。同时,以不低于9.99元/股,发行不超过3.26亿股,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32.5亿多元。

  在11月16日的签约仪式上,海亮股份按照11.27元/股的价格向金龙股份的董事长李长杰以及周永利、冯方、冀学峰等46位自然人股东发行20000万股,购买其所持的金龙股份75%的股权;向金龙股份的法人股东渣打直投、高盛投资、海亮集团支付现金100021.25万元,购买其所持的金龙股份25%的股权。

  公开信息显示,金龙股份为国内铜管行业排名第一的龙头企业。海亮股份为国内铜管行业排名第二的龙头企业。

  最新财务信息显示,上市公司海亮股份资产总额为821646.22万元,金龙股份为1712429.40万元,后者比前者两倍还多!不过,海亮股份母公司海亮集团是金龙集团销售收入的3.7倍。

  揭秘|面临信贷支持,李长杰决定“重组不变”

  对于金龙股份而言,从成立之初,就备受资金困扰。此次投入海亮股份怀抱,更缘于“钱紧”。

  金龙股份一位人士透露,由于资金链紧绷和经营艰难,李长杰曾在中国有色协会的支持下,上书国务院领导。今年10月9日,李长杰的相关文字材料批示后转交银监会。银监会明确要求各家银行对金龙企业不抽贷、不押贷,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还要再增加贷款给企业。

  就在政府给予大力支持的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金龙与海亮的重组也明朗化了。是接受银行贷款,还是继续与海亮重组?金龙股份一位管理层表示:李长杰的心倾向于后者,他认为贷款能让金龙暂时走出困境,但金龙要长久发展必须走重组这条路。

  为打消海亮的顾虑,李长杰电话联系海亮董事局主席冯海良,表示重组决心不可动摇。

  金龙股份管理层对此次重组支持度较高。“目前实体经济发展十分艰难,作为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金龙铜管,与海亮股份的联姻和重组是水到渠成的最佳选择。”金龙铜管一位高管说。

  影响|铜管新老大面临新考验

  重组以后,海亮股份与金龙股份这两家大佬合体,前景如何?

  金龙铜管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金龙股份管理团队、技术团队、销售团队等都要留下,一线员工基本不变。按照企业重组兼并后一般的运营规律,这些团队还会保持一段时期的稳定性。“今后仍然是海亮和金龙两个品牌闯市场,就如同日本丰田公司有雷克萨斯车和丰田车一样,各有各的市场卖点,金龙铜管以后在高端市场上会多些!”

  本次交易完成后,海亮股份的铜加工业务预计将在市场份额、技术研发能力、客户资源、市场话语权等方面得到较大程度的提升。对于金龙铜管而言,将借助资本力量获得新的发展。

  据了解,在此次配套募集的32.5亿元中,16亿将用于补充金龙股份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5.7亿拟用于金龙旗下曹县爱伦年产2.5万吨高精度铜管项目和江苏仓环年产8万吨铜及铜合金管项目的建设。“金龙将全力加码铜管的生产和新产品、新装备技术的研发,把失去的市场夺回来。”金龙铜管一位人士说。

  此次双方整合后形成的巨无霸铜加工企业,依然面临一定的市场风险。业内人士认为,第一是内部的收购整合风险,双方面临企业文化、管理模式等方面的融合,能否通过整合实现海亮股份对金龙公司的有效控制,同时又确保后者继续发挥原有的优势,均具有不确定性。第二是外部风险。交易完成后,海亮股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铜管制造企业。届时海亮股份主要出口国如果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或将对海亮股份未来的业务开展造成一定的影响。

  对话李长杰|虽被重组,金龙仍在品牌仍在

  “我们重组这条道路是对的。”对此次并购,李长杰告诉大河报记者,海亮股份董事长冯海良为人诚恳,思路清晰,资本投资能力较强。且海亮地处江浙,工商业发达,10多年前海亮就涉足教育、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做得风生水起。尽管海亮企业的铜管规模比金龙小,但资金环境强于金龙,双方有很强的互补性。

  对于加盟海亮之后金龙如何发展,李长杰表示:“虽然被重组,但金龙仍在,品牌仍在。企业生命不停,我们的创新不止。”

  (文章根据界面新闻、大河报等公开信息综合整理)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