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组数据告诉你,什么叫极度深寒!

2015年11月21日00:00

来源:河南商报投牌微信公众号

  投牌君按:

  天气预报提醒,下周二,郑州将进入雨夹雪模式,气温也将由现在的零上10摄氏度直降至零下4度。

  有人说,郑州将进入极度深寒。

  季节的变换,有其自然规律,秋天过了,就是冬天,冬天过了,就是春天。

  可是,企业呢?一旦进入极度深寒,那可不好说了。

  先看看房地产建筑业的极度深寒

  郑州的房价高吗?老百姓说高。

  一说房价高,老百姓首先想到的就是——房地产、建筑企业在赚大钱。可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深度调整,这些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不信的话,我们一起来看看。

  今年前三季度,三门峡建筑企业被拖欠27亿元

  据河南省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三季度末,三门峡市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被拖欠工程款达27.10亿元!

  这个数字,快赶上三门峡市该行业去年全年的拖欠量了。

  数据还显示,拖欠影响深度达33.6%,比近几年拖欠影响深度最高的2013年增加11.1个百分点。而2014年年底,该市被拖欠工程款达29.19亿元,拖欠影响深度为21.7%。

  什么是拖欠深度?它的比值大小意味着什么?

  省统计局有关人士称,拖欠影响深度就是期末应收工程款与报告期建筑业总产值的比值。拖欠工程款规模(建筑业企业期末应收工程款总量)的大小和深度的强弱,直接反映工程款拖欠问题对建筑业企业的负面影响程度。

  由于受复杂的国内外经济环境影响,三门峡市建筑业总产值增速自2014年以来呈逐季下滑趋势。今年前三季度下降17.2%,为近几年来最低水平,而拖欠影响深度为近几年来最高水平。从总体上看,目前该市建筑业生产举步维艰,相当一部分企业靠垫资来承揽工程,拖欠工程款问题依然严重。

这组数据告诉你,什么叫极度深寒!

  (近几年来三门峡市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总体一览表)

  扒一扒,哪些企业被拖欠最严重

  A

  从经济类型看,国有建筑企业“最受伤”

  由于受历史包袱沉重和承揽政府投资项目较多等因素影响,国有及国有控股建筑业企业成为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的主要受害者。

  2014年,三门峡市18家国有及国有控股建筑业企业完成建筑业总产值78.85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总产值的58.5%;被拖欠工程款22.13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的75.8%,比2010年底提高0.6个百分点,拖欠工程款比重比建筑业总产值比重高17.3个百分点;拖欠影响深度为28.1%,比2010年底提高2.6个百分点,明显高于全部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21.7%的平均水平。

  今年三季度末,国有及国有控股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20.91亿元,占全部被拖欠工程款的77.1%,拖欠影响深度为41.4%,高于全部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拖欠影响深度7.8个百分点。

  B

  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被拖欠严重

  2014年底,三门峡市5家特、一级建筑业企业完成建筑业总产值69.08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业总产值的的51.2%;被拖欠工程款21.47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的73.6%,拖欠工程款比重比建筑业总产值比重高22.4个百分点;拖欠影响深度为31.1%,比2010年底提高1.5个百分点,高于全部建筑企业平均水平9.4个百分点。

  今年三季度末,特、一级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18.59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企业被拖欠工程款的68.6%,拖欠影响深度为46.0%,高于全部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平均水平12.4个百分点。

  分析其原因,主要是中小企业相对来说成立时间较晚,历史沉淀较轻,长期积累下来的拖欠款不大,而特、一级企业基本上都是国有企业,承揽的社会效益高、经济效益低的公益性项目较多,部分项目由于缺乏有效的市场监督和约束,被拖欠工程款现象较重。

  C

  从行业看,房屋和土木工程建筑企业工程款被拖欠最多

  2014年底,全市房屋和土木工程建筑企业完成建筑业总产值133.52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建筑企业总产值的99.1%;被拖欠工程款28.61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企业被拖欠工程款的98.0%;拖欠影响深度为21.4%,比2010年底提高4.3个百分点。

  今年三季度末,房屋和土木工程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26.82亿元,占总承包和专业承包企业被拖欠工程款的99.0%,拖欠影响深度为33.6%。由于房屋和土木工程建筑业总产值占比较大,这两个行业工程款被拖欠也最多。

  D

  公益性建设项目拖欠工程款问题也很突出

  近几年,为了满足社会公众经济文化的需要,各级政府加大了公益性项目的投资力度,这些项目多是民心德政项目,但相对而言,这些项目缺乏有效的市场监督和约束。另外,这些项目的负责人多为行政领导,而建筑业企业在与政府谈判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因此这些项目的工程款拖欠问题比较严重。

  什么原因导致工程款拖欠?

  建筑企业被拖欠工程款也许有其一定的客观必然性,但拖欠工程款数量过于庞大,将严重影响建筑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并进一步产生一系列负面效应:如业主拖欠建筑企业,建筑企业拖欠银行、建材供应商;最终可能造成拖欠农民工工资,形成社会不安定因素。

  业内根据近几年跟踪调查发现,造成工程款拖欠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为了承揽项目,低资质企业垫资竞争:建筑业市场进入门槛低,技术含量少,低资质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多数本地企业承揽工程困难,造成了“卖方”在市场上的优势地位,形成了所谓的“卖方市场”。在建设项目供不应求的建筑市场中,使许多项目发包单位为了本身的利益,要求施工企业垫资建设,以此来降低资金成本、转嫁经营风险。因此,垫资实际上已成为众多施工企业承揽项目的先决条件和难以回避的经营“陷阱”。

  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有些企业把拖欠作为变相筹措资金的渠道,不讲信用,不守合同,信用意识淡薄,长期积累,相互影响,结果引起企业间某种程度的信用危机,反映在建设领域,加剧了拖欠款问题的恶化。

  (二)工业企业的极度深寒

  其实,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下,不只建筑企业日子不好过,原来一度引以为傲的工业企业也提早进入了冬天,下面介绍的这几个省辖市的情况,也许能让我们从一斑窥到全豹。

  新乡:到9月底,125家企业停产

  省统计局有关人士称,今年以来,新乡的经济在低位运行中总体呈现逐季回升态势,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上半年比一季度好,前三季度比上半年更好。但是,受前期增速较低的影响,低位运行的状况年内难以改变。

  前三季度,新乡市地区生产总值1428.94亿元,位居全省第6位,同比增长6%。增速与上半年相比,提高0.9个百分点,与一季度相比,提高1.9个百分点,总体保持回升态势。 其中,该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6%。增速与一季度(3.5%)相比,提高2.1个百分点;与上半年(4.7%)相比,提高0.9个百分点。与全省平均增速相比,尽管仍然较低,但差距已经由一季度的落后全省5.1个百分点缩小到了前三季度的落后全省2.9个百分点。

  新乡的工业增加值为什么这么低呢?

  据新乡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新乡市规模以上工业停产企业有125家,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业停业企业有22家,数量较多。

  截至10月中旬,新乡市(不含长垣)新增“四上”企业(“四上”是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质等级建筑业企业、限额以上批零住餐企业、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仅有48家,与去年同期(84家)相比,减少36家!

  南阳:123家企业停产,158家企业半停产

  据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南阳市生产总值(GDP,不含邓州)完成1880.71亿元,同比增长9.1%,高于全省平均水平0.9个百分点,比上半年加快0.3个百分点,为今年以来增速最高水平。

  前三季度南阳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完成625.94亿元,同比增长9.7%,增速与上半年持平,高于全省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居省辖市第7位。其中,新增企业拉动作用明显:至9月底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799家,其中本年新建投产企业166家,新增企业实现增加值合计3.5亿元,拉动全市增加值增速4.4个百分点;其中规下升规上企业295家,拉动全市增速1.9个百分点。

  但工业经济存在的困难也不容忽视。

  首先是从相关指标看,南阳市全社会用电量、工业增值税增速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今年以来该市全社会用电量受淅川铝业集团等高载能企业停产影响,一直处于负增长态势。前三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15.3%。

  其次从企业情况看,大型企业拖累全市,停产、半停产企业较多。到今年9月底,该市1799家企业中,123家企业停产关闭,158家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占到全部规上企业数的6.8%。这281家企业9月当月仅实现增加值0.5亿元,同期增加值9.61亿元,影响全市当月增速8.6个百分点。

  平顶山:49家重点工业企业产值均下降

  据省统计局初步预计,前三季度平顶山市完成生产总值960亿元,增长5.2%。

  今年以来,平顶山市工业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在3月份增长1.2%、6月份增长4.3%呈现两个增速低谷后,9月份再现大幅回落,当月该市规模以上工业生产同比增长1.9%,仅高于3月份1.2%的增速,为前9个月的第二低速。前三季度,该市规上工业生产增长5.5%,比1-8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与上半年持平,比一季度提升0.2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全省水平,在18个省辖市中居第15位,比1-8月和上半年后退1位,比去年同期前进3位。

  9月份该市49户重点工业企业完成产值同比下降9.5%,低于全市增速(-6.6%)2.9个百分点,其中28户企业呈现不同程度下滑。降幅较大的有:平顶山天安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同比下降17.2%,河南神马尼龙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同比下降24.1%,中电投河南电力有限公司平顶山发电分公司同比下降50.9%,平顶山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同比下降72.3%。

  现在把平顶山放在全省对比一下,会发现问题更明显。

  今年1-8月份,河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8.5%,工业用电量下降1.3%,两者相差9.8个百分点;同期平顶山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6.0%,工业用电量下降4.4%,相差10.4个百分点;该市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比全省低2.5个百分点,工业用电量比全省低3.2个百分点。

  总体上看,平顶山工业增加值增速和工业用电量增速匹配性与关联性与全省基本一致,但与南阳、许昌两地相比则差距明显。

  南阳2015年1-8月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22.7%,规上工业增速却达9.9%,两者相差32.6个百分点;许昌工业用电量下降14.0%,规上工业增速增长8.8%,两者相差22.8个百分点。

  从工业经济的内部结构上看,南阳轻工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40%左右,平顶山为20.3%;高耗能产业南阳仅占四分之一,平顶山占比达57.4%;许昌轻工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三分之一,高出平顶山近13个百分点。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