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来到郑州,看他如何预期2016

2015年11月30日00:00

来源:河南商报投牌微信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来到郑州,看他如何预期2016

  眼下,2015年已进入收尾阶段,全球经济反复波动,中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发展转为中高速增长,此时,我们该如何选择?

  昨天上午,201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来到郑州,为我们理性预期2016年。他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会不断放缓,很正常。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来到郑州,看他如何预期2016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来到郑州,看他如何预期2016

  萨金特在演讲

  在托马斯·萨金特的专题演讲之后,他还与媒体进行了互动。其间,河南商报记者还给萨金特先生赠送了一个小礼物:2011年10月11日的河南商报经济蓝皮书。当天,这个版面对萨金特于2011年10月10日获奖的情况进行了封面报道。当看到这个版面时,萨金特先生有点意外,但更多的则是惊喜,因为他一直不停地对河南商报记者微笑着点头说“三克油”。

  理性预测主义,中国两三千年前谚语就提到了

  萨金特的主题演讲主要围绕两个方面进行:一个是我们的社会应该怎么进行组织,第二个是我们的经济将会如何发展。他认为,这两个方面,当前在中国无疑是要发挥重要的作用,而且他相信会持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这之前,老萨先讲到一句中国谚语,那是他最近才刚刚学到的。

  他说,在我们现在经济学当中有一种术语叫做理性预测主义,理性预测主义这种说法是在美国所发明的,是在40年—50年前,当时我们发明了这一个词,但是我来到中国才知道中国人在两三千年就知道这个说法,这个谚语是这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觉得这句中国古老的谚语充满了智慧。

  第二点,他又讲到另外一个中国的谚语,也非常有意思,也是他在中国学会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说,这句谚语告诉我们,要用长远的眼光去预测未来的问题,我们要做好长期的思考,为了长期我们应该怎么做顶层架构的设计。

  放松监管给美国银行业带来风险

  媒体提问:从美国经验发展来说,我们中国可以借鉴哪些方面,应当避免哪些问题?

  萨金特:中国可以从美国经济发展中借鉴哪些经验,我觉得从金融危机这一块我们其实有很多的经验,很多的教训,中国多研究研究可以避免重蹈覆辙。

  上个世纪90年代,以及2000年的时候,美国的政治学家还有政治家他们会要求银行去做一些事情,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也导致我们的经济出现了一些脆弱的环节,比如说在我们的房地产行业创造了一些泡沫,带来了一些潜在性的风险。上个世纪40年代从经济箫条当中复苏了之后,我们其实有非常严厉的对银行业的监管法规,银行在做投资的时候,必须要保证安全性,然而到了80年代、90年代以及2000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又开始放松了这方面的一些监管,我们开始允许银行去冒一些风险。比如允许银行开始向一些经济状态不太好的人发放贷款,来帮助他们购房,也就是房贷的要求放松了。

  而政府也没有意愿说要去加收对于中产阶级的税收,从而更好地帮助穷人,所以就只能是要求银行来向穷人发放一些要求低一点的贷款,这些贷款所要求的首付是比较低的。而后来带来的后果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整个金融体系注入了大量的风险,而且催生了泡沫。

  中国经济增速会不断放缓

  媒体提问:关于中国经济现在进入一个换档期,大家都预计中国的GDP增长应该是维持在6.5%,李克强总理给出的这个数字是6.53%,那么,您作为经济学家,我想请问一下,在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转型期间,我们维持在GDP多大的一个增速才算是一个正常和比较好的。

  萨金特:我们可以从历史角度来看一下,美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美国刚开始也不富,大概是在19世纪,我们的经济增速大概是1.8%—2%左右,然后我们就一直不断地增长、不断地保持这样一个发展速度和势头,无论我们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时,我们当时经济增速都在这种水平。我们再看一下韩国,韩国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很穷,甚至比一些非洲国家以及朝鲜还要穷一点,它的起点也是比较低的,但是它经过非常飞速的发展状况,和美国的情况有所不同,韩国首先经过一个高速发展,再增速不断的趋于平均。

  中国情况有所不同。可能你们觉得4%、5%已经是很低,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觉得中国的经济增速会不断的放缓,这其实是很自然的,这也是我们觉得很正常的。而未来的经济增速也将完全由中国人民来决定,你们可以推动市场,从而让市场来决定它的增速和发展。

  量化宽松政策影响有限

  媒体提问:萨金特先生你好,目前全球一部分国家在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已经实施了三轮的QE,欧盟也开始实施非常庞大的TOE,对于中国的2016年,所有机构的预期是将会实施至少一次降息,三到五次降准,我想问您在目前全球货币政策如此宽松的形势下,这种量化宽检会把经济带到一个繁荣期,还是因此埋下一个祸根?

  萨金特:这个问题稍微棘手一点,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到底会带来什么影响?我觉得现在很难去预计这种政策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我不能够给一个很确切的答案。

  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量化宽松其实带来的效果是非常有限的。

  之所以要做量化宽松的政策,是有一些技术性的考虑,比如我们看一下银行资产负债表等,当然肯定会带来一些非常小的影响,但是你又很难去确切地量化评估它所带来的一个影响,所以说关于利率,比如说央行他们对于控制利率能力其实是有限的,比如说我们知道可能媒体会夸大央行在这方面的能力,其实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接受河南商报礼物,一直点头致谢“三克油”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来到郑州,看他如何预期2016

   接受河南商报的礼物

  媒体提问:萨金特先生您好,我是河南商报的记者,是这样,提问之前我想先送给您一份小礼物,这是2011年10月11日河南商报经济蓝皮书的封面,刊登的您获得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情况。

  另外,我想请问一下中国进入十三五期间,发展风口在哪儿?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多个场合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您对这个怎么看,有什么建议?

  萨金特:三克油,三克油!非常感谢河南商报!

  我了解了这个问题了,我非常了解你的问题,现在我来回答。首先对于很多行业我并不是专家,但是在美国我也是教经济学的。首先我想要引用某些人的一些话,比如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世界银行他们有一些相关的专家可能会给出更加专业的回答,特别是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我觉得我所给出的这个回答可能不具有什么指导性。对于李克强先生所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口号,因为这些创业家他们和我所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他们会创造一些新的东西,他们会让这些东西变成可能,所以这些创业者他们非常具有创造力的。

  美国人担心中国的竞争

  昨天下午,萨金特还参加了一个小型论坛,继续就“预测2016经济发展趋势”和大家进行了智慧碰撞。

  下午的交流中,主持人问:萨金特先生,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政府官员怕中国,怕中国什么呢?

  萨金特称,他觉得美国政治家主要担心的就是竞争。“在美国他们都一直害怕竞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想要保护我们自己的行业,不让其他来竞争”。萨金特还说,关于这方面,美国国内在这方面也有一些激烈的争论。“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少数派的利益,所以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而且,萨金特认为,不管是对美国还是对任何国家来说这样做都是不对的。为什么一些美国人他们会害怕中国?就是因为他们害怕来自中国的竞争。

  两条就可判断经济危机是否来了

  现在国内包括河南,今年有很多企业都关门停产了,那么,怎么判断这是不是经济危机呢?判断一个时期是不是陷入经济危机的最重要的标志是什么?

  萨金特说,看一个国家是不是进入经济危机了,首先要看看国际债务是否在各国得到了顺利的解决。如果有国家出现债务违约的话,就会对国际的资本流动带来重要的影响。另外,还要注意观察这些国家是不是已经开始设置一些贸易障碍,只是保障国内的经济。

  揭秘美国人为什么爱借钱

  众所周知,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美国人为什么那么爱借钱呢?

  萨金特一听这个问题,立马说:“这也是我自己非常关心的问题!”他说,现在美国在平衡预算方面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很多的债务它并没有得到非常好的处理,财政政策它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必须要改变财政政策。但目前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政客们,他们目前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来解决美国负债的问题,而且他们有时候会避免去谈论这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我认为在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当中,他们应该要去问参与竞选的这些人应该怎样要去解决债务问题。”萨金特说,美国不断地向全球、人民作出一些承诺,但是很多时候到最后并没有实现这些承诺,比如向民众承诺非常低的利率,但是到最后并没有履行。最后导致美国债务就越来越多,而这,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世界。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