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什么急匆匆将众创机构下沉到地市?

2015年12月16日00:00

来源:河南商报投牌微信号

   他为什么急匆匆将众创机构下沉到地市?

   ✎ 投牌君按

   刚结束了在河南几个县市的东奔西走后,一刻没有停息,李玄一投入到了“首届中国创客领袖大会”的筹备中。这个联合天明集团合力操刀的创客会,因迎来商圈大咖的到场而变得瞩目。

   这样忙碌的状态从3月份以来就持续着。先是,这个1983年出生的创业者,在初春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老板的身份转换——他手握股东筹集的600万创业资金,联合两个合伙人,开了他们在的郑州首家孵化器“UFO”;然后,将UFO开遍到许昌、洛阳、周口、驻马店等市;今年11月,又拿下了首批省级众创空间的殊荣。

   值得一提的是,一家公司的两家众创空间都入围了省级众创空间,UFO是唯一一个,分别是郑州UFO和周口UFO。在不久前投牌组织的“谁是河南创客心中最强省级众创空间”的票选中,UFO也入围前五。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为什么急匆匆将众创机构下沉到地市?

他为什么急匆匆将众创机构下沉到地市?

   成绩单:科技和互联网项目是风投“心头好”

   先来看看这个80后创业者征战孵化器行业的成绩单:

   一家主做微信联盟的孵化企业,郑州UFO投了100万元;一家主做3D打印机等智能硬件的科技公司,他投了500万元;旗下做无人机航拍的孵化企业,他投了50万元;主做智能家居的入驻企业,他投了50万元;一家做游戏测评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正处于孵化阶段,他已初步确定投资意向。

   从上述投资名单中可以看出,UFO的主投方向集中在科技和互联网领域。在资本热炒的O2O领域,他却选择了避开,“做平台、做O2O是个伪需求,太烧钱,是BAT巨头们干的事!”这和UFO一贯的垂直、聚焦又自成体系的投资路径相符。

   上述孵化企业目前来看,可以暂时松口气。拿到Pre-A或者天使轮的投资,意味着在项目价值上获得母公司的认可。这也是UFO最主要的盈利模式——对入驻的企业进行孵化,选择有前景的进行股权投资,依靠股权投资赢利。

   “不依靠出租工位赚钱。通过项目和企业的快进快出,制造在行业有影响力的孵化案例。”另外的一个优势是,这些项目就在眼皮底下,对于其估值多少一目了然。而传统的创业公司因为不被投资人熟悉,普遍面临着估值过高、资本市场索价浮躁的现实。

   另外的一些孵化项目,可能不会都像这五家一样幸运。自5月份入驻进郑州UFO的30多家企业,将面临3-6个月考察期,考察期内房租、水电、办公设施全部免费。考察期满,将毕业。但毕业后并不是结束,等待他们的将是为猎取资本市场宠爱而展开的长期拼杀。

   风口:“被各种资源追着跑”

   半年的运营期内,UFO的姿势一直是“被各种资源追着跑”。

   “省市政府、管委会、企业,每天有七八拨接待。3月11号提出的‘双创’,3月12号赶上我们装修。雷军说,站在互联网的风口,猪都能飞起来。我们是站在了政府政策的风口。”依靠政策的大开绿灯,新生的孵化器筑牢了自己的护城河。

   另外的风口是“三人合伙制”以及“内部机构设置”。三个合伙人均是80后,有着曾在大型公司做职业经理人的背景,以及做电商和投资的履历。

   合伙制保证了在顶层决策设计的有序分工,避免尾大不掉。“一个去北京谈合作,一个在郑州,一个去驻马店。这样下来,我们的决策效率是平常公司的3倍。”李玄一说。

   三四十人的团队,被划分为几大中心:运营服务中心;投资中心;事业发展中心(承担对接政府等各种资源);商学院(举办创业者教育和投资人教育活动)。

   甚至,通过上述职能部门有序运转,李玄一想到了在年底前出炉一份孵化器行业白皮书。

   模式:合建孵化器的地市战略

   省内诸多孵化器鲜有试水的一个方向是,将品牌向省内地市辐射。UFO先行一步,在扎稳郑州的地基后,“已经在许昌、洛阳、驻马店、安阳、周口等六七个地市铺了点了。”

   这也是UFO的棋高一招——借助布局地市,实现品牌扩张的同时,增加多维度赢利的可能,既把名赚了,也把钱挣了。

   怎么赚名?地市战略并不是简单的加盟或者直营,而是与当地合作对象共建UFO,“我们提供品牌输出、资源共享、标准化管理服务。”

   这些合作对象包括了政府、高校、科技园以及地产商、药企等商业公司。

   怎么赚钱?和当地资源共同成立分公司,享受分公司的盈利来源,最终目标是实现地市打包上市。

   UFO另外的盈利来源更广。为创业者提供增值服务,“比如做企业挂牌上市,帮企业申请政策补贴,拿佣金。”甚至,开发众筹等在线平台,通过地市科技产业园区购买平台获利。

   所有的努力,均是要争做国内较早期上市的孵化器。

   其中的一个自信来自于,“河南具备很好的创业条件,大城市人才和项目回流。原来生意看温州,现在创业看郑州。”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