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案”风波之后的新野猴戏 古老技艺陷困境

2016年01月01日00:00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猴案”风波之后的新野猴戏 古老技艺陷困境

  猴子表演金鸡独立

“猴案”风波之后的新野猴戏 古老技艺陷困境

  猴子打架子鼓

“猴案”风波之后的新野猴戏 古老技艺陷困境

  新野猴戏大舞台的猴戏表演

  □记者朱长振文图

  核心提示丨轰动全国和新野的“猴案”尘埃落定已近一年,解脱官司之后的新野猴戏在迫切呼唤法规制度嬗变的同时,耍猴艺人的生存现状正悄悄发生着改变。

  带上猴子,骑上小车,参加擂台赛去。这几天,全国的猴戏艺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南阳新野,在这里,几乎每天都要上演的猴王争霸赛预选赛正如火如荼地上演着。近日,大河报记者特意赶到新野,实地探访这个即将在猴年拉开的猴年大戏。

  现场

  中国首届猴王争霸赛

  陪伴主人讨生活的猴子一回到家乡,便又投入到了另一场比拼中

  一个冬日的早晨,家住新野县樊集乡骆庄村的46岁猴戏艺人王中绪带上猴子,骑上小车,急忙赶到离家两公里外的于湾村,有几十只来自周边车湾、鲍湾等村的猴子及它们的主人聚集在那里,这些从全国各地陪伴主人讨生活的猴子一回到家乡,便又投入到了另一场比拼中。在现场当主裁判的新野县狒猴养殖协会会长张俊然对大河报记者说,他的手中,拿着一本专门拍猴的摄影记者出的新书,封面上写着这样几句话:“猴子和人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床,结一辈子的伴。行走江湖,赚钱养家,猴子和人养育各自的儿女,他们一起生活,一起老去,一起消逝于这个时代”。

  张俊然的家位于于湾村的最东头,从2014年春节开始,他便在自家院外的麦地边搭起舞台,拉开摆台赛的帷幕。“我们协会与郑州绿博园联合要开办中国首届猴王争霸赛,我们这里现在每天举办的是预选赛,已经预选出了6组,到春节时可能会预选出20组到郑州参赛,另外还有一些景点的参赛者可直接到郑州报名”,张俊然说。

  王中绪的猴子在排队等着上台表演,舞台上,一群群猴子在主人的带领下依次上台,金鸡独立、踩高跷、投篮……一个个项目表演下来,台边的裁判们认真地打着分,现场围满了前来观摩的耍猴艺人及看热闹的小学生。

  王中绪说,他们这些耍猴艺人大多是在家栽下葱(农历九月前后)才出去耍猴的,现在回来全是因为要审证:“我们的‘猕猴驯养繁殖许可证’都是四五年前在省林业厅办理的,每年都要年审,不年审就要作废,所以我们都赶在春节前回来审证,审完证再赶紧出去”。

  调查

  猴子的“非法运输”让耍猴艺人遭遇尴尬

  “猴案”官司中猴戏艺人虽然被判无罪,但他们的生存现状依然不容乐观

  53岁的鲍湾村村民鲍风山也来了,但他没带猴:“现在养的几只猴都比不上在东北被打死的那只‘丹丹’(本报曾追踪报道过)”。

  2014年7月,鲍风山等四名猴戏艺人在黑龙江牡丹江市街头表演时,因没有“野生动物运输证”被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23日,黑龙江东京城林区法院判决认定,鲍风山等4人犯“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由于情节较轻,决定不予以刑事处罚。

  2015年1月20日上午10时,黑龙江林区中级人民法院在河南省新野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鲍风山、鲍庆山、田军安、苏国印在未凭驯养繁殖许可证向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运输证明的情况下,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猕猴从河南省新野县携带至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违犯了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但四名上诉人利用农闲时间异地进行猴戏表演营利谋生,客观上需要长途运输猕猴,在运输、表演过程中,并未对携带的猕猴造成伤害,故四名上诉人的行为可不认为是犯罪。

  鲍风山一提起2014年在东北的那场官司就直摇头:“现在虽然判决我们无罪,但我们的赔偿一分都没拿到,关押我们54天,关押猴子75天,请律师及来往差旅费每人花费大约8000多元,找谁说理呢?”

  自从出了2014年那事儿之后,鲍风山独自前往浙江、义乌等地,不到三个月时间,他靠耍猴挣了一万多元钱,除了还账之外,他还想再买只训练有素的好猴。他说,“猴案”之后,他们猴戏艺人的生存空间是在渐渐变宽,生意也比以往要好些了。

  张俊然称,新野猴戏,俗称“耍猴儿”,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2008年1月被南阳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南阳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09年5月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兴于汉朝,盛行于南北朝,现在却遭遇尴尬,虽然‘猴案’过后猴戏艺人被判无罪,但对猴子的‘非法运输’仍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一把利剑”,张俊然说。

  困境

  猴戏面临“后继无人”

  猴戏艺人不约而同地拒绝自己的下一代再从事耍猴行当

  参加完摆台赛,王中绪并未急着回家,他要拐到邻近的师傅张志九家看看。从小就跟着张志九学猴戏的王中绪对师傅现在的遭遇深表同情,但又无能为力。

  张志九的儿子2013年在新野建筑工地上打工时从架上掉下来摔成植物人,虽经四处求医,现在仍生活不能自理,媳妇留下两个小孙子外出打工,张志九现在只得在家替人训猴为生:“按训练科目收费,一个立正、敬礼,一千元,难度大的骑自行车要3000元,像投篮、踩高跷这些动作都是按项收费,而那些像扇脸、拽耳朵等传统的街头表演项目好多都不再教了,一是群众不太喜欢,二是现在这些代训的猴子大多以到景区表演为主。”张志九现在正在代训的有三只猴子,而去年一年他总共代训了有七八只猴子。

  虽然代训猴子远没有外出耍猴挣钱多,但迫于儿子生活不能自理的压力,张志九还是选择了在家训猴。张志九对训猴情有独钟,可他却拒绝教儿子耍猴,妻子有时也会埋怨他几句,每当此时,张志九都会狠狠地训斥妻子:“知道啥?打死也不能让孩再干这耍猴营生了。”

  张志九的“不允许子承父业”并非孤例:“吃苦受罪,处处遭人白眼,低三下四,特别是2014年鲍风山他们四个的‘猴案’风波之后,猴戏艺人便不约而同地拒绝自己的下一代再从事耍猴行当,这也使得新野猴戏这种传承了数代的猴戏技艺‘后继无人’,所以我们要大张旗鼓地搞猴王争霸赛,让耍猴人扬眉吐气,让猴戏技艺传播四方”,张俊然说。

  希望

  猴戏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猴年马上要到了,猴戏艺人接到了表演节目的通知

  中午时分,新野乡野的太阳开始暖和,猴王争霸赛预赛结束,但不忍散去的孩子和大老远牵着猴过来的耍猴人开始自发上台表演,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架子鼓声,穿着花衣的猴子有模有样地拉开架式打着架子鼓,惹得围观者忍俊不禁哈哈大笑:“新野猴戏虽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两千多年历史,但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和人们的审美观及保护动物意识的增强,我们也有意在猴戏的创新上有所突破,我们正在排练的几个节目都是观众从未观赏过的,但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因为猴年马上要到了,我们已经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要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视节目”,至于这个节目是啥?张俊然说:“暂时保密。”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