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僵尸企业”重灾区曝光 不赚钱、高负债、靠银行和政府补贴

2016年01月06日00:00

来源:鉴闻微信公众号

   新年伊始,国家高层又一次释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磅信号,明确提出要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态度果决,路径却又审慎而明晰——处置“僵尸企业”,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对破产企业尽量实行“安乐死”。

  

  “僵尸企业”是啥?不赚钱、高负债、靠银行信贷和政府补贴苦度时日的企业是也。“僵尸企业”主要集中在哪里?传统产业尤其是产能严重过剩的产业之中。事实上,有此鲜明产业特征的地区,在本轮经济逆周期中,已经被拖入经济转型的泥潭之中,欲拔脚前行而不得。

  此次国家重提1998年纺织业大规模限产压锭改革之经验,向社会各界传递出的信号再清楚不过——甭管是什么行业,都要痛下决心“刮骨疗毒”,换中国一个经济强劲增长的明天。

  对河南而言,这个消息喜忧参半。忧,是因为“僵尸企业”比较集中的钢铁、煤炭、水泥、玻璃、石油、石化、铁矿石、有色金属这八大行业,在河南的经济结构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转型压力巨大;喜,是因为借助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资金等种种东风,河南可以迎风而上推动经济转型,再造一个“新河南”。当然,具体操作过程中,如何制定配套措施、拿捏因应之策,的确相当挑战地方政府的执政智慧。

  “消费互联网”的黄金20年已经结束,“产业互联网”的黄金20年才刚刚开启。有着巨大人口优势和产业基础优势的人口大省、经济大省、互联网+新锐大省河南,只要努力“转型+生长”,未来必然机遇无限。

  权威人士新年呼吁,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尽量“安乐死”

  1月4日,新年开工第一天。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及要闻二版整版,再度刊发权威人士论经济文章《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在2015年5月25日人民日报同样规格刊发《五问中国经济》文章后,权威人士再次露面。

  权威人士是谁?你猜,使劲儿往上猜。

  《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文中,有“两问”都是在重点说“僵尸”企业,语言通俗,但态度果决。

  鉴闻君节选几句,大家感受下——

  完成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既要有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的韧劲,也要有立说力行、立竿见影的狠劲。

  当前,做“加法”相对容易理解,做“减法”困难会大一些,但必须做下去。当务之急是斩钉截铁处置“僵尸企业”,坚定不移减少过剩产能,让“僵尸”入土为安,腾出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僵尸企业”本来已“死”在那里,就不要再维持了。

  适当的后退是为了更好地前进。只有退够,才能向前。正如老子所言:“明道若昧,进道若退。”拿“僵尸企业”来说,是等着这类企业把行业中的优质企业拖垮,最后一起死,还是快刀斩乱麻,处置这类企业从而腾出必要的市场资源和空间?显然,必须尽快处置“僵尸企业”,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的整体提升。

  阵痛是可以承受的,但切不可大意。具体推进的政策要有序配套、稳妥实施。比如,处置“僵尸企业”,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对破产企业尽量实行“安乐死”。要高度重视、全力做好职工安置工作,防范引发社会风险。更加细致地做好社会托底工作,比如,个别产能过剩严重的地区会出现职工集中下岗和财政支出困难,要深入细致地研究和实施配套措施,认真拿出因应之策。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详细了解《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关于“僵尸企业”的论述】

  值得关注的是,权威人士在文中重提1998年,当年中国也面临外需低迷、内需不足、产能过剩的困境,当时顶住压力,纺织业实行大规模限产压锭,才有了后来经济的强劲增长,才有了今天综合国力的持续增强。权威人士还在文中直抒胸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在推进过程中,要勇于做得罪人的事,否则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结果延误了窗口期,把包袱留给后面,将来会得罪天下老百姓。”

  态度如此果决,路径如此明晰。再过几年回头看,中国的产业结构会发生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A股266家僵尸企业,河南占9家

  在“权威人士”新年高调发声之前,2015年年末,“僵尸企业”已经成为经济领域的热词。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2016年经济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在之前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提出要“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

  什么是“僵尸企业”?简单说,就是不赚钱、高负债,还吃着政府的各种补贴。经济学家董登新则给“僵尸企业”以量化指标:扣除非经常损益后每股收益连续3年为负数的企业。

  按照这个标准来筛选,沪深两市大约266家上市公司可以叫做“僵尸企业”,占上市公司总数的10%。

  来自Wind的数据显示,这266家“僵尸”上市公司中,包括197家以钢铁、有色、造纸、纺织、船舶、石化、化工、机械、水泥、煤炭等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公司。这些“僵尸企业”因效益不佳,主要依靠银行信贷支持和政府照顾勉强生存。

  具体到河南,以2012年到2014年年报数据来看,*ST银鸽、安彩高科、洛阳玻璃、莲花味精、智度投资、中孚实业、中原特钢、华英农业、东方银星都已经达到该标准。这些企业,可都曾是所在地区的明星企业。

  来看看这9家被列入A股“僵尸企业”名单的豫企情况——

  *ST银鸽曾是漯河明星造纸企业,不仅是污染和耗能大户,而且连年亏损,亏损额度也经常排名河南上市公司前三名。2014年度,其亏损额度接近7亿元。其2015年年末的两次公告显示,公司收到两笔合计超过3.6亿元的政府补贴,使得其再次度过“退市”危机。而这并不是地方政府第一次用同样的方式帮助其“转危为安”。

  安彩高科曾是“国内玻壳老大”的安彩高科,如今已不复昔日风光,其2012年-2014年末的净利润分别为-34585.68万元、995.25万元、-26995.32万元。今年3月10日,安彩高科推出资产置换方案,以1元价格置出公司所持有的安彩太阳能100%股权,以及对安彩太阳能的部分债权,到本年度三季度末其净利润已转亏为正(5818.43万元)。这几年,安彩也是频频收到政府各类补贴。

  洛阳玻璃是“共和国长子”之一。随着技术革新,浮法玻璃市场持续低迷,洛阳玻璃长期面临亏损困境,曾数次徘徊于退市边缘。而其至今能赖在A股市场而不退市的秘诀,主要依靠当地政府源源不断的补助与对旗下资产的出售。比如,2013年1月,公司公告收到洛阳财政局的补偿金5970万元,资金在2012年年终入账,正好弥补了洛阳玻璃2012年前三季度亏损的4159万元。截至2014年年末,其负债率高达103.7%,已经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

  莲花味精曾是中国最大的味精生产基地。如今,“莲花”凋落,一声叹息。2015年一年,公司高管变动不止。其业绩下滑更令人惊讶:莲花味精半年报显示,截止到2015年6月30日,累计亏损13.58亿元;即便如此,该公司也不断受到地方政府关照。比如,2014年12月莲花味精发布公告称2014年12月25日收到项城市人民政府以承接公司历史遗留的8000万元债务的方式进行补贴。

  智度投资此前的“马甲”思达高科,老百姓更为熟悉。思达高科的“壳”资源,一度是其最大价值。也正因此,思达高科沦为河南“最悲催的资本玩偶”。该公司2015年三季报亏损。同花顺数据显示,其除2013年微利外,2012、2014年均亏损。

  中孚实业是一家以发电、电解铝及铝深加工为核心产业的大型现代化企业。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中孚实业2015三季报亏损,其2012、2014年微利,2013年亏损8.49亿。

  中原特钢前身为国家重点军工项目,始建于1970年,2007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6月于深交所上市。根据同花顺数据,其2012、2013年微利,2014年亏损,2015年三季报仍属亏损状态。

  华英农业被誉为“世界鸭王”。根据往年年报,其在2012、2014年微利,2013年业绩亏损。2015年下半年连获政府补贴,三季报净利润0.32亿。因为禽流感肆虐等原因,华英农业的业绩大受影响。但农业毕竟是长期向好的行业,度过难关,仍会有新天地。

  东方银星由ST冰熊变身后,主业也由制冷工业变为房地产。然而植入的房地产板块发展并不理想,除2009年、2010年、2014年微利(归属利润)外,2011年、2013年业绩皆为亏损。2015年三季报净利润0.44亿。

  总体而言,河南这9家企业的负债率基本都在70%以上,而一般企业负债率达到这个数字,已经是触碰到“高压线”了。比如,洛玻负债率高达103.7%,莲花味精负债率78.8%,中孚实业负债率75.5%等。反观河南盈利较好的企业,负债率多在50%以下。

  地方政府虽然深陷泥潭,却也不得不频频出手“救市”,一是因为上市企业是当地的重要资源,“壳”资源更是稀缺,是要力保的;二是这些企业都有庞大的职工队伍,关系到一方社会安定。

  2016年3月1日,股票发行注册制将正式实施。它带来的影响之一是,当注册制完全实行后,壳资源本身会丧失稀缺性,尤其是ST类壳公司大股东的保壳意愿将会降低。再加上国家如此大力度地呼吁让“僵尸企业”入土为安、“安乐死”,某些企业的未来注定艰难。

  豫版过剩产业“重灾区”分布图

  省工信委官网上,有个“产业数据地图”,枯燥的数字中能细读出很多经济运行的情况。

  首先,分地域看,跑不动、跑不快的省辖市,多和过剩产业扎堆相关。

  2015年河南18个省辖市的工业增速排名尚未出来,但大河报此前曾报道过前7个月的排名数据。

  河南省工信委的统计数据显示,前7个月,周口、开封、郑州位列全省工业增速三甲;南阳、信阳、焦作、漯河等,紧随其后;三门峡、安阳、新乡则排在倒数第一、二、三位。

  排在末位的省辖市有共同的落后原因:一是产业结构调整没有跟上,二是原有产业结构中,重工业占比较大。三门峡、安阳等工业大市一直以矿业、钢铁等重工业为产业核心。而新乡的产业结构调整没有跟上,原有的几个知名工业品牌如新飞、金龙铜管等,又遇到巨大发展困难。

  比如三门峡。三门峡煤炭行业持续亏损,化工行业出现负增长,黄金资源枯竭,铝行业亏损,转型压力巨大。

  比如省直管县巩义。巩义2013年还在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榜单上排45位,最新已经滑落到85位了。巩义的铝加工、耐火材料、烧炭电力、装备制造、电线电缆等支柱行业均处于痛苦的转型发展之中。

  其次,分行业看,在过剩产业中挣扎的企业,成绩单都很难看。

  河南省工信委发布的《前三季度全省工业经济运行情况》中直言不讳地称:“传统支柱行业依然困难,钢铁、有色、水泥等行业持续低迷,煤炭行业更加恶化。”

  煤炭行业 | 2015河南四大煤企全面亏损

  (601666)平煤股份201三季报净利润-13.31亿,同比下降1639.78%(000933)神火股份2015三季报净利润-8.5亿,同比下降141.89%(600121)郑州煤电2015三季报净利润-4.27亿,同比下降146.06%(600403)大有能源2015三季报净利润-5.8亿,同比下降558.41%(数据来源:同花顺财报)

  根据中国煤炭资源网的数据,河南省煤炭资源基础储量位居我国第五位,但作为全国第五大煤炭产区的河南,正面临一场巨大的挑战。2015年,四大煤炭企业在亏损中艰难前行,未来形势更是不容乐观。

  全国煤炭企业的情况,日子跟豫企一样难过。更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煤炭企业除了关停部分产能较差的煤矿外,企业与企业间的整合将加剧,部分抗压能力较弱的煤企将面临被市场淘汰、被迫关停的命运。

  钢铁行业 | 安钢前三季度巨亏12.75亿

  安阳钢铁(600569):2015三季报净利润-12.75亿,同比下降2499.85%。

  拥有2万多名职工的安阳钢铁,2012年巨亏35亿元,一举亏掉了前8年的利润总和。此后连年亏损,至今无法走出“泥潭”。此间,虽然钢铁行业屡屡推出去产能政策,但大部分连年亏损的地方钢铁厂宁可亏钱,也不愿减产。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一旦减产,流失市场份额,之后要重启生产代价更大,并且谁都不愿意最先倒下,为同行留下市场发展空间。”

  中钢协相关人士预测,国内钢铁过剩产能超3亿吨。国内钢铁企业过半亏损。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281.22亿元,主营业务亏损552.71亿元。

  有色金属行业 | 全行业亏损,减产自救

  2015年四季度,有色金属价格出现了大幅度的持续下跌,致使全行业陷入亏损的境地。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寒冬”,2015年12月10日,针对当前铝行业运行状况,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召开14家骨干电解铝企业座谈会,参会企业合计产能在全国占比达到75%。

  我省有六家铝企与会,分别是河南淅川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河南神火商丘铝厂、郑州发祥铝业公司、神火集团永城铝业、三门峡恒康铝业有限公司、林州林丰铝电有限公司,每家企业都提出了关停产能的目标。

  不过,去年1到9月份,河南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5%,增速与1-8月持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3个百分点,居全国第9位,中部六省第3位。河南省高成长性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较快增长,比如电子信息行业、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等。郑州航空港建设,更给河南高端制造业、高端服务业的发展带来巨大想像空间。

  【文章根据人民日报、大河报、河南商报等公开资料综合整理】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