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2016年12月03日00:00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残留壁画,一般等级的墓葬所没有

  □策划 文体新闻部 执行记者 游晓鹏 文 李康 李晓波 董楠 摄影

  魏文帝曹丕给家族留下的一句“夫葬也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见也”,让洛阳的曹魏帝陵玩起了藏猫猫。不封不树,地表没有标志,还不准子孙上坟拜谒,曹家的天子墓天长日久自然就真的“藏了”。曹丕此举的目的,从他生前颁布的《终制》中可以看出,就是目睹汉代陵墓多被盗掘,自家不想重蹈覆辙。由此,不仅曹氏大墓难觅,曹魏的丧葬制度只有粗文,没有太多实例可探,以致在今天,一座神秘的巨大陵墓摆在考古学者面前,却一时难知墓主具体所属。当然,也怪把此地“摸”了好几遍的历代盗墓贼,真正帮墓主隐了身,要说他们才是考古界的天敌和墓主“集体失踪”的祸首。

  >>此前报道:洛阳发现曹魏时期高等级墓葬 出土石牌数量超曹操墓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墓砖上的刻字

  

  墓主是谁?

  考古人从有倾向到没倾向

  如果说最初发掘时因为此处地望与史书相符,加上大墓规格较高的原因,考古工作者倾向于认为它是魏明帝的郭皇后之墓的话,随着发掘的不断进行,它的名气越来越大,来参观的各路学者提供的交流探讨越来越多,考古工作者们逐渐变得“没有任何倾向”。

  “目前有很多种说法,郭皇后、魏明帝、毛皇后、废帝曹芳,每一种说法都有道理,但也没有完全充分的证据,或者说都很难完全驳倒其他说法。”11月30日,王咸秋告诉大河报记者。王咸秋是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现场发掘负责人,供职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他也是曹操墓之外另一座著名的曹魏时期墓葬——曹休墓的发掘者,对于魏晋墓葬发掘可谓“熟手”。眼下这座大墓,却让他脑中的问号越来越多。

  >>墓主猜测:

  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墓主难定 或与曹魏皇室有关

  河南村民迁坟发现曹魏大墓 墓主疑为魏明帝皇后

  以郭皇后为例,它的推测是建立在大墓(M1)的东边400米又发现了一个规模更大的同时期墓葬(M2)的基础之上。此处为万安山附近,而万安山古时曾被称为大石山,正与《水经注》中“大石山也……山阿有魏明帝高平陵”相符,恰巧M2又利用了自然的高地,如果它就是高平陵的话,《三国志》载“葬高平陵西”的明元郭皇后,不就是M1吗?

  不过后来王咸秋也有疑问:一是M1与M2朝向正好相反,郭皇后死在明帝之后,她没有理由这样“反着来”;二是,墓里出土的石牌可以看出,墓内随葬的不仅有女性用品,也有不少文武官员及兵器,古人事死如生,这些东西通常都是生前所用,如此,则无论郭皇后还是毛皇后,都无法解释墓中的男性用品。

  在郭皇后之前,魏明帝曹叡还有一任毛皇后。毛氏因才貌出众入选太子宫,当时曹叡还是平原王,对她非常宠爱,进出常同乘一副车辇。曹叡即位后,封她为贵嫔,又封为皇后。之后,魏明帝宠幸郭皇后,对毛皇后日益淡漠,最终将其赐死。有专家认为,M1也可能是毛皇后,她属于“凶死”,因此墓道朝西,与高平陵相反。不过此说,同样无法解释墓内男性用品的问题,并且,如果毛皇后如此“紧贴”高平陵,跟皇帝关系更为亲密的郭皇后又埋在哪里?曹叡死后20多年郭皇后才去世,且曹叡的父亲曹丕生前非常严肃地颁布《终制》禁止合葬,那么郭皇后去哪里了?是更为靠西的地方吗?考古人员通过对以M1为圆心进行的外围探测,在两公里范围的重点区域内,暂时还没有发现大的陵墓。

  还有曹芳说。曹芳是曹叡的养子,做过齐王,是曹魏第三位皇帝,公元254年被司马师联合大臣上奏郭太后(即郭皇后)说他长不亲政、沉迷女色等请求废掉并得到许可,曹芳被重新废为齐王。曹芳是否也可能葬在此处?曹芳公元274年病逝,当时已是晋家天下,曹芳也早已不是齐王,而被司马炎改封为邵陵县公,他是否能以如此规格葬在此处成疑。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石俑

  

  曹操高陵发掘负责人大胆推测

  最触动人的,当数魏明帝曹叡说。

  11月16日,在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专家座谈会上,曹操高陵发掘负责人潘伟斌特意请主办方把自己的发言顺序安排在了最后,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观点可能跟多数人不同”。而作为曹魏时期唯一确定帝王级陵墓的发掘人,他对洛阳曹魏大墓的看法不说举足轻重,至少是牵动人心。

  >>此前报道:

  安阳拟建曹操高陵遗址公园 打造三国文化影视城

  曹操高陵等安阳13处文物入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依我看,这座墓不太可能是郭皇后,而可能是魏明帝曹叡,东边的大墓则可能是曹丕。”潘伟斌说。会场立刻有些小骚动。

  11月底,记者再次联系潘伟斌,他更为详细地阐述了曹叡说的理由。首先,专家论证会通过实地调研和对出土文物进行鉴定,一致认定该墓葬为曹魏时期的大墓无疑,墓主人身份高贵,“不封不树”葬制,两边各有七级台阶,整个墓室是用特制的大青砖垒砌,这些特征在曹操高陵中均有发现。尤其是其所出土的六边形石牌,目前仅见于曹操高陵和这座墓中。因此,它肯定是一座与曹操有密切关系的曹魏时期的大型墓葬,级别最低也是王侯一级。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出土文物

  其次,这座墓不可能是郭皇后甚至女性墓葬。潘伟斌曾对曹家在安徽亳州的祖坟做过研究,曹操的父亲、祖父的墓葬都是坐西向东,曹操墓虽在安阳,也是坐西向东,由此看来,坐西向东是曹氏家族的丧葬祖制。而洛阳的两座大墓中,未发掘的M2也是坐西向东,唯独已发掘的M1是坐东向西。潘伟斌认为,假如M1是皇后墓,M2是曹叡墓,一代枭雄曹操和当时的皇帝都不得不遵的祖制,附属于皇帝的女人敢改吗,能改吗?而且如为夫妻,二人葬得这么近,求的就是在阴间两厢厮守,背对背更是没道理。

  “从出土物上,我也不认为M1是女性墓。”潘伟斌说,首先是墓里出了石珪、石璧,它们都是重要的礼器,“一般只有诸侯王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拥有。至少到目前为止,在皇后墓或王后墓中,还没有随葬珪的情况出现。再如曹操墓中,虽然合葬有卞氏和另外一个女性,其中也仅仅出土了1件石珪,根据出土的石牌上所记载的‘珪一’等文字,也证明了该墓中当初也只随葬了1件珪,如果允许皇太后卞氏也可以用珪的话,那么,曹操陵墓内至少也会出土两块石珪”。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墓葬内部全景

  同时,M1墓中出土石牌上的“蔽结”“桂袍”等,也并非女性服饰,而是皇帝的佩饰和衣服。根据《宋书》卷十八《礼五》上记载,当时规定,“桂袍”“蔽结”都是禁用之物,二品官员以下不得佩戴。“平上黑帻”“黑介帻”“武冠”则是天子祭天、上朝和拜陵等场合所穿的不同服饰。另据《后汉书·礼仪志》,皇帝大丧“太常导皇帝就赠位。司徒跪曰‘请进赠’,侍中奉持鸿洞。赠玉珪长尺四寸,荐以紫巾,广袤各三寸,缇里,赤纁周缘;赠币,玄三纁二,各长尺二寸,广充幅。皇帝进跪,临羡道房户,西向,手下赠,投鸿洞中,三。”说明了“珪”和“玄三纁二”都是大行皇帝殡葬时,新晋皇帝赠送给先皇的礼品,而这些在M1墓中都有发现。

  由此,潘伟斌提出,M1墓更可能是曹叡之墓。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石珪石璧考古人员供图

  还有一连串的疑问,如果M1是曹叡墓,M2是谁?如果M2是曹丕墓,曹叡又为何要与父亲、先皇“背对背”?还有,两座帝陵相距400米,不“挤”吗?“从理论上说,只有魏明帝曹叡才有资格、有权力这样做,因为皇帝是最高权力者,别人这样做就是违制,而他这样做并非违制,况且他的陵墓大体上还是遵守了曹丕的《终制》。”潘伟斌说,从动机上说,曹叡也是有的。父亲曹丕在生前并不待见他,母亲甄氏与文德郭皇后争宠失败而被赐死,在这样的环境下,曹叡做事不能不谨小慎微,长期躲在宫内,养成了孤僻的性格。这样的性格一旦得势后往往会做出过激的行为,他甚至曾想平掉邙山,打算在上面建一座台观,好望见孟津。他继皇帝位后,家庭生活也非常不顺,因为自己性格乖戾,因为小事而废掉毛皇后,所生皇子都早早死去,这对他的打击十分巨大,绝望中,他开始在洛阳大修宫室,贪图享乐,后宫生活更加糜烂,造成身体更加亏空,年仅三十六便死去。

  “曹叡的不幸,某种程度上说就是曹丕一手造成的,或许他对父亲会深怀怨愤,地下不愿相见,或者表达不满,故而墓葬方向与父亲相反?”潘伟斌说。他认为,M2很可能就是曹丕的首阳陵,尽管《三国志》载曹丕葬于首阳陵,人们通常认为其在洛河北的首阳山,但首阳陵仅仅是陵号,不一定代表必须葬在首阳山,而时代变迁也会造成地名变化。而在两座墓都没有任何地面附属设施的情况下,二者的距离不算太近,并且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如此安排,可谓既照顾到了血脉之情,又显示了后来者的不凡个性。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墓葬钻探考古人员供图

  曹叡是谁?

  文韬武略并不逊色,但谁还记得他

  四种墓主猜测,无论哪种,似乎两座大墓中高平陵必居其一。由此,带着诸种谜团的曹叡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在祖父曹操、父亲曹丕以及叔父曹植的文韬武略光环遮挡之下,曹叡几乎籍籍无名。但在位13年,他治下的魏国实力最强、疆域最广、政局最为稳定,被史家公认为魏国最好的时期。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驾驭老谋深算的司马懿是成功的,在治国方略、军事谋略和文学才能上也具有相当成就,却也背负诸多骂名。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曹叡显然是一个被低估的皇帝,作为一代帝王,文韬武略并非远在其父祖之下。他统治时期也是魏国最好的时候。”南阳师范学院汉史学者刘太祥告诉记者,曹叡在历史上还是有所作为的,死前也能够驾驭司马懿这样的功高老臣,虽然不是建国之帝,也是守成之君。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石帐座

  曹叡(204年-239年)字元仲,从小备受祖父曹操喜爱,常带着他参加宫廷宴会及朝政活动。十五岁时曹叡被封为武德侯,不久又被封为齐公,次年晋封为平原王。曹叡的生母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美女甄姬,据说曹植的《洛神赋》就是为她而写。甄姬本是袁绍的儿媳妇,曹操打败袁绍后,曹丕趁乱娶她为妻,很是宠爱,她也为曹丕生下了曹叡和东乡公主。不过曹丕称帝以后,又有了文德郭皇后和李、阴两位贵人等新宠,甄姬日益受冷,为此不免流露怨言。《魏书·后妃传》载,文帝听到后大怒,于公元221年赐死甄姬。

  当时曹叡只有十七岁,这件事对他影响巨大,母亲没了,父亲也对他不再信任,不愿立他为太子。此事是形成曹叡沉静内向性格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一生作诗深沉基调,“情迫辞哀”,也与此有关。那么曹叡后来是如何又得到了曹丕的信任呢?长达五年的时间谨言慎行,不交朝臣,不问政事,唯思书籍,由此,才渐渐以“德行”赢得曹丕认可。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石牌,刻有随葬品的清单

  公元226年五月十六日,文帝去世之前一天,曹叡才被正式册封为太子。曹叡年纪不大,性子又闷,曹丕不放心,是给安排了辅政大臣的,结果曹叡很快就把辅政大臣都支到地方做官,朝政则由自己拿主意。当年八月,东吴进犯江夏郡,太守文聘坚守城池,群臣纷纷上奏请求发兵救援。曹叡却对他们说,孙权的军队长于水战,这次之所以敢转到陆上攻城,不过是借文聘防守不严,打个突然袭击。时下文聘已能抗衡,他们并无优势,所以坚持不了多久。没过多久,吴军果真退兵。

  还有一件事。青龙元年(233年),当初归附魏国并驻守边疆的鲜卑族首领步度根与反叛的鲜卑首领轲比能私通,并州刺史毕轨上书明帝报告此事,并借操练兵马的机会炫耀武力,对外以威慑轲比能,对内以警告步度根。结果明帝看了毕轨的奏书说:“步度根对于轲比能的拉拢引诱本来可能还有疑心,如今毕轨这么一搞武力威慑,只能使他们惊恐之下加速反叛,哪里谈得上是什么威慑呢?”事后的发展也果真是两人合力反魏。

  再接下来一年,孙权率军北上进攻合肥新城,守将满宠向明帝建议弃守新城,把吴军引诱到寿春。明帝认为此地为兵家必争,自己将亲自督师,说不定到达的时候,吴军早已败走。果真,闻知明帝亲率大军赶来,吴军撤走。此时,群臣认为魏国西边司马懿正与诸葛亮重兵对峙难决胜负,明帝应当乘战胜吴军的有利时机西巡长安,曹叡却说,孙权败北,诸葛亮已然胆破,西边有大将军就够了,“吾无忧矣”。优哉游哉论功行赏,慰问合肥等地部队,而西部战事司马懿也确实不负所望,紧闭营垒坚守不出,诸葛亮劳累过度病逝军中,蜀军不得不撤兵退还。

两座帝陵“背靠背”?一个惊人的推测

  看了这几则事例,几乎让很多人以为曹叡又是一个诸葛亮了,所以西晋史学家陈寿对曹叡的评价是“沉毅断识”。根据《资治通鉴》记载,曹叡虽然有些口吃,说话不多,但记忆力极强,档案中官员有关的禀性行为、主要事迹和经历及家中父兄子弟的情况,一经过目,终身不忘。知人,自然是善任的基础。曹叡对大臣也并不跋扈,司马光认为他对下属优待礼敬,喜爱爽直,即使有人当面冒犯批评,也不会折辱诛杀。史书纵然有美化的成分,但曹叡在政治、军事上确实有一套。刘太祥认为,曹叡在位期间,继承了曹丕的战略防御政策,成功抵御诸葛亮和孙权的侵扰,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并且平定鲜卑,攻灭公孙渊,颇有建树。在政治上,继承祖父任用法家治理国家的传统,又糅以儒家仁政,社会经济等方面都有所发展,曹叡在位期间,魏国疆域比以往都更加广大。

  在文学上,曹叡也是当时最大的诗歌流派——建安诗人的一员力将,在当时文坛称誉一时。曹叡传世诗作今存十四首,大致有两类内容,一类为抒述个人情怀,婉转深致,另一类写政治时事,多与当时三国征伐大事有关,与前者相比较逊。曹叡的总体成就不及父祖,不过历代以来不少评论者都将曹叡和父祖并称为“魏之三祖”。清代陈祚明曾经如此评价:“明帝诗虽不多,当其一往情深,克肖乃父,如闲夜明月,长笛清亮,抑扬转咽,闻者自悲。”可见其艺术造诣还是很高的。不过,也许是父祖和叔叔曹植的星光实在太强,曹叡默默无闻,近年来的文学史著作对其常常略过不提。

  今人只记魏武挥鞭,魏文开国,谁还记得有个曹叡

  延伸阅读:

  曹魏古城,许昌人不能不知道的那些人,那些事!

  为了加快曹魏古城开发建设,他们使出了洪荒之力!

  曹魏古城丨这个影响城市未来、事关每个许昌人的大工程开工啦! 

  曹魏古城丨这次,咱许昌要干一票大的!70亿!打造你所期待的曹魏古城!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