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考试季“划重点”遭热议

2017年01月09日00:00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高校考试季“划重点”遭热议

合成琦籽

  □记者樊雪婧

  核心提示│有一种考试范围叫做“整本书都考”,有一种考试重点叫“我讲过的都是重点”……近日,省内高校齐齐进入考试季,这样的调侃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将“划重点”带入视野,成为师生热议话题。

  那么,大学生爱不爱“划重点”?高校老师又该不该划重点呢?对此,大河报记者进行了走访。

  走访

  超八成学生爱上“划重点”,这样复习更高效

  “当然得划重点啊,不然一周连考3门课,每门课都是厚厚的一大本,谁也吃不消啊。”近日,大河报记者走访郑州多所高校,多数大学生表示,“划重点”很有必要。因为,期末半个月要将半年的课程考完,超九成考试是闭卷,复习记忆难度很大。“如不划重点,恐怕难以通过。”

  郑州某高校一社团对“划重点”问卷调查的结果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数据显示,对于期末“划重点”的态度,65.8%的学生选择“有必要”,23%的学生选择“视科目而定”,仅有11.2%的学生认为“平时已掌握,划不划没关系”。

  而就科目的选择上,95.5%的学生认为“公共必修课需要划重点”,53.8%的学生选择“专业必修课也需划重点”;而就目前现状,65%的学生选择“必修课老师会划重点”,36.5%的学生选择“专业课老师会划重点”,27%的学生选择“所有科目都划了重点”,13%的学生遭遇了“任课老师不划重点”。(调查为多选,故总数相加不是100%)

  现象

  不到“划重点复习担心 ”时间“走弯路”

  “其实,大部分科目的老师都会在最后一节课给大家划定重点范围,有些详细到节点,有些则很粗略,不管如何,都会有一个重点复习的范围。”某高校新闻专业大三学生刘赫表示,有些老师在学生的软磨硬泡下,划重点范围越来越小,偶尔也会直接透露个别大题。“不到最后一节课,班里很多同学都不会复习,生怕最后重点不对,走了弯路浪费时间。”

  某高校教师告诉记者,别看平时班里很多同学都不上课,一学期难见一次面,但这最后一节课,一定是全数出勤。

  而外语专业学生小杨则透露,一般拿到考试重点,班内就会分工合作,有人负责核对,有人负责整理课件和笔记寻找正确答案,有人负责录入电脑,还有人负责复印,分发全班共享。“当然每科的负责人都不同,所有人都会参与进来。”

  “通融的老师,期末打分评教分就高;也有个别老师超级严厉,不划重点,让你挂科毫不留情,这样的老师往往都有外号,而且评分不高。”小杨坦言。

  非议

  “划重点”助长逃课风

  采访中,几位教师均表示,“划重点”虽能减轻学生的复习压力,让卷面成绩更好看,但也助长了学生考前突击的不良风气。一位教师表示,对于不少学生而言,如果能够“考前抱佛脚”,平时听不听课也就无所谓了。

  “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郑州某高校生物专业大二学生严丰告诉记者,一学期课程安排少则十余门,多则二十余门,学期全勤听课实际上跟高中生差不多,大多时候晚上也会有课。严丰说,班里不少同学平时上课都很懒散,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直接翘课,在课上的同学也有不少是在睡觉、闲聊、玩手机中度过的,认真学习的学生并不多。“不管平时如何表现,最后只要背重点,稍稍努力都能过关。”

  严丰室友赵子琪上学期一门课从头听到尾,很认真做了笔记,最终还没有考前通宵背重点的同学分数高呢。

  无奈

  课堂没“引力”只好“抱佛脚”

  “划重点”为什么成了大学生考前必抱的“佛脚”?对此,大多数学生表示,实在是课堂没有吸引力,但要通过考试,只好如此。

  “我们有个老师,就是照着课本念念,听课就跟听天书一样。”某高校建筑专业学生唐兵告诉记者,这样的老师不少见上课,学生上课只能睡觉,逃课也就不奇怪了。

  唐兵还说,有位专业课老师就很不同,从业界到学校任教,课上有很多鲜活案例,讲解又通俗易懂,那门课往届挂科率很高,可我们班没有划重点,还是全部通过。“他的课从不点名,但几乎没人旷课,偶尔有人请假,也要借笔记去翻看。”

  “大一到大三的不少课程中,有很多重复的内容,重复学有什么意义呢?”而法学院大二学生刘晓玲则表示,有些课程跟所学毫无关联,又和学分挂钩,与其浪费时间复习不如划了重点,把时间留给专业课。

  纠结

  重点划不划高校教师难

  走访中,不少高校教师表示,对于是否“划重点”,他们也很纠结。由于教学压力大,如果不划重点,有可能大面积挂科,学期末评教,学生给的评价难看。

  一位教师指出,“扩招后,不少课程变成大班教学,人多嘈杂,学生本就容易走神。如果老师水平再不足,就只能靠点名留学生。”她还表示,“为了让学生听起来有意思,每节课都要提前多天备课,还要多方寻找素材。”

  面对如此观点,河南财经政法大学一位教授表示,“划重点”属于治标不治本,划了之后分数高了,可对学生素质和专业能力的提升没用。他表示自己不会给学生划重点,但会在讲课中提醒学生哪些知识点重要。因为,学校并不允许划重点,不劳而获对平时认真上课的同学不公平。

  “希望学生们能够珍惜四年大学时光,好好扩充自己的知识储备,为工作打好基础。”他建议,教师首先课要讲得精彩实用,让学生能听懂、愿意听。“如果水平不高,只能依靠点名来留住学生,依靠划重点来补足分数,那就丧失教育本来的意义了。”

  建议

  实践出真知,考核机制可多元化

  走访中,一位高校教务负责人表示,大多数高校禁止划重点,并将这一禁令与师德考核挂钩。社会需要复合型人才,所以每个专业所学课程的设置都是结合社会需求等多方考虑,并不是“无用”的。

  那么,如何才能唤醒学生对于知识的渴望,减少对“划重点”的依赖呢?河南大学新闻专业一位教师告诉记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掌握知识最有效的方式也是实践,把试卷上的考试搬到生活中,用实打实的问题来考验。“这种方式无法依靠划重点来突击,自然就不会依赖它。”

  记者注意到,一些老师也将想到的高招运用到教学中:多元化考核划定分数。比如,卷面成绩只占40%,其余成绩由日常作业和课堂参与来组成;又或者开、闭卷方式相结合,灵活掌握的知识和死记硬背的知识点分开考察。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