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快车”载来的不只是旧酒

2017年11月10日08:07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大侦探波罗

  □记者王峰

  核心提示丨经典小说永远是影视作品的创作源泉。11月10日,由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全国上映,由肯尼思·布拉纳、约翰尼·德普、朱迪·丹奇、佩内洛普·克鲁兹等演员助阵,这部“人人都知道结局”的谋杀案还会带来哪些吸引力?昨日,“大河电影口碑榜”的影迷在郑州奥斯卡大上海国际影城抢先观看了该片,这部英伦话剧式电影给观众带来的不只是保留原著精华,导演肯尼思·布拉纳还充分挖掘了每个角色的深度,拓展他们的复仇动机,让影片在不改变本质的前提下使得观众进行了一次难忘的情感体验。

  追求新意丨影片能否让现代观众惊喜?

  在1974年上映的同名电影中,汇集了阿尔伯特·芬尼、劳伦·白考尔、马丁·鲍尔萨姆、英格丽·褒曼等实力派演员,并获得第47届奥斯卡金像奖6项提名,最终英格丽·褒曼凭借此作获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这个版本也成为影史经典。如今,肯尼思·布拉纳挑起大梁,不但担任导演,还出演了“大侦探波罗”这个角色。肯尼思·布拉纳希望这个故事能够带入到现代社会中,“给观众一次难忘的情感体验,探究悲伤、失落、复仇,以及触及灵魂。故事里有一个秘密,接着是愤恨和失去,还有藏在表皮底下的深深哀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们想要在角色上挖掘深度。我希望他们在人生上的失去能让观众感同身受,在这团迷雾里拨云见日的时候也能得到启发”。

  从观众反应来看,虽然故事已经耳熟能详,但新版仍然给大家带来很多震撼。片中穿越日夜与冰雪的蒸汽火车、车厢上繁杂的雕花、做工考究的地毯、熠熠生辉的银器、丰盛的佳肴美酒、时尚又复古的精致装扮,各种大气唯美犹如油画式的画面无处不折射着肯尼思·布拉纳最擅长的戏剧美学。配上充满异域风情的复古旋律和充满悬疑感的“杀人音乐”,光影与配乐的相得益彰带给观众最酣畅淋漓的视听盛宴。尤其影片最后,戏剧冲突行至高潮,火车停在隧道中,众人沉默端坐,让人联想起达·芬奇的名作《最后的晚餐》,波罗最终追求的真相在法理和情理之中挣扎,让寓意不言自明,同时引人深思。

  制作升级丨集结了一车皮的戏精

  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号称“集结了一车皮的戏精”,从演员表现来看,也确实对得起“戏精”的称号,每一位都有几个爆发性的画面。肯尼思·布拉纳不愧是英国戏剧殿堂级演员,再一次上演了教科书式的表演,他所塑造的波罗不仅一如既往充满智慧明察秋毫,更加幽默,还将波罗丰富的情感通过眼神、动作流露出来。约翰尼·德普告别了烟熏妆和小脏辫,以一张精巧光鲜的帅脸演绎黑帮富豪雷切特这个角色,不同于老版本中反派直接的刻板,德普的邪魅一笑入木三分地刻画出这个披着伪善面孔的野兽。老戏骨朱迪·丹奇完美还原出一位身体衰弱却意志强大的俄国贵妇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场;米歇尔·菲佛饰演的哈伯德夫人何时幽默,何时轻浮,何时做出转变,拿捏得张弛有度;西班牙女演员佩内洛普·克鲁兹也将作者笔下原本存在感极弱的女传教士奥尔松试图用宗教来解脱内心深藏的痛楚,且无法释怀的内心纠结感恰如其分地得以呈现。

  另外,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采用了65mm胶片拍摄,它将整个电影制作提高了一个档次。肯尼思·布拉纳解释:“我们是用65mm胶片技术拍摄的,当电影在大屏幕上播放时,能够让观众融入角色,身临其境,亲身体验到伊斯坦布尔车站、壮观的雪崩场景和宏伟的雪山,也能够在影片中欣赏到列车沿途的欧洲美景。”

  相关链接>>>

  穿梭于欧洲多国的东方快车最早运营于1883年,从巴黎出发,一路穿越阿尔卑斯山脉,抵达伊斯坦布尔。东方快车原来是指通往欧洲东部的国际列车,但后来在各种通俗文学中均用以指代异国之旅或豪华旅游,许多小说和电影都取材于该列车。

  1931年,东方快车迎来一位特殊的女乘客——“阿婆”阿加莎·克里斯蒂。不凑巧的是,在搭乘期间,列车遇到暴雨冲垮了一段铁路,导致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乘客被滞留24小时。她将这段经历与上世纪30年代轰动欧美的“林德伯格绑架案”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关于复仇的“密室杀人”故事。当时,美国著名飞行员查尔斯·林德伯格仅20个月大的儿子被绑架,林德伯格按照绑匪要求交付5万美元赎金后,儿子仍被撕票惨死。

  1934年,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在英国出版。


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