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支招废弃物再利用 为北京可利用垃圾算笔账

2017年12月05日15:32

来源:北京晚报

果树剪枝 秋天的落叶 装修的旧家具都可变成生物质清洁能源

老人支招:废弃物可以再利用

麦秸木煤

北京一年要产生多少可燃烧的固体废弃物,有人计算过吗?一位已经退休的老人仔细地为北京市每年可以利用的垃圾算过一笔账。今年75岁的张世维,退休前一直在国家林业部门做木材流通工作,退休后继续关注着环保产业。在看了《北京晚报》今年10月报道的《为断舍离买单的日子来了》中市民遭遇扔废旧家具难的问题,张世维打电话告诉记者:“我有办法解决。”他还对北京市落叶、木材等废弃物现状做过仔细的调查,也找到一些可行的解决办法,能将这些废弃物变成生物质清洁能源。

落叶当垃圾处理可惜了

本报报道的市民遭遇扔废旧家具难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目前大型木制家具很难分解,垃圾处理厂回收有困难。而与旧家具相同的问题也存在于其他方面,比如秋冬季节北京的落叶。

杉木木煤

不少市民经常会看见小区里保洁清扫落叶树枝,然后整车拉走,却没有几个人了解这些落叶的去向。张世维有一次看到,小区保洁正在收集落叶,他上前一问,这些落叶要拿到哪里去处理?答案很令他惊讶,这样一车落叶,运到阿苏卫或者运到平谷、昌平的垃圾处理厂,要收取400元垃圾处理费,这还不包括运费。

而实际上,即便花钱送到垃圾处理厂,大部分这样的落叶会与生活垃圾一样,主要进行填埋处理。而实际上,落叶的可利用价值很高,与许多的生活垃圾不一样。北京每年能处理再利用的落叶不足1/3。而在垃圾处理厂看来,落叶、树枝堆放占地面积大,而且还有消防隐患,属于“不受欢迎”的一类垃圾。其他可燃性垃圾由于存在收取垃圾处理费的问题,也成为一些单位的“麻烦”。张世维在一些医院调查了解到,大批代煎中药的渣滓,医院一般当做垃圾处理掉。“北京有那么多医院、药厂,每年光这一块的中药材废弃物就有不少。”张世维告诉记者,这些被当成废品,利用不上十分可惜,而且处理不当还可能二次污染。

为北京可利用垃圾算笔账

北京市一年到底有哪些可燃烧的固体废弃物?总量是多少?张世维说,他自己也算过一笔账。木本垃圾中,装修和旧家具按照常住人口500万家庭每10年装修一次计算,每年约有50万户进行装修,每户门窗、旧家具等装修垃圾至少1吨,全市就产生约50万吨。这其中至少25万吨废弃物可以进行再利用。果树剪枝可利用的废弃物大约23万吨/年,展览背板垃圾可利用废弃物大约10万吨/年,拆迁和建筑可利用废弃物大约为10万吨/年,公园和社区剪枝以及道路绿化剩余物大约5万吨/年,以上木本垃圾每年合计产生88万吨废弃物,按1.4吨生产1吨木煤计算,可以产生相当于62万吨煤炭的能量。

再以草本垃圾计算,农作物秸秆废弃物每年产生约为65万吨,可以产生清洁能源30万吨/年。农产品加工剩余物:谷壳、食用菌袋、玉米芯、食品加工剩余物大约产生16万吨/年,约产生清洁能源10万吨/年。中草药渣滓也可以产生2万吨/年的能源。木本垃圾和草本垃圾两项合计原料共130万吨/年,按照1.5吨生产1吨算变成可回收生物质颗粒83万吨/年,这就可以代替83万吨煤炭。

杂木锯屑木煤

张世维告诉记者,长期以来,农村和园林废弃物在中国城市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利用。北京市目前处理途径有三种:填埋、焚烧、资源化处理。焚烧是明令禁止的,所占比例较少。资源化的比例也仅仅占1/10。而与生活垃圾一起运往垃圾填埋场所占的比例却可以达到80%以上。填埋处理垃圾每年需要支付大笔的垃圾清理费和填埋费,还占用珍贵的土地资源,容易污染水源,还会产生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

变成木煤可以节省能源

“我退休后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研究这些可燃垃圾如何处理。”张世维告诉记者,现在他和几位科学家合作伙伴一起,研制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的加工机器。目前,这套设备已经在很多地方开始应用。

以废旧家具为例,经过简单分解后进入机器,经过切碎、风选、锤抛、制粒、压缩、机器人码垛等几道工序,可燃垃圾就可以变成6mm至8mm的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简称为木煤。

“在国际上,木煤都是解决能源的一个方向。”张世维告诉记者,木煤热量高、含硫量低、有害气体排放接近天然气。木煤在国际上主要集中在北美、欧洲、亚洲地区,在美国,木煤占到能源总需求的1/10。我国有工业锅炉约50万台,总蒸发量约120万吨,每年消耗4亿吨煤炭,如果其中10%改用木煤作为燃料,每年大约消耗木煤4000万吨。

“现在对于农村和城市园林垃圾固化成型燃料还是一片空白,北京市每年有那么多可燃废弃物,如果能再利用成能源,既解决垃圾处理问题,又能填补能源空白,一举两得。”张世维说,北京如果能建成15条年产5万吨的木煤生产线,就可以处理农村和园林垃圾约100万吨,所产生的75万吨木煤可以满足3000万平方米住宅冬季四个月的供暖需求。与燃烧同等数量的煤炭相比,可减少炉渣7.5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10万吨,也能减少北京的雾霾。

“我建议北京可以开辟出固定的地点,以供市民丢弃可燃垃圾。”张世维说,30至50亩左右的土地足够收集和分解可燃垃圾为生物质燃料。也可以在现有的垃圾处理厂内划出30至50亩地,专门用来处理农林垃圾,将可燃垃圾变成清洁能源。

本报记者 傅洋 J004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