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岭创投沉浮录:清盘网贷说法反转 周世平买壳难借壳

2018年03月04日21:24

来源:新浪科技

  红岭创投沉浮录

  刘飘,何莎莎

  冬去春来,沉寂半年的红岭社区又冒出了令人聚焦的新动态。半年前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曾在此宣告红岭业务终结,近期忽然又以反转的形式传出新消息,红岭只清盘不合规的业务,合规部分将继续做,并作两手准备积极参与2018年的备案赛跑,更提出了计划在国内上市。消息一出,颇令人意外。

  大家疑虑、观望,红岭创投是否能通过备案,这艘驾驶了九年的网贷之船是继续航行,或是止步于此?而周世平在红岭创投社区中提及的将在国内上市,又希望几何?

  刚兑模式起高楼戛然而止

  “马上快9周年了,又多活了一年。”周世平在红岭社区中自豪地称道。据官网显示,红岭创投于2009年3月开始上线运营,彼时,国内的网贷行业才初露芽意。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在成立之初,红岭创投就开始采取刚性兑付的措施。当时公司规定,投资者缴纳180元的会员费,公司就会向会员垫付本金。由此,红岭创投开始了网贷行业的刚性兑付模式。而除了“刚性兑付”的标签外,红岭创投留给大众较为深刻的标签主要还有“大额标”“净值标占比高”。

  周世平曾表示,“在2009年到2013年,红岭创投最大的问题是很难吸引专业人才加盟,网站投标成本偏高,借款成本居高不下,很难找到优质项目,必然会产生大量逾期,平台垫付成本高。我们尝试过多次转型,希望探索一条更适合自身发展的路。”

  2013年底,周世平聘请深圳发展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张宇到红岭创投任职总裁,红岭创投开始按照新规划走上了转型之路。

  2014年3月24日,红岭创投发布了第一个融资金额达亿元的大标,并在3小时内迅速满标,由此,红岭创投拉开亿元大标为主的序幕。当时,据网贷风险评估平台“贷出去”显示:2014年8月11日至8月17日,该公司1000万元以上的大标占贷款总金额的52%,100万元以上的大标占贷款总金额的69%。对此,周世平曾公开表示,大标可以通过银行的模式进行线下的调查和审核,而小标如果要通过线下,人力成本和技术投入过高,毫无盈利可言。

  开启大标模式后,红岭创投的业绩也快速发展。据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显示,2013年的累计成交额为38.94亿元,2014年则达到186.68亿元;2015年,累计成交额突破1000亿元,达到1092.5亿元;2016年累计成交额2093.19亿元;2017年累计成交额为3182.27亿元。截至2018年3月1日,平台成交量累计达3375.30亿元。

  但在大标模式让红岭创投规模迅速壮大的同时,曝出的坏账数额也同样让人担忧。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4家广州纸业公司涉及1亿元坏账;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的7000万元坏账;2017年又曝出对辉山乳业5000万元的债权坏账。在2017年6月8日,周世平在网上披露,红岭创投不良资产形成的坏账金额接近8亿元。

  与此同时,国内网贷行业也进入大规模的肆意生长时期,据网贷之家公布的数据,国内网贷平台数量2009年共702家,2015年已达到5297家,2016年更是达到5982家,短短几年间网贷平台的数量翻了8倍。

  随着自融、诈骗、跑路等问题逐渐爆发,监管环境也逐渐趋严,互联网金融开始转向大洗牌时期。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对外公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为网贷行业定调:小额、分散,信息中介,做银行的补充,在第十七条要求中明确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

  此后,不少网贷平台试图通过与金交所合作模式绕开限额问题。2017年7月,央行等部门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各类互联网平台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互联网平台必须积极配合各类交易场所,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不久,2017年7月27日,周世平在红岭社区上表示,“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并表示会用3年的过渡期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2020年12月31日到期。对于清盘的原因,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的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但没有利润。

  清盘说法反转

  一时间,行业内外皆以为红岭创投将会在3年内清盘网贷业务。但在2017年12月21日,周世平又发帖称,“其实你想多了,老周只是要将大单资产清盘,合法合规的业务还会做。”

  此后2018年1月27日,在召开“红岭创投银行存管及合规备案进展说明会”上,周世平表明整个红岭体系内可能会有一家新的、完全合规的P2P平台用以合规备案,同时红岭创投自身也会积极争取备案,新平台是为了以防万一,二者当中至少有一个能够备案成功。

  其市场管理部总经理王炳华补充道:“要利用我们的风险管理、市场营销、投资人的黏性,包括对我们周总的信任形成的红岭品牌这些优势,和已经合规的平台进行合作,把我们投资人整个的安全性都完善起来。”

  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要合规备案有几个前提条件:第一是存量资产的处置,第二是合规资产的开发,第三是银行存管,第四是信息披露,还有一个是ICP金融资质,包括公安部三级等级保护,这几个条件对红岭创投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存量资产的处置。

  对于存量资产,在2017年6月,周世平曾发帖称,公司的存量业务有200多亿,不良资产大概有8亿元。在此次会议上,周世平坦言,目前存量还有110亿元,处置时间需要两到三年,因此会将这些资产转到体外公司承接,“就是不在红岭创投体系内”,但仍由红岭创投原有的资产处置团队继续处置。

  但至于会转到体外的哪些公司进行承接,以及缺乏运营小额标的经验的红岭创投,即便备案成功,又该如何运营?

  盈灿咨询高级分析师张叶霞对记者表示,“根据周世平此前的言论,红岭创投的大额资产可能会对接到私募的公司去操作。如果之后平台能备案成功,目前市场上的小额标的品类还是比较丰富,比如供应链金融、‘三农’金融等,如果平台有小额资产的开发能力的话,也是可以进行下去。”

  深圳卫视资深评论员,网贷东方CEO高圣涵对记者表示,“目前而言,整个网贷行业平台备案的进度还是比较缓慢的。至于整个行业大额标的平台备案成功后该如何运营,应该会有两种情况,一是银监会可能会适度放开或选择地域性地放开限额问题,大家更希望能把个人额度提升到100万元,企业可以提升到500万或亿千万元,这其实也仍然是对银行贷款的一个补充。另一种情况,是这些P2P平台可能会选择进行资本运作,通过并购或者收购一些央企、国企或者上市公司来进行操作。”

  对于此次积极备案的原因,周世平称,“红岭创投现在清盘,不合规备案的话,要拿出八个亿出来垫付,总盘要亏八个亿,我要把这个钱再赚回来,而且它只是一个流量变现的过程。”

  据红岭创投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相比2016年,红岭创投在投资人数、借款人数、借款额度等都有所上升,并主要倚靠净值标的交易,2017年税前利润达一亿多元。而在前年时,据其在中国互金协会信披系统上公布的财报,2016年其净利润为-1.83亿元。

  而净值标的降杠杆也是红岭创投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2017年1月17日,周世平自曝监管机构“约谈”并给出了红岭创投整改意见,面临的五大问题之一即是净值标的高杠杆引监管担忧。

  对于净值标的处理,目前只看到,周世平在红岭创投的社区表示,截止到2017年8月7日24点,净值存量余额为757043.99万元,实际参与人数为36987位。自2017年8月8日零点起,所有新注册用户净值借款没有杠杆,只有投资额0.9的借款额度,并亲自对118名列为高杠杆“重点关注”对象亲自打电话进行提醒。

  对于此次红岭体系两手准备的另一平台是哪一家,具体通过怎样的形式进行合作。这次积极宣布备案,是否也有盈利情况出现好转的原因,净值标降杠杆的进度目前如何,截至记者发稿前,红岭创投暂未回复。

  张叶霞认为,“因为红岭创投大标的消化需要一定时间,净值标的问题也比较突出,最终能否备案要看监管部门怎么去确认它的合规性的问题。如果红岭创投无法备案,它的另一手准备可能是通过合并平台或者收购股权的方式进行并购。至于此次积极备案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盈利的原因,因为网贷平台一般前期市场宣传花费的费用过高,后期有稳定的用户群体和成交量后,其实一般都能实现盈利,更大可能是周世平认为小额资产可以做到位的缘故。”

  周世平买壳难借壳

  除了透露积极准备备案外,周世平还表露了上市的意愿。周世平表示,“不管是红岭创投还有新平台都有上市计划,我们第一个不考虑美国,第二个不考虑香港,我们最考虑的是国内的资本市场。”

  对于红岭创投的上市,周世平此前也有此打算。2015年7月,周世平开始收购三元达(002417.SZ,已更名深南股份),受让原股东13.33%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当时,三元达仍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2013年净利为-1.3亿元,2014年净利为-3.2亿元,沦为“壳股”。

  2015年2月三元达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于2月9日停牌重组。彼时,外界一度认为所谓的重大资产重组是装入红岭创投,但在2015年6月29日,三元达发布公告称,由于重组标的的相关产业和政策监管尚不明朗,本次交易存在不确定性。后来,周世平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也任命红岭创投的人员担任三元达高管,占董事会五分之三席位。

  梳理周世平接手三元达后的动作可知,其致力于剥离三元达原有亏损较重的通讯业务,扩张金融业务,并陆续增加个人在三元达的控股比重。新添的资产主要分布在投资管理、融资租赁、商业保理、金融信息服务等领域,共新添了七家金融公司,其中包括深南金服。而出售的资产包括,2016年11月22日, 三元达将子公司“福建三元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11.66%股权出售给福建七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3月6日,将占据公司全年营收98.92%与通讯业务有关的资产和负债转让给三元达控股,之后以融资租赁和商业保理为主营业务。由此,三元达也逐渐完成了由通讯业务向金融业务的转型,2017年上半年暂时实现了扭亏为盈,主营业务商业保理实现净利润150.4万元,但也累计投入了1.67亿元,投入与产出的差距,表明未来还将面临许多不确定性。

  而有关周世平的持股比例,也处于陆续上升状态。在周世平接手三元达后不久,三元达发布公告称,周世平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愿意以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提升持股比例。后来又发布公告称因市场环境变化较大,资金剧烈波动,故停止非公开发行股票。

  但周世平还是对三元达进行增持,2016年6月底,周世平增持公司1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持股比例上升为18.33%。之后不久,2016年9月7日、8日,周世平又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三元达股票737万股,占总股本2.73%。而最近,9月28日午间,三元达再次发公告表明,周世平于2017年9月7日至2017年9月26日期间,通过其设立的“大业信托·三元达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及个人证券账户、一致行动人红岭控股有限公司(红岭控股)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350.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截至目前,周世平在三元达的持股已达25%。

  彼时,业界均猜测三元达剥离核心资产,是希望让红岭创投借三元达这个“壳”来上市。但三元达在2017年8月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时提到,公司计划未来一年内无与红岭创投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计划或安排,并承诺在未来两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而此次,红岭创投又再次宣布计划上市,是否还会延续此前的在三元达内上市还是红岭创投将以自己名义独立上市,对于上市又做了哪些准备,截至发稿前,红岭创投暂未回应。

  张叶霞对记者表示,如果装入三元达,目前在国内还是会受到监管层的规制,国内对于P2P资产的认可度还比较低。如果以红岭创投的名义独立上市,目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在国外市场上市,此前在海外上市的互金机构,多是风投中很多有海外基金,红岭目前暂未看到红岭创投有海外市场的动作。

  高圣涵也对记者表示,网贷平台想在国内上市或者是借壳上市目前基本是很困难,可能很更多会选择在境外上市。但近年在国外上市的互金平台,由于国内的强监管呢,导致上市效果并不乐观。但一旦备案以后,可能P2P在境外的上市还是会形成一个热潮。

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