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杯赛被叫停培训没停 家长担忧孩子拿什么拼名校

2018年03月19日09: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没了奥数杯赛,孩子拿什么“拼”名校

  经历了2017年上海奥数四大杯赛调整后,近日,上海众多小学家长又不得不面对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全国几乎所有奥数杯赛都被叫停了。日前,教育部紧急叫停了原定在3月10日举办的第23届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决赛,而此前,其还先后叫停了迎春杯、走美杯等小升初的热门奥数杯赛。教育部发文态度坚决,严禁任何类型和形式的竞赛类活动和比赛。

  与家长、小学生们“相爱相杀”数十载的奥数杯赛终于暂时结束了。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上海的小学家长们却并未因此而暂时舒缓“幼升小”“小升初”的焦虑情绪,相反,他们抛出的疑问显得更加焦虑――连奥数杯赛比成绩这条门路都没有了,孩子现在拿什么“拼名校”?

  奥数比赛停了,奥数培训停不下来

  这两个周末,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了上海几家著名的数学教育培训机构。无一例外的,这些培训机构正照常给孩子们进行奥数培训,也未见家长因杯赛叫停而要求退款、退课。

  一家宣称直接针对上海某知名小学入学考试培训的机构前台告诉记者,目前在机构内就读的包括幼儿园小班到大班,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幼儿园培训针对某校入学的iPad测试,小学部培训原来是针对四大杯赛,现在就走内部比赛通道”。

  这名前台说,自己机构内部组织的比赛,对孩子“小升初”亦有帮助,“杯赛没有了,学校拿什么评价这个孩子数学能力是否过关?有证书总比没有好”。

  在上海,中学、小学的入学,分为公办和民办学校两种不同方式。公办小学、中学完全凭借地段对口、就近入学,而民办学校可以通过面谈形式,择优录取适合学校口味的学生。从今年开始,上海市教委明确,公办学校对口投档和民办学校面谈录取同时进行。

  早前,一些热门民办初中在招生过程中,往往会优先考虑那些持有各种奥赛证书的学生,在家长中形成了“不上奥数、就上公办”的不良风气。此后,上海市教委通过多次政策变动,明确民办学校招生不允许看奥赛成绩,不允许收豪华简历,不允许进行语数外笔试。

  但对奥数、奥赛的追捧,却并未停歇。

  上海相继出现了偷偷参考奥赛成绩、面试环节进行“口奥”测试的情况。这些做法因为手段隐蔽,不易被发现,一直沿用至今。就在前不久,上海还有一所全市知名的中学因面谈测试“口奥”而被通报批评。

  记者注意到,小学阶段奥数培训机构的生意依旧火爆。家长李先生,在明知教育部已经叫停全国各类奥数比赛的情况下,依旧在3月11日来到培训机构给孩子占坑,他三年级的儿子已经在上海3家不同品牌的奥数培训机构报了名,“不同的品牌侧重点不同,我们本身已经是公办小学的孩子,学习压力不大,再不拼奥数,拼什么?”

  李先生认为,教育部只是暂时叫停奥数杯赛,未来还会涌现出其他种类、其他名称的杯赛,“哪怕什么杯赛也没有,数学成绩是拉分项,不管什么中学,总是会考虑孩子奥数能力的。”

  奥数“忠粉”:停奥数,不科学

  四年级家长李华(化名)两口子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对于这次叫停奥数杯赛的做法,夫妻俩意见不小,“我们都来自小城市,从小就是各种奥数竞赛一等奖上来的。如果没有奥数,我们这种寒门学子怎么上北大、清华?没有奥数,中国数学天才难道从此以后不培养了?”

  儿子目前在上海一所公办小学就读,妈妈李华从未给他报过奥数培训班。但在孩子三年级时,她有意识地搜罗了一些奥数题让孩子自学,“他真正属于学有余力的那种孩子,又喜欢数学”。

  李华介绍,孩子三年级时“裸考”中环杯、小机灵杯(上海四大奥数杯赛),均拿到了一等奖的好成绩。今年,本来还想让孩子试试杯赛的李华发现,比赛连报名都报不上了,“小机灵杯停赛了;中环杯据说要偷偷报名,我们没赶上;走美杯报上了,但临考前停了;好不容易报了全国级的华杯赛,又被叫停了。”

  “华杯赛”的叫停,最令李华“伤心”。她和丈夫都是“华杯赛”的忠粉,也是凭借“华杯赛”中的优异表现,夫妻俩均在高考后进入了中国最高学府就读。

  事实上,不仅在上海的“小升初”阶段,即便是在全国高考阶段,奥赛成绩也是含金量最高的“参考值”。

  2015年之前,五大学科奥赛如果能获得省级一等奖,便有机会保送至清华、北大、中科大等名校;从2015年起,教育部取消了对奥赛奖项加分的规定,但奥赛奖项在高校自主招生中能直接获得降分资格。

  “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孩子是真正有希望成为数学尖子的,不能断了他们的路。”李华代表了一部分尖子生家长的态度,“如果没有奥赛,尖子生怎么证明自己的能力?”

  记者了解到,奥赛确实在全球范围内选拔了一大批优质创新人才。比如国际奥赛中的数学、物理基础学科奥赛生,为各行各业的创新型人才、学术型人才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备军。以数学学术领域的最高奖项菲尔兹奖为例,有统计显示,1990年到2005年间,该奖共颁给了26位数学家,其中13位是曾经的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得主。

  “本来我们瞄准了小升初考华育(上海的一所民办初中――记者注),我感觉孩子完全可以凭本事进。现在好了,证书都没法考了,怎么进名校?靠关系?靠钱?”李华说,现在的小学生家长都是70后、80后,在孩子抵触情绪强烈、非常不喜欢数学的情况下,不会逼着孩子学奥数,“都是为了择校。择校不改变,光停了奥赛有什么用?”

  李华注意到,教育部当前只是暂时叫停奥赛,做进一步梳理规范,而不是永久叫停奥赛,“我建议,今后政府部门办的比赛可以继续办,培训机构自己办的比赛应该严控”。

  淡化应试,将有系列配套政策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唐晓杰早就注意到了家长“没证书拼名校”的心态,他告诉记者,这是政策变动后可能会出现的正常的“阵痛期”。

  “教委早就有政策,不允许上海民办中小学看奥数成绩录取学生。但总有个别学校违反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家长的焦虑。”唐晓杰说,解决家长焦虑、鸡血的根本手段,应该是实现尽量均衡的义务教育,“当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水平都差不多时,家长可能就不会这样拼了”。

  实际上,上海今年已经出台了有关“公民同招”的新政。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权衡利弊――为了考一所民办名校,而放弃家门口还算不错的公办学校是否值得?

  唐晓杰透露,未来的趋势就是“鼓励就近入学”,淡化应试,“民办校的招生额度也会有所控制。现在有的区,民办校招生比例达到了20%~30%,这是不科学的。”他还透露了另一种可能――摇号上民办学校,“南京、杭州都已经试点通过摇号方式上民办学校,不鼓励学校再通过杯赛之类的‘挑学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10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奥赛与入学挂钩的情况。但多年来,一边是教育部门的三令五申,另一边是依旧火爆的竞赛,“有的学校和培训机构合作,开展‘密考’,有的竞赛组织者,则把学校认可竞赛成绩作为竞赛宣传”。

  他认为,奥赛虽然暂时叫停了,但如果不能对学校违规招生进行严厉查处、追究学校责任,还会有新的“奥赛”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落实这一点困难重重,“有的民办学校报名者太多,地方教育部门又要求民办学校招生不得举行笔试,只有面谈,从实际情况出发,民办学校要从那么多报名者中选出优秀者,会不了解学生参加竞赛、获奖的情况吗?”

  熊丙奇的观点恰好与家长们提出的“鼓励政府办奥赛”相反,他认为应当叫停政府背景的竞赛。“这样的竞赛因政府主导,由行政赋予权威,会滋生各种问题。”他认为民间机构只要规范组织竞赛,给学生提供评价参考,由学生自主选择,“政府部门没有理由叫停”。

  专家与家长们一致的观点是,只要有择校存在,就会有择校的工具。取消了这个工具,必定会出现另一个工具,取消了公开的竞赛,必定会产生地下或者山寨的竞赛。

  “孩子们很苦,我看到很多小学生从周一到周日,没有休息日。这种风气一定要先压下去。”唐晓杰说,家长都希望孩子通过读书成为“人中龙凤”,但“读书好”与“成功”之间并没有绝对必然的联系,并且奥数并不太适合小学年龄阶段的孩子,“人不是只有智商,还有情商。全民奥数环境下,孩子都变成书呆子了,国家未来还有什么希望?”


编辑: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