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河南省档案馆联合推出 郑州清查"烟花柳巷"往事

2018年04月05日16:40

来源:大河网

  原老坟岗一带今貌

  核心提示

  1949年11月21日,新中国成立不到两个月,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就通过了一项关乎社会风气和妇女尊严的重要决议:立即封闭妓院!当天晚上,北京市237家妓院全部被取缔,1280多名妓女被收容。

  继北京之后,郑州、上海、天津、南京、石家庄、兰州等大中城市也采取措施取缔妓院,建立教养院或工厂,帮助妓女转行就业。

  郑州解放前遗留下来的“烟花柳巷”藏身何处?妓院取缔前后老板与妓女们的思想状态如何?那些妓女又是怎样接受改造的呢?

  大河报记者孟冉文李康图

  记者探访:“我们有义务为她们保密”

  “俺单位确实有那样的工人,有的还在世,不过这事涉及个人隐私,最好别打扰她们。”郑州一家老国有企业档案室的李女士这样对记者说。

  李女士所说的“那样的工人”,是一个特殊而敏感的群体--解放前,她们曾以卖淫维持生计;解放后,她们被政府视同姐妹施以“劳动改造”,继而成家,或与夫生子或领养儿女,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档案显示,当时被政府安排进该企业进行改造的妓女超过200名。

  这家老国企与妓女改造的联系,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

  1950年,郑州市区老坟岗一带聚集的妓院成为政府取缔对象。相关档案显示:“人民政府发布通告,不论是明娼,还是暗娼,一律集中进行登记。通过教育,解放前'人不人鬼不鬼'的妓女们有的结婚成了家,有的返回家乡……政府还给400名教育后的妓女安排了工作,分配到一些企业……”

  记者试图查阅该企业档案,了解那些妇女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李女士表示为难,说因疏于管理,1950年前后的工作档案大都遗失了,不过工人的个人档案可以去工会寻找。李女士将记者引见给该企业工会主席,她恰巧正在整理成捆的档案资料。但得知记者来意,工会主席摇摇头:“很抱歉,我们工人的个人档案是不公开的。特别是那些人,我们有义务为她们保守私密。”

  据了解,妓女们进入企业后,和其他工人一样干着普通的工作,她们的收入基本能够维持生活,政府为她们提供了廉价出租房,生活跟正常职工没有什么区别。平常,她们为人处世很低调,工友们私下里也不议论她们,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这些妇女有的结了婚,生了孩子,有的领养了子女。“现在翻出来那些事情,一是怕勾起老人们的伤心回忆,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孩子很多并不了解母亲的过去,万一被她们的后代知道,现在的生活肯定要受到影响。”工会主席言辞恳切。

  记者当然理解这些顾虑和苦衷,唯有在心里默默祝福这些历经坎坷的老人晚年安康。

  政府普查:妓女分3等级3个帮派

  “1949年11月,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率先做出禁娼决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这种在中国延续3000多年、严重摧残妇女身心健康的罪恶渊薮绝迹。”2000年,中国公布的人权状况白皮书《中国人权发展50年》第一章高度肯定了新中国取缔妓院的成就。

  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紧急行动,一夜之间,全市237家妓院全部被取缔,1280多名妓女被收容。随着“北京行动”的胜利,郑州也进入了清查“烟花柳巷”阶段。清查之前,自然首先要摸清郑州娼妓业的情况。1949年年底,当时的郑州市政府社会部对全市妓院进行摸底,得出了“郑州解放后,妓院营业日益萧条,收入大大减少。解放前嫖客较多,生意颇佳,所以老板大都有些积蓄,大部分有土地房产,妓女也有少部分积余。解放后收入减少,再加上政府严格管理,对他们造成了很大影响,因而很多妓女休业、改业或迁移”的结论。

  1950年1月25日,根据社会部的调查,郑州市委政策研究室通报了该市妓院情况。档案显示:“当前,全市在册妓院由解放前的172户(共355名)减少到目前仅剩31户(共47名)。全市31户妓院中,甲等12户,乙等5户,丙等14户。除了47名妓女,还有杂役9人、眷属93人、老板27人、鸨母14人,共190人。这些妓院分布在民权里、惠芳里和北胡同三处。”

  据了解,郑州解放前的民权里、惠芳里和北胡同,大致分布在老坟岗一带。郑州民间概念中的老坟岗,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二七区解放路办事处辖区。这片面积仅0.29平方公里的区域,原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沙地,明清时期,郑州不少人家到这里买地安葬亲人,此处地势比周围高出约10米,人们就把这里称为“老坟岗”。但在解放前,老坟岗之所以在郑州出名,很大程度上因为这里是当时郑州最大的“红灯区”。

  解放前,郑州妓女不仅分甲、乙、丙3个等级,还分属3个不同的帮派。档案记载:“民权里十分之七八是扬州帮,都是甲等,财产比较多,妓女大都是寄养(以妓院为家)的;惠芳里与北胡同是河南帮和山东帮,乙等5家;其余都是丙等,财产少,妓女多是自生(有各自家庭)的。这些妓女中,外地的有46人(江苏、山东、河南),郑州市有1人,143名杂役、眷属、老板都是外地人。妓女的来源多种多样,其中柜上的(在妓院全职)有30人、搭伙的(在妓院兼职)8人、自干的9人,其中寄养的20人、自生的27人。”

  解放之初,这些妓女的生活状况怎样呢?

  青楼生涯:甲等妓女日入“2万元”

  翻阅档案,记者发现,有关解放前郑州妓女的日常具体生活鲜有记载。

  1931年出版的《旅行杂志》对郑州当时妓院的情况有简短描述,其盛况可见一斑:“区区郑州一隅,统计南花北柳,何止千人。每至夕阳西下,笙歌嘈杂,几不知世上尚有干戈未息之地也……”到1948年郑州解放之前,据统计,老坟岗还有明娼400多人,其中三分之一患有梅毒、淋病等性病。

  关于妓女的生活细节,本报《厚重河南》栏目首席记者李红军在“探访老坟岗”系列报道中如是描述:“古稀老人李海振回忆说,16岁的时候,他在大同路南洋百货商店做学徒工,常常有老坟岗的妓女到商店里来买东西。妓女挑完东西后,经常让李海振跟着去妓院取钱。'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啥的?'有时候,妓女会问他。'不知道!'接过钱,年轻的李海振就低下头。'去吧!'妓女轻轻地挥一挥香巾,让带点儿薄荷味的香气扑到李海振的脸上。李海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出门就一溜烟跑了。”

  采访中,郑州一些老年人告诉记者,那时,一般人光从妓院大门的闭合程度就可以分辨出里面妓女等级的高低,“一等妓院大门敞开,妓女不用站门口,躲在屋里等着嫖客进去;二等妓院关着门,妓女站在门口直接拉客;三等妓院一般是租用私人旅社,大门虚掩,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

  不同等级的妓女收入也不尽相同,级别越高收入也越高,而她们日常的花费也不低。档案这样记载郑州解放初妓院的营业状况:“嫖客多数是一些过路的棉花商、药材商,少数是本地商人和一些地痞流氓,但每日嫖客不多,故妓女除了开支生活费外,所剩无几。如甲等妓女(生意最兴隆)每个人每天平均收入二万元,支出一万五千元后仅余五千元;乙等妓女平均收入一万元左右,支出八千元;丙等妓女平均收入六千元,支出五千元,生活亦随之大大下降。”

  档案中显示的妓女每天收入为旧币数目,“一万元”折合1955年中国币制改革后的一元。1955年时普通工人每月工资约为30元,一斤牛肉6角钱,一袋40斤的面粉才8元钱,鸡蛋1元钱能买24个。面对即将到来的清查风暴,郑州娼妓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妓院老板和妓女的思想状态如何?

  迎接新生:八成妓女愿意从良改业

  “北京行动”给郑州妓院带来了很大的威胁。许多妓院老板思想斗争激烈,但逐渐由恐慌变为接受。

  相关档案显示:“自郑州解放后,老板思想上逐渐起了变化,已经认识到妓院不是正常营生,即使干也不会长久,对妓女的管束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严了,他们听到北京封闭妓院的消息后,心理上产生了恐惧,但不久就放宽了心……妓女们普遍感到客少生意不好,生活也不如以前好,而且也认识到做妓女不是正当营生,十分之七八愿意从良改业,有少数因不受管束或家中生活逼迫,仍愿继续从事,但也感到长此下去不是办法。有9名杂役、干娘(揽客者)都与老板有亲戚关系,他们也感到生意不好,得不到多少工钱,请求政府帮助他们改业。”

  据了解,解放前,郑州妓院老板靠剥削妓女积累财产,一般都有房产和土地,最多的有土地200亩和房屋30多间,多出租给妓女使用。1950年,政府规定妓院老板的私有财产一律充公,彻底断绝了他们重操旧业的念头。上世纪80年代,郑州市对妓院老板的房产归属又进行了认定。档案记载,1984年6月14日,郑州市人民政府批转市处理私房改造遗留问题领导小组的《关于处理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若干遗留问题的意见》中有关处理意见为:“解放前的妓院老板被改造的房产不予退还,不补发定租。”

  采访中,记者听到这样一件事:前几年,郑州一位老人去世,她生前所在的工厂为其举行了追悼会,肯定了老人为工厂发展做出的贡献。这位老人的追悼会受到众人的关注,一个原因就是她在解放前曾经当过妓女,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她人很好,生活所迫才干上了那一行。”老人的一个同事说,老人非常感激政府对她的帮助。她年轻时得了严重的性病,丧失了生育能力,解放后,政府给她治好了病,安排了工作,帮她领养了一对儿女,她自己的个人财产也没有被没收。自打上班后,老人就过上了平静的常人生活。“老人不避讳自己曾做过妓女,常对孩子说旧社会把她从人变成鬼,新社会把她由鬼变成了人。她省吃俭用,供养两个孩子读书上学。”老人的同事感慨地说,现在,老人的一双儿女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家庭和睦,幸福美满。

  妓女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客观地说,解放初,郑州取缔妓院和对妓女的改造并无其他先例可循,和上海、天津、南京、石家庄、兰州等城市一样,北京经验成为郑州开展此项工作的重要参考,因此,有必要将“北京行动”做简要叙述:

  1949年8月9日,北京市(当时称北平)召开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会上,有两位代表提出对妓女进行改造,建议设立妓女习艺所,收容妓女,并对她们进行教育,授以劳动技能,把她们改造、培养成为靠劳动生存的人。当年9月19日,《北平市处理妓女办法》(草案)出台。很快,北京市民政局、公安局、卫生局、企业局、妇联、人民法院共同组建了“处理妓女委员会”。10月15日,上述单位又共同组成了“封闭妓院总指挥部”。

  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并由北京市政府下令:立即封闭妓院!当天下午5时30分至翌日清晨5时30分,北京市出动干部、公安人员共2400多人,将全市237家妓院全部封闭,450名妓院老板被逮捕,1286名妓女被收容。这些被收容的妓女被分别送往8个专门设立的教养院,帮助她们改造思想,医治疾病。

  “那时,妓女统归特种人口,郑州也建了教养院,对她们特殊管理。”郑州警方一些退休民警告诉记者,根据政府对妓院名称、数目、地址、妓女数目、分布状况以及老板住址及财产的调查情况,郑州在极短时间内就肃清了解放前遗留下来的娼妓毒瘤。“同时,我们对封闭妓院后可能引起的问题也做了充分考虑,如对依靠妓院维持生活的摊贩、车夫等人进行了教育、工作安排。可以说,郑州取缔妓院是比较顺利的,善后工作也做得相当到位。”

  除了遣送一批自愿回家的妓女,对留在教养院里的昔日妓女,政府给予了最大努力的帮助,档案这样记载:“她们是我们的姐妹,经过教育,终于提高了觉悟,政府为她们看好了病,给她们安排了工作,生活有了着落。通过学习和劳动,这些妓女都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而今,解放前曾经藏污纳垢的老坟岗,正迎来新一轮修整和改造。历经沧桑风雨,可以预见,不久之后的繁华与祥和,才是老坟岗的真正容颜。

  线索提供 刘志远河南省档案馆咨询电话0371-65901274河南档案信息网www.hada.gov.cn

  原载《大河报》2007年7月11日A15版


编辑: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