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档案】巩县兵工厂探秘·下:工厂被迫转移,留下四千“种子”

2018年04月11日10:54

来源:大河网

  1937年元旦,兵工厂全体职员合影。

  □大河报记者孟冉文李康图

  阅\读\提\示

  在巩县的20多年间,兵工厂制造的机关枪、步枪、迫击炮、开花弹等20多种武器均应用于实战,其中“巩式手榴弹”成为全国仅有的4种手榴弹之一,“七九式”步枪更是在1931年的国际射击比赛中脱颖而出。此外,该厂生产的“中正式”步骑枪,甚至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仍在使用。

  抗战爆发后,兵工厂从巩县迁走,而遗留在巩县的大批产业工人,为当地的工业和经济发展奠定了人才和技术基础……

  “拿来”技术、原料大多引自国外

  创建于军阀混战时期的兵工厂,由于时局不稳,建厂所需资金和技术都受到了很大影响。为获取一流的制造设备,当局积极向发达国家求助。

  从档案中,记者发现不少外文订单,如1914年,制枪厂机器设备由北洋政府陆军部向美国布来德公司订购,1922年运来,1925年自行安装生产;炮弹厂一部分机器设备由汉阳兵工厂向丹麦文德公司代为订购,均由洋商代表来巩县安装;1917年,机器厂设备向文德公司及布来德公司订购,由兵工厂技术总管监督安装,同时,动力锅炉及发电机购自德国西门子公司,由该公司派人来安装。兵工厂还聘请了一批外国工程师,如安装工程师为丹麦人老曼,引信工程师为德国人德林,压炮工程师为德国人马德。

  兵工厂生产所需的大部分原材料同样需要进口。据档案记载:1935年1月统计,枪管钢、枪件钢、炮弹钢等均购自德、奥、英等国;紫铜、黄铜等则购自美国、加拿大;燃油大部分购自美国;无烟药及部分炸药购自德、美、奥等国。在所需原料中,仅燃煤、焦炭、木材、硫磺、硝石、青铅、棉花及部分黑火药为我国生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件事,2006年9月,原兵工厂美国专家思普林之女曾到巩义寻访父母当年曾经工作过的地方。1934年3月,思普林夫妇到巩县兵工厂分厂工作,当年8月离开。思普林之女居住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还一直保存着父母在巩县拍摄的很多照片。

  “实事求是说,兵工厂从建厂开始就抱着开放的心态,是难能可贵的。”孙宪周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兵工厂践行的“拿来主义”,达到了将国外先进科技力量为我所用的目的。

  在国民政府掌控期间,兵工厂主要产品有七九式步枪、俄式机关枪、柏格门手提机关枪、八二迫击炮及各种七五子母弹、开花弹等20多种,其中木柄手榴弹首先在该厂仿制成功,称为“巩式手榴弹”,为全国仅有的4种手榴弹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1931年举行的国际射击比赛中,兵工厂出品的七九式步枪比德国步枪多打500发子弹,使用性能和效果都超过了“德国造”,名列前茅。

  “老枪”抗美援朝时期仍在使用

  抗日战争前,巩县兵工厂备受当局青睐,特别是在兵工分厂建设过程中,1934年10月、1935年10月和1936年10月,蒋介石先后三次到巩县视察。

  《巩县兵工厂大事记》对蒋介石的视察语焉不详,一笔带过。孙宪周的三叔孙一民曾亲眼见到过蒋介石,并写下文章记述了当时的情形。

  1936年10月间,孙一民在兵工厂当学徒。一天上午,他所在的车间南北大门忽然敞开,一个人快速走进来,紧随其后是一群穿着黄绿色军服的人。“当时,我正给车床加油,领头的人走到离我一米多远时,才看清他身披黄色斗篷,头戴军帽,脸上架着一副墨镜。其面部特征与当时所见的蒋介石画像无异,我才知道他就是蒋介石。百十米长的车间,他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视察’完毕。”孙一民在文章中说,“蒋走后,有人说他把厂警卫大队长简某撤职了,原因是蒋问警卫大队有多少人,简含糊其辞地回答说一百多,蒋对这个回答极不满意……”

  相关资料记载,1934年蒋介石视察时,对七九式步枪提出了改进意见,兵工厂于1935年8月将此枪定名为“中正式”步骑枪。改造后的此枪枪身较短,使用方便,威力更强。

  1935年10月,“中正式”步骑枪正式批量生产,在此后长达14年的历程中,约生产了70万支,成为军队装备的制式武器,这是近代中国军队武器制式化的一次尝试。抗战中,八路军、新四军也使用国民政府配发的“中正式”。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有不少战士仍在使用解放战争期间缴获来的“中正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正式”步骑枪主要用于民兵训练。而今,“中正式”已成为玩家收藏品。

  “搬家”局势变动工厂频繁迁址

  “15日,奉令将机器全部拆卸运往汉口;16日,奉令工厂迁往株洲,限一周内拆卸运出。是日,停工拆卸机器,并先后于汉口、株洲设立办事处,呈办转运接收事宜;20日,装载机器的第一列火车开往汉口。此后每日装运一列车。途中频遭日本飞机轰炸袭击……”《巩县兵工厂大事记》如是记录了1937年11月间的兵工厂处境。

  由于日军的侵略进攻,兵工厂不得不转移,就此迁离巩县。

  孙宪周告诉记者,他听父亲说,1937年11月15日早晨,兵工厂接到军政部兵工署电令说迁往武汉,16日再改令迁株洲。“全厂上下紧急动员,不分昼夜地忙着拆运工作。”孙宪周说,当时他家也收拾好了行囊打算南下,却因孩子受不了寒冷天气,没能成行,“后来,父亲留了下来,只有二叔迁走了”。

  兵工厂迁移几经周折,后又改令到湖南烟溪建厂。1938年,兵工厂奉命改为军政部兵工署第十一厂。1940年,兵工厂又奉命向重庆搬迁,途中因宜昌被日军占领,只搬过去了一部分,另一部分仍滞留湖南,从此兵工厂被一分为二。进川的那部分在巴县铜罐驿设厂,之后与在鹅公岩的第一兵工厂合并,于是,第十一厂在四川境内就消失了。在湖南的一部分又到辰溪购地建厂,抗战胜利后,部分工厂留在了辰溪。

  1949年5月19日,奉国民党联合勤务总司令部命令,在湖南的部分工厂迁往海南岛榆林,到榆林去的职工有2000余人;1950年3月,兵工厂迁往台湾高雄。

  1937年11月16日凌晨,实为化学兵工厂的兵工分厂也奉急电“将全部机件星夜拆迁装车转汉运川”。当年12月,勘定四川泸县罗汉场附近的高坝为新厂址。1938年4月,分厂改名为军政部兵工署第二十三工厂,当年底,主厂区各工场建成复工生产。

  “遗产”留给当地四千技术人才

  “我父亲留到巩县后,到行政机关做后勤工作,而同时留下来的许多工友继续干起了和兵工产业有关的行当,如机械加工、磨料模具等等。”孙宪周说,兵工厂位于当时的巩县孝义镇,这里的工业发展得十分迅速,当时的其他工厂拥进大量原兵工厂员工,有的厂甚至从厂长到一般工人、再到门岗,全是兵工厂的老员工或子弟。

  相关档案显示,兵工厂撤离巩县后,总共留下了4000名工厂技术人才,这些人不仅技术精湛,而且具有较高文化水平。自1932年起,兵工厂开办艺徒训练班,以提高学徒们的文化程度和技术水平,训练班一直办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工厂学徒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巩县人,授课的都是厂里的工程师或者技术骨干,学徒们毕业后即上岗成为合格的技术工人。另外,兵工厂当时招收了许多巩县人当普工或者小工,在兵工厂南迁时,一小部分人跟随兵工厂南迁,大部分因各种原因留在了巩县。

  “刚留下时,这些工人迫于生计需要,利用自己所学的技术办起了小型的手工业作坊,这也是巩义民间工业经济的雏形。”巩义市文化局协理员董洪贤介绍。

  董洪贤认为,作为一个新兴的现代化工业城市,巩义连续多年跻身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追根溯源,这些骄人业绩得益于兵工厂遗留下来的那批产业工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他们打下了巩义机械工业辉煌的基础。(完)

  线索提供:刘志远李先令河南省档案馆开馆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8:00~11:30;下午2:00~5:00)咨询电话:0371-65901274

  河南档案信息网:www.hada.gov.cn

  原载《大河报》2009年6月24日A14版


编辑: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