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我也曾经是别人的宝贝

2018年04月23日08:09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刘若英:我也曾经是别人的宝贝

  刘若英自认这几年是马不停蹄的状态,过着“贪心的人生”。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路演期间,刘若英抽空透过视频和儿子玩游戏。
 

  刘若英(奶茶)当电影导演了。她拍了部《后来的我们》,讲述并没圆满的爱情故事。这部将于4月28日上映的电影,刘若英说拍的时候的“低保”期望是:不要丢脸。对于电影要传达的东西,刘若英说,“我最希望观众看的时候,能因某句台词、某个场景或者某段关系,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经历过,然后一边看一边点头。”

  从歌手、作家、演员,近年再添了妻子、妈妈和如今导演的身份,刘若英说自己这几年以“马不停蹄,奋不顾身”的状态在运转,过着一个“贪心的人生”。她很忙碌,也很快乐,但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刘若英也忍不住对自己发出“灵魂拷问”,诸如“我干嘛放着好日子不过?”“我也曾经是别人的宝贝,哈哈哈,很心酸对不对?”等话语接连出现。这就是,如今当了导演依然不习惯被叫刘导演,“还是叫我奶茶”的刘若英。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泽望

  关键词·前 任

  “怀念初恋,其实更多是怀念当初的自己”

  《后来的我们》片尾曲虽然用了人人都听过的刘若英歌曲《后来》,但电影真不是这首歌的IP改编。故事源自奶茶之前一本随笔中《过年,回家》这篇,“这是我书里写得比较具体的一个爱情故事,就是两个人一段比较长时间的故事,然后有过年回家这个场景。”

  取材于奶茶自己家族故事写成剧本的《易副官》,拿了好几个剧本奖,但最终没有成为刘若英导演的首部电影。《后来的我们》讲述的是见清和小晓两个年轻人从乡下到北京,从相遇、相爱、分离到偶然相遇回想旧日时光的故事。简单来说就是回忆初恋、前任题材。刘若英说:“就连场记都来片场途中才发现,不是拍《易副官》而是(拍)《后来的我们》。其实这几年一直有剧本送来问我要不要当导演,多数是爱情片。我想青春爱情片很多,也有拍得不错的,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东西)要讲,我就不要拍了。”

  在和监制张一白聊电影项目时,对方也倾向拍爱情片。“既然是爱情片,那我来写好了。我就把《过年,回家》拿出来,在台北和何昕明写成剧本。但我没有春运、北漂的概念,所以又找了大陆的编剧袁媛,完成了这个发生在大陆年轻人身上的故事。”

  戏中井柏然扮演的见清与周冬雨扮演的小晓重遇“复盘”旧时光,感叹“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但没有了我们”,有观众理解为传达出“前任无限好”的感觉。记者问刘若英:“你老公有没看过这部电影?有什么评价?”刘若英笑说:“看过,我就跟他说媒体一定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我事先采访了他,他当时说了五个字‘没白辛苦了’。我还说‘就这样啊?’”“‘没白辛苦了’是指你拍电影,还是指他追到你的过程?”刘若英笑说:“是指我为这部电影(付出的努力)啦。”

  其实,刘若英不认为这是部怀念前任的电影,“今天(指在广州路演)现场有学生观众说,本来想和男朋友分手的,看完电影后觉得还是不要分了,怕以后也跟见清小晓一样遗憾。初恋是永远讲不完的题材,因为印象很深,而且通常都很遥远,记忆会自动美化。很多时候怀念初恋,其实不是想念初恋情人,而是想念过去的自己。那个年轻、不管不顾、很纯粹的自己。”

  关键词·周 冬 雨

  爱恨交加,“有冲动想拿枪把她给毙了”

  田壮壮在片中出演见清的父亲,一个独自在老家开小餐馆的父亲,其稳重深沉的父爱也是电影感动观众的一个元素。第一次当导演,就找来田壮壮导演当演员,难道不会有压力吗?刘若英说:“应该问田导演怎么那么勇敢来演我的戏。其实我跟他合作,比跟两个年轻演员(合作)更没压力。因为他是导演,很明白我的每一个要求。而且他有一种稳定军心的气场,工作人员都说看到他就暖到想哭。他每次都最早到最晚走,第一天就给井柏然包牛肉饺子,因为井柏然不吃猪肉。井柏然每次都等田壮壮一起走,拍完都会留下看他演戏。”

  对于井柏然,刘若英说“他非常信任和支持我。他演得很好对不对!你们一定要写这句!”刘若英对井柏然的赞赏,从他还没接下戏,第一次与刘若英聊剧本时就开始了,“他非常理解见清以及整个剧本,第一次开会,他团队中的人还有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问我,每次井柏然都说,这有什么难懂的?然后站在见清的角度解释,完全不用我开口。他是个没有偶像包袱,不停在打破和重建角色的演员。我是演员,所以知道他多真诚。张艾嘉看我拍的素材,每次都只会说我这里不行那里不行,有一次我在刷牙,一早接到张姐短信,她跟我说两个演员真好。我开心到截屏。”

  对井柏然是完全的爱;对周冬雨,刘若英则是“又爱又恨”!周冬雨演戏有自己的节奏,有很多“神来一笔”的表演,刘若英笑说,之前确实有听过周冬雨“不可控”的表演方式,“但我觉得,她所有的光彩和好都是因为她的不可控。我是演员,所以也可以站在演员的立场上欣赏她甚至保护她这一部分。当然这一过程真的常常让我有冲动(想)拿个手榴弹把她炸了,拿把枪把她给毙了。我非常记得有一次我走到她面前说:我也曾经是别人的宝贝。”

  刘若英说完笑了,她解释:“演员都非常脆弱,需要呵护,正当红的演员更是。我也曾经这样被别人呵护过啊,真心酸。有一次我和摄影李屏宾在做后期调光时,宾哥大赞周冬雨的表现,然后笑说‘怎样,她给你受的罪,现在原谅她了吧?’我还说:‘一码归一码哦!’其实我当演员也是跟周冬雨一样很爱即兴发挥,之前还有对手抱怨我为什么每次讲的台词都不一样,我还反驳说,每次一样不会很无聊吗?拍完这部电影,我立刻想跟以前合作过的对手和导演道歉,我是来还债的哈哈哈。”

  关键词·妈 妈

  不错过儿子的成长

  不放弃自己的“独处”

  刘若英说,以前一直放话说不要当导演,因为太累了,“我干嘛放着好日子不过?”没想到结婚生子之后,她选择来当导演,“我发现每次嘴上说要过好日子,最后都挑了比较难走的路。因为还是觉得好玩、刺激比较重要。”

  所以从2015年初生了儿子后,刘若英工作其实还是很满,出书、写剧本、开演唱会、为电影唱主题歌,还有当导演,“我过着一个贪心的人生,但我也学会更好地安排时间。”不错过儿子的成长过程,也不放弃自己的工作和爱好。甚至连婚前最爱的独处生活,她也保留,“我每天都要有独处的时间,没以前多,但必须有。”

  刘若英感叹:“我儿子性格很稳定。我是个搞笑的妈妈,会跟他吵架,他会跟我讲道理。但毕竟是小孩,我外出工作他也会不高兴,最近跟他视频,他故意不看我,在一旁玩车,但又不肯(让)我关掉视频。最近路演,我就在路上和他视频玩认车牌子的游戏,他很开心。”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