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恋爱 她身患血癌,他不离不弃 每天都很拼 在身边就心安

2018年06月15日07:48

来源:大河网

  河南商报记者吴涛

  他们的费用清单上还欠医院200块钱。晓慧坐在床边,看着杨斌进进出出打了不少电话,一分钱也没借到。

  她拽了拽他的胳膊,“要不咱出院吧,想回家。”

  回去干啥!杨斌忍不住火了。

  “挺着,能挺多长是多长,不想看你太受难了。”

  【爱】

  一场偶遇

  两颗心在病魔中开花

  晓慧身世坎坷,从未见过亲生父亲。还在娘胎里时,妈妈带着她改嫁,长大成人后,又摊上一段失败的感情,男方好赌。2012年,她被查出患上“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时间走到2017年初,不幸的晓慧终于遇见自己的幸运——杨斌和晓慧相遇了。

  想起两人第一次遇见的那天,杨斌忍不住感叹缘分的神奇。

  当时,他开车送货,路上碰见晓慧拦车。杨斌热心肠,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让她上车了。

  通过聊天,杨斌知道了晓慧的经历。“一开始觉得她太可怜,后来接触多了,想照顾她一辈子,开始追她。”

  晓慧说,她为了遇见杨斌,可能用光了自己前30年的运气吧。

  两情相悦

  他吹凉鱼肉喂给病床上的她

  就在刚刚确定恋爱关系不到一个月,晓慧的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由慢性期转到急变期。

  “我知道,一开始就知道,这都无所谓了,俩人在一起要讲感情,其他都是附加条件。”杨斌说,只是没想到“急变”来得这么快。

  杨斌认为,晓慧是他的命中注定,俩人该经历这一劫。从那以后,俩人的爱情路,成了求医路。

  这两天晓慧情绪不好,下午干完活,杨斌特意去医院附近的菜市场买了鱼。杨斌会做饭,晓慧喜欢吃他做的酸菜鱼。

  菜场挨着医院,这里还提供厨具和调料,按次收费。“酸菜鱼贵,使用费要十块钱,做捞面条就便宜,只要五块钱。”他们常吃捞面条,“那一顿下来,顶多十块钱。”

  回去的路上,杨斌捧着盆子,像抱着宝贝。病床前,他把鱼肉吹凉了,喂给她。

  她偶有皱眉,他马上放下筷子,起身往她身前探,“咋了,有刺儿?慢点慢点!”

  晓慧摇摇头,杨斌安心,又坐到凳子上,重新在鱼汤里扒拉“好肉”。

  “你也吃点呗,都我一个人吃。”有块肉晓慧让了好几次,杨斌也没吃。

  【他】

  为赚钱一天只睡仨小时

  扛不住时背着女友抹泪

  杨斌在郑州找了一个送货的活。“一个月4500元,老板人可好,给我找了个地下室住,不要钱,让随时请假。”杨斌说,他能腾出来时间照顾晓慧。

  每天,他像打着转的陀螺。凌晨4点,出去送货,8点赶回医院照顾晓慧。下午1点出去送货,下午4点回。晚上7点加班,夜里10点回。

  到了医院,他还得看着给晓慧输液,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杨斌才能睡下。

  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

  “晚上加班一个小时能挣10块钱,多干一会儿,第二天的饭钱就有了。”杨斌说,有时候快到极限了,他就跑到外边哭,不敢让晓慧知道,回来还得笑。

  去年他找借口从家里“骗”出来一万块钱,后来又从网上贷了点,“给她看病,我算是无所不用其极吧,也没算过具体花了多少,俩人在一块儿,不算这个。”

  晓慧的情况,杨斌一直没敢给家里说。“说了怕失去,等病好了吧,爸妈都在农村,思想比较传统,不说你找个多俊的,至少身体得是健健康康的吧。”

  【她】

  我想赶紧走了

  让他早点解脱

  上个月治疗结束时,晓慧出院。然而在回到地下室的第七天,情况急转直下。

  “他说再去医院吧,这边最低的住院费要交3000块钱,他借了一上午,还差几百块钱。”晓慧说,开始时她也天天幻想,如果没生病,他们的生活一定会过得很好,“这两天,我想赶紧走了算了,让他也好解脱,不用那么难。”

  两天前,晓慧睡觉时,手机被偷了,那是今年过年杨斌分期给她买的。

  “分期钱还没还清,手机就被偷了,好不容易凑够了钱,手机又丢了,家里现在也不咋管我,活着还有啥意义啊……”

  见她还念叨着手机的事儿,杨斌赶紧安慰,“那是破财消灾,没事儿,我把我的手机给你,我再去弄个老年机。”

  6月13日早上,这次住院时凑的3000块钱花完了,晓慧的费用清单上,还欠医院200元钱。

  杨斌挨个向朋友借钱,次次碰壁。

  晓慧悄悄地收拾东西。“就想回去挺着吧,我想让他活得轻松一点,他的朋友们说得也对,我俩没结婚,也没孩子,他家里也不会同意,他也没这个义务。”

  【他们】

  命运不会对不起这两个人

  河南省肿瘤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张龑莉是晓慧的主管大夫,她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晓慧还没到没法治疗的地步。

  6月13日早上,她看到晓慧准备出院,“如果这不治了,回去多可惜啊。”张龑莉从手机里给杨斌转了3000块钱,让他先买药,将来挣来了就还,挣不来就算了。“这孩子自尊心比较强,我直接说给他,他不会接受。”

  即使这样,也只够支撑不到一个月时间,以后咋办?中午查完房,张龑莉把晓慧和杨斌的故事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开始收到捐助消息,“请转给那个男人和女孩儿。”张龑莉说,捐助的人里有一大部分都是这个病区以前的病人,“可能他们在困难时,也想到有人帮过自己吧。”

  下午2点多,有位60多岁的老人,特地从郑州西郊坐车赶来,给张龑莉放下200块钱,“相信老天会开眼,不会对不起这两个孩子。”

  晚上下班后,张龑莉将手机上的捐款打印下来,河南商报记者看到,表格上一笔笔捐款加起来,目前共有16782.66元。

  杨斌又让张龑莉多打了一份,他把表格叠好收起来,说:“这些钱,我得还。”

  【记者手记】

  写完这篇稿子时,已是14日凌晨2点半,也许是同龄人的缘故,想到他们两人的遭遇,我总会忍不住陷进去。在写稿时压抑和克制的感情,随着稿件的结束而喷涌而出。

  一开始,我试着从他们的每句话中寻找破绽。因为从一开始,我本能地认为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年龄、经济、家庭、疾病、偏见,让我无法单纯相信在这么多负面因素的影响下,还有这么一份美好的感情。

  我用了几乎所有可以印证的办法,最终明白,事情真的很简单——他们互相喜欢。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女孩病重,他们没钱,他拼命干活。

  在病房里,他给女友做了满满一大盆酸菜鱼,从始至终我没见到他吃过里面的肉。他们的生活很苦,丢了一部手机,也能让她感觉像天塌了一样;再次入院所要交的3000块钱,他们借了一上午却还差几百块……

  生活的苦难似乎压弯了他们的腰,但你转头却看见,他们在低头浅笑。晓慧吃鱼时,那一脸娇羞又崇拜的表情,写满了对生活的感激。

  世界以痛吻我,这两个年轻人却报之以歌。愿女孩早日康复,愿他们永远守住内心那片纯净的幸福。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