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家王鹏: 古琴不是附庸风雅的高大上

2018年06月26日07:56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文许俊文摄影

  700年前的元代古琴长啥样?中国人常说的“琴棋书画”为何琴为首?古老的琴音在当下孕育出了怎样的生活美学?6月22日下午,臻器·钧天坊古琴展在郑州不隐台文化生活馆开幕,著名古琴家王鹏为百余名郑州古琴爱好者,开启了一场融古今琴事、文化生活和美学艺术于一炉的古琴盛宴。王鹏是当代斫琴与演奏兼善的古琴艺术家、美学空间设计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当天,在轻抚琴弦的余音中,王鹏(上图)接受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的专访。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古琴出自他手

  参展的这张元代老琴玉足为原配,因琴尾及琴面局部有破损,曾修过,2017年转由王鹏收藏。记者近距离查看了这张古琴的底部落款,镌刻着“新安赤城朱致远制”的字样,而朱致远正是元朝的一位著名斫琴家。

  现场,王鹏用这张元代古琴演奏了《阳关三叠》《平沙落雁》等多首琴曲,音色松透圆润有苍古之声。王鹏先后修复了唐代“九霄环佩”,宋代“龙吟虎啸”“彩凤孤鸣”等百余张历史名琴。他制作的古琴作为中国乐器的经典和国粹,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悉尼歌剧院等世界各地演奏,并作为国礼赠与国际友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奏的那张“师旷式——太古遗音”古琴,便是出自王鹏之手。

  主张将古琴艺术融入当下生活美学

  王鹏不仅致力于推广古琴艺术,更是引入生活美学的视角,让古琴与现代社会的生活美学产生关联。之所以将两者结合,王鹏说,其实古人一直是这样做的,从宋徽宗《听琴图》中能感受到古琴演奏的环境就是古人的美学。古人弹琴要焚香沐浴,对古琴怀着恭敬之心,充满了“天地精神”和“人文情怀”,古人的美学在当今社会的传承,面对时空环境的改变,需要将当下生活审美与远古的文人精神相融合,重新诠释,借助文化修行提升生活品质、人格素养,真正发掘传统文化的价值所在。

  不建议十二三岁以下的孩子学琴

  由于古琴制作工艺复杂、周期长,售价并不算便宜,加上一些宣传有意将古琴神秘化,古琴在一些人眼中似乎有些“高冷”。在王鹏看来,古琴不是附庸风雅的高大上,而是生活中追求的“中正平和”,没必要故弄玄虚。随着近年来古琴爱好者的增多,古琴考级也日渐升温,但王鹏不建议十二三岁以下的孩子学琴,年龄太小认知和阅历不足,容易只是学技术,其实是父母先学琴,在家庭创造一个文人空间,孩子产生兴趣后再去引导。

  相传伏羲造琴,古琴的发源地就在河南,王鹏曾多次到河南拜谒伏羲、阮籍等古琴名士。“河南是文化大省、文物大省,历朝历代造就了不少名琴,中州派古琴也影响深远,这都是值得我们骄傲的历史。”王鹏说,如今古琴在河南也拥有一大批爱好者,融入到许多郑州人的生活中,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编辑:张馨予